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83.第483章 真实的用意

    经过赵衰、胥臣两位谋臣的建议,晋公重耳心中有底了,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天晚上,晋公重耳在晋军大营中宴请所有的参战的将士们,同时在宴会上宣布在回国之前要前往周王室的都城洛邑拜见天子的消息。听完这个消息,在场的晋国文物大臣自然是吃惊不小。

    要知道,卫国在东,卫国的正北边就是晋国的领土;而周王室在西边,晋公重耳宣布要途径周王室的领地拜见天子之后回国,这显然是走了很大的远路。

    狐毛狐偃等人虽不知道国君的真实用意,但他们知道国君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有他这么做的道理,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在多问了。既然将领们都不愿意问,众将士就更不需要知道其中的渠渠道道了,无非是夺走点路吗?这又有什么呢,反正酒宴马上就要开了,憋了这么长时间的晋国将士还等着喝酒吃肉呢?自然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周王室都城洛邑。

    晋国与楚国城濮大战的消息早就传到了这里,周天子姬郑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淡淡的笑了,“重耳果然不负孤王之望,虽然遭受了一些波折还是打败了楚国这个南蛮国家,孤王甚感欣慰。”

    大臣周公阅听罢,上前一步道:“王上,晋国战胜楚国更说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诸侯国遵循周礼,尊重王室,秉持道义,就一定能够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王上应该嘉奖晋侯才是。”

    晋国是侯爵,虽然在日常中诸侯都互相称对方为“公”,无非是想太高对方罢了。但是到了周天子这里就不能马虎了,你是公爵就是公爵,称为“某公”,比如说宋国是公爵,到了周天子这里就应该称其为“宋公”;但是你晋国只是一个侯爵,虽然平常诸侯都称为“晋公”,那只是一种尊称罢了,到了周天子这里,就只能称为“晋侯”了。

    周公阅提出要赏赐晋侯,周天子姬郑想了想之后道:“晋侯为孤王长脸了,是应该赏赐一下,那依你之见,孤王应该赏赐晋侯点什么呢?”

    周公阅想了想,觉着赏赐给晋公重耳什么都觉着不太合适,既然当下定不下来,于是便道:“到时候,王上可根据重耳的礼物再定我们应该赏赐的物品。”按照周礼规定,诸侯觐见天子可是要带礼物的,既然你重耳要来洛邑,总不能空着手来吧!

    “那好,那好。”

    就在君臣二人正在思考着该赏赐给晋公重耳点什么的时候,殿外传来了内侍的禀报声,“启禀天子,探马来报,王室东边的领地上发现了大量的晋国军队。”

    正在讨论如何赏赐晋国,这晋国的军队就来到了王室的领地上,这多少会让天子姬郑有些意外。

    意外归意外,但是天子并不担心,毕竟在王子带叛乱的时候,还是晋国出兵扶持自己上台的,所以对于晋国,周天子到没有多少需要防备的。

    虽然不需要防备,但是人家已经来到了王室的领地上,王室总该做些什么吧。稍稍想了一会,天子姬郑对周公阅道:“你这就带人出城十里迎接重耳,顺便探探重耳到底来洛邑做什么?”

    “臣明白。”周公阅拱手道。

    经过大风大浪的天子姬郑虽然知道晋公重耳前来洛邑肯定不是来入侵周王室,但是经的事情多了,谁都得多张个心眼,这万一晋国是来入侵周王室的,他们也好提早防御吧!

    作为王室重臣周公忌父的儿子周公阅当然明白天子话里的意思,于是草草收拾一下赶紧带人出城“迎接”晋公重耳去了。

    周王室的领地本来就不大,周公阅到达指定的地点之后,还没等多长时间,晋公重耳带领的晋国大军就来到了距离洛邑不到二十里的地方。周公阅见状赶紧驾车上前道:“晋候啊,恭喜了,贺喜了。天子听到晋候打败楚国南蛮之后,特命臣在这里迎接晋候。”

    一来到王室的土地上就得到了天子特使的恭贺,晋公重耳心中多少有些得意,但是面对天子使臣,重耳还是知道分寸的,赶紧拱手道:“区区小胜,哪敢烦劳天子派使臣前来祝贺,重耳担待不起啊!”

    随后重耳面向西边洛邑方向,拱手拜道:“臣姬重耳感谢天子厚爱,今日带兵前来就是向天子献捷的,还望天子恩准臣为天子尽忠。”

    听完重耳的话,周公阅终于放心了,看来晋国带兵不是前来进攻王室的。不过为了确信起见,周公阅还是禁不住问道:“不知晋候将如何向天子献捷?”

