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77.第477章 血战城濮(五)

    接到命令的子西不敢怠慢,立即带领大军向对面的晋军冲过去。

    此时的子西未必知道楚盟右军已经战败,但是从一开始子西就做好了与晋国决一死战准备,几十年的战斗就为了这一天,子西岂能不用力,岂能不死战到底,接到命令后,很快带兵向晋军的阵营冲了过去。

    本来楚盟联军的人数就在晋军之上,加之多年来楚国一直在与周边的国家进行战斗,将士们的战斗经验和能力也要比晋军高得多。更为重要的是正值壮年的子西身先士卒,驾车冲进晋军阵营之中,直接就将矛头对准了晋国的上军主将狐毛。

    古代打仗的最主要的一个道理就是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下了狐毛,晋军上军立即就会失去战斗力。

    “狐毛老狗,本将今日要与大战三百回合。”说罢子西挥戈就向着狐毛刺了过去。

    大战三百回合,子西倒是想与狐毛大战三百回合,无奈狐毛已经老了,根本就不具备与子西大战三百回合的能力。要知道此时的重耳都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作为他大舅舅的狐毛早就过了七十岁,哪里还有精力来对付正值壮年的楚国名将子西。

    子西一戈过去,狐毛赶紧闪身,谁知用力过猛直接跌坐在战车上,不但如此,就这猛一闪身,还差点把腰给扭伤了。幸好他的车右是一位能征惯战的将士,见主将跌坐在车上,赶紧挥戈挡住了子西再次过来的长戈。

    但是车右毕竟是车右,论武功那里能够跟楚军名将子西相提并论,没过几招就明显处于下风了。

    “快离开,要快。”狐毛见子西纠缠着自己不放手,也不敢再恋战下去,命令车夫立即驾车离开。

    战场上的变化那可是瞬息万变,特别是主将的行动更是所有参战将士们的风向标,当周边的将士们看见狐毛都开始逃走的时候,他周边的其他将士也就跟着他向后退去。

    “这是怎么回事?”正在带领将士们与楚国军队死拼的狐偃见将士们开始后退,大声问道。

    “将军,子西袭击主将,主将不敌驾车向后退去了。”身边的正在拼杀的士兵回答了一句。

    “什么,子西袭击主将?这个天杀的,我去对付他。”狐偃说罢驾车向狐毛方向奔过去。在狐毛狐偃兄弟二人中,狐偃不管是能力还是水平都远在狐毛之上,无奈狐毛为兄,在选择上军将的狐偃为了兄弟情分,推荐自己的兄长为主将,他来辅佐。现在子西袭击狐毛,狐偃哪有不救的道理。

    驾车向北还没追出去多远,远远地就看见子西正驾车拼命的追赶狐毛,子西一边追赶,一边大喊着:“狐毛,你给我站住,你这么胆小咋能当一国之主将?老乌龟、胆小鬼。”

    狐毛老了,早就过了与人争强斗胜的年龄,不管子西怎么骂,狐毛也不生气,低着头只管命令车夫加快速度逃跑。

    狐偃见状大喝道:“子西小儿休要张狂,狐偃来与你大战几百回合。”

    子西一回头,看见狐偃驾车向他这边过来了,于是便扔下狐毛不管,挥戈向狐偃冲过来,二人很快就战斗在了一起。

    作为晋国中军将的先轸一直在注视着战斗的进展情况。探马也不时地把前方的消息报告给这里。

    “报---,将军,楚盟左军进攻猛烈,我军不敌,上军将狐毛已经向北边溃逃。”

    “什么?狐毛开始溃逃。”听到消息的先轸大为吃惊,他很清楚战场上主将逃跑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心中也暗暗怪罪,狐毛你作为一军之主将,怎能逃跑呢?

    “将军怎么办?”中军佐郗溱问道,“一旦主将逃跑,整个战场有可能就失败了。”

    “让我好好想想,让我好好想想。”先轸坐下来,稍稍想了一会对郗溱道:“命令狐毛狐偃兄弟二人,带领上军向后撤退。”

    撤退?

    正在打仗的过程中,哪来的撤退一说,说白了也就是逃跑吗。一听到先轸命令上军后撤,郗溱当下就急了,“将军,一旦我们向后撤退,楚军趁势掩杀,我们的上军可就完了。”

    “这个我知道,我还有安排,在命令上军撤退的同时,速速传令栾枝胥臣收兵,增援上军,从后截断楚军的退路。”

    对先轸的命令,打了半辈子仗的郗溱有些搞不明白了。即便是要增援上军,最应该的也是他他们的中军,因为中军距离上军最近,他真搞不明白,先轸为何要命令最右边的下军越过中军去帮助最左边的上军呢?

    先轸明显是看出了郗溱的不解,“此时若命令狐毛狐偃兄弟二人死扛,已经不现实,毕竟他二人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根本不是楚将子西的对手,明知不是对手就算是硬打也打不过人家。还不如命令他们撤退,吸引着子西继续向西北进攻,一旦子西离开了楚军的阵营,就成了孤军奋战。此时我们就命令栾枝、胥臣带领下军直接将子西的队伍拦腰截住,使其与楚国的主力队伍首位不能相顾,随后我们上下两军一起合击子西的左军,岂不是胜利在望。”

    哦---,原来是这样。

    郗溱总算是明白了先轸的用兵之道,“那将军为何不动用我们中军呢?比起下军来,我们距离子西的队伍更近一些。”

    先轸没有就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将军有没有看见我们眼前的敌人?”

    郗溱点点头,经过先轸这样简单的一句提醒,他已经明白了先轸用兵的道理,子玉的中军还在,晋国的中军就不能动,一旦晋国的中军敢动一步,楚国令尹的子玉的中军也就会跟着冲杀过来。

    “末将明白了,我这就去传令。”明白了先轸用兵的道理之后,郗溱赶紧出去传令了。

    此时的晋国上军佐狐偃正在与子西战斗正酣,很明显,六七十岁的狐偃也不是人家子西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狐偃就处在了弱势,但为了晋军的荣耀和晋国的利益,他还是在舍命与子西战斗着,他很清楚只要自己继续在战斗,自己所带领的上军就不会败退下去,一旦自己撒手撤退,那整个上军就跟着跑了。

    狐偃力不从心,作为战斗方的子西岂能感受不出来,“哼哼,老东西,你倒是很能撑的吗?”说着,子西的长戈狠狠的向下劈过去,“咣---”狐偃挥戈顶住,顿觉着子西向自己压过来的长戈似乎有千钧之中,他两腿有些发软,想坐在战车上,但是他不能,数万将士在看着自己,一旦坐下,战斗就输了,晋国就输了。

    此刻的狐偃已经做好了殉国的准备,大不了今天就战死在这里,也不枉自己为将一场。

    夏日的烈日照耀在身上,热辣辣的烫,不一会儿时间,狐偃就已经是汗流浃背了。但是子西的长戈还是死死地向狐偃压下去,一刻也没有放松,“嗨---”子西再次发力,似乎要将狐偃压倒,压趴下。

    “啊---”狐偃大喝一声,拼了死命的将长戈向上顶去。

    这一下,狐偃是用出了全身的力气,子西手中的长戈向后倒了一下,随即又站直了身子,“哼---,没想到你这老东西力气还挺大。不过,实话告诉你,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说罢,子西挥戈直接向狐偃刺过去。

    能把子西的长戈顶过去,狐偃已经费劲了全力,还没等他站稳身子,子西的长戈又刺了过来。狐偃见状赶紧躲闪,无奈人老了,行动也慢,“嚓---”子西的长戈划过狐偃的右腿,血瞬间就流了下来。

    “我看你还能撑多久。”子西狂笑着说道,准备下一次进攻。

    就在这时只见晋国的传令官驾车从中军方向跑了过来,“上军将大人,中军将命令你们带兵向北撤退---”眼看着狐偃就要丧命在子西的手中,就在这时传令官驾车过来向狐偃喊道。

    “什么,中军将命令撤退?”原本做好准备殉国的狐偃听到这样的命令大为吃惊。

    “将军,撤不撤?”见狐偃迟疑,车夫焦急的问道。从刚才两个人的战斗来看,他知道自己的主公已经是筋疲力尽了,继续战斗下去,就只有丧命在这战场上了,既然中军将命令撤退,他恨不得立即带着主公离开这个地方。

    “撤---”狐偃也知道,若自己再不撤退,就只有殉国了,现在既然中军将有令何不赶紧离开。

    车夫得到命令,立即调转马头向西北方向撤退。

    上军将跑了,上军佐也撤了,手下的晋军将士哪里还有心思继续战斗下去呢?

    “撤退---”一直在狐偃身边战斗的上军司马一声令下,整个上军所有将士跟着他们的将佐一起向着西北方向撤退。

    “想跑?没那么容易。”眼看着晋国上军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撤退,作为楚盟左军的主将子西哪里肯放过这次掩杀的绝好机会,长戈一挥,大喝一声:“众将士,给我追,追上去杀死所有的晋军。”

    战斗正酣的楚军将士在子西的带领下,向西北方向追杀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