    “臣将把俘获楚国的一千俘虏和百辆战车献给天子,望天子笑纳。”重耳诚恳的说道。

    这下周公阅终于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了,随后转过身对身边的侍卫道:“火速前往洛邑,向天子奏明晋候的忠诚之心。”

    “诺---”

    当周公阅的侍卫把晋公重耳将进宫向天子献捷的事情向周天子奏明之后,天子姬郑自然是喜出望外,“孤王就知道重耳乃是忠诚于王室的诸侯,孤王心中甚是高兴,奏乐,迎接晋候。”

    在一阵阵鼓乐声中,晋公重耳带领着晋国的文武大臣走进了周天子的大殿,见到天子姬郑,重耳以及所有的文武大臣跪倒在地,朗声说道:“臣姬重耳率晋国文武大臣拜见天子,祝愿天子万寿无疆,周王室永世昌盛。”

    虽然重耳取得了如此大的胜利,但是对于周天子还是如此的尊敬,这令天子姬郑甚是高兴。看看人家晋国国君重耳,再想想自己的那些兄弟,周天子姬郑心中的高兴之情就别提了,笑着对重耳说道:“晋候请起,不知你今日前来拜见孤王有何要事?”

    虽然天子早就知道重耳来做什么,但出于礼节还是要问一问的好,不然无话可说那可是很尴尬的事情。

    重耳起身后,拱手说道:“臣在卫国城濮打败楚国,今日前来是专门向天子献捷的,臣将献给天子俘虏千人,战车百辆,望天子笑纳。”

    作为臣子,重耳在战胜楚国之后,却把俘虏进献给天子,这就等于说明这场战斗的功劳是天子的,作为周天子的姬郑岂能不感到高兴,“好,此事你做的很好,孤王将择吉日专门为爱卿举办献捷仪式。”

    “臣谢恩。”

    随后,周天子对重耳道:“为了表彰你对王室的忠诚之心,也为了嘉奖你在城濮打败而来南蛮楚国,孤王赏赐给你大辂车一辆,红弓一把,红箭一百支,黑弓十把,黑箭一千支,香酒一卣,珪瓒一对以及勇士三百。”

    重耳原本是来向天子献捷的,确实没有想到向天子索要东西,天子这突然只见向晋国回馈东西,让重耳有些措手不及,于是赶紧起身推辞道:“臣姬重耳今日前来只是为了向天子献捷,绝对不敢接受天子的回赠,还请天子收回赠品。”

    重耳的推辞,让周天子更觉着重耳是一个懂得分寸的人,于是再次说道:“爱卿莫要嫌少,作为天子,孤王更应该遵守周礼的要求,来而不往非礼也,还请爱卿收下。”

    虽然重耳已经把话说得够明白了,但作为天子姬郑又把话说了回来,重耳还能拒绝吗?

    不是有一句话叫做“恭敬不如从命”吗,既然人家天子要回赠给晋国物品,晋国要是再拒绝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于是重耳再次起身来到大殿中央,长跪道:“臣姬重耳感谢天子的赏赐,今后臣将竭忠尽智维护王室的尊严。”

    “好---,很好,爱卿的言辞深得孤王的欣赏,爱卿快快请起。”周天子姬郑高兴的对重耳说道,“等会孤王还要设宴宴请诸位。”

    但是晋公重耳并没有起身。

    这下周天子未免有些意外了,左右看了看之后不解的问道:“爱卿为何还不起身?”

    重耳抬起头,凝重的说道:“臣想替天子担当更多的重任,还请天子允诺。”

    他要为天子担当更多的重任?

    这话听起来咋就这么意外呢?周天子有些不明白晋公重耳的意思,转过头望着周公阅,示意他问问重耳,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周公阅会意问重耳道:“不知道晋候想为天子做些什么呢?”

    “请天子给臣一个名号,臣将尊王攘夷,用周礼中的要求来规范中原列国的秩序。”

    他要尊王攘夷,他要替王室规范中原列国的秩序?当年的齐桓公不就是尊王攘夷,替周王室规范诸侯之间的秩序的吗?今天晋公重耳提出这样的要求不就是想效仿齐桓公当中原的霸主吗?

    听完重耳的话,周天子和周公阅都明白了,原来地上跪着的这个姬重耳并不简单,也不是表面上那样忠诚老实,他专程来洛邑是有目的的,他的真实目的就是向王室讨要中原霸主的身份来了。

    给?还是不给呢?

    周天子犯难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