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76.第476章 血战城濮(四)

    赵衰何等聪明,怎会无聊到与子玉在战场上聊家常的程度,他这实际上是一种战术,目的是为了晋军的行动赢得时间。

    晋国下军。

    下军将栾枝与下军佐胥臣正在商议破敌之策,栾枝道:“君上把这次主攻的任务交给我们下军,先生以为我军应如何行动,方可一举打败楚国右军。”胥臣虽是下军佐,但由于他曾是重耳的老师,将军们还是习惯称他为“先生”。

    胥臣想了想道:“楚盟右军约有两万多兵马,而我军只有一万八千人,单从人数上讲,我军不及楚军,若要取胜只有出奇制胜。”

    出奇制胜?

    栾枝望着胥臣,“先生的意思是我们不能与楚盟右军正面厮杀?应该出奇兵拿下对方。”

    “正是如此。”胥臣道:“若是正面厮杀费时费力,没有一两天的时间是难见分晓的,若是我们出奇兵,也许一两个时辰就会见效。”

    当胥臣说这话的时候,栾枝就知道他已经想出来对付敌人的办法了,“愿闻先生高见。”

    胥臣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不经意的问道:“将军可知道战马最怕什么?”

    栾枝被胥臣的问话惹笑了,“战马怕什么,肯定是害怕老虎了。”

    胥臣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将军,我的意思是在战斗之前把我们所有的战马全部装扮成老虎的样子,将军试想一下,一旦对方的战马见到老虎扑过来会作何感想?”

    什么?在打仗的时候,把战马装扮成老虎的样子,栾枝不敢想象胥臣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一旦我们把战马装扮成老虎的样子,对方的战马还不吓得要死。哦---,我明白了,只要对方的战马或者说是将士一旦看见老虎过来,说不定连仗都不敢打就直接逃跑了。只要他们一开始逃跑,我们就占有了战场的主动权。”

    胥臣缓缓地点点头,“此计可行否?”

    “成成成,此计谋绝对可行。不过先生,现在是大战时期,从哪里找这么多的老虎皮呢?”栾枝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胥臣淡淡一笑,“老虎皮没有,颜料总该有吧。”

    “先生是说我们可以把战马画成老虎的样子?”

    “有老虎皮最好,实在没有的话也可以把其他战马画成老虎的样子,只要能够吓住对方即可,何必那样较真呢?”

    “好,就依先生之策。”栾枝高兴的说道。对他来说胥臣不仅仅是自己的下军佐,更是自己的军师,有他在军中,自己省去了不少的心思。

    四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对阵的双方将士在阳光的照耀下,多少都有些燥热。特别是到了午后,对抗了大半天的楚盟右军将士都有些昏昏欲睡了,特别是陈蔡两国的将士本来就是被楚国强扭着上了战场,哪里有太多的心思与晋军对抗呢?一会儿左看看,一会儿右看看,见双方还不进行战斗,就闭上眼睛打起盹来了。

    突然,晋国下军将士向两边分开,只见几十驾老虎拉着的战车冲了出来。

    “啊?老虎---”

    楚盟大军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给吓着了,转瞬间大喊起来,“不好了,老虎来了---”

    “老虎来了---”

    本来都已经有些昏昏欲睡感觉的陈蔡两国将士一下子被这叫声给惊清醒了,他们手持长戈吃惊的望着对面,“我的妈呀,还真是老虎来了。”

    这青天白日的咋就会突然之间出现这么多的老虎呢?

    就在将士们发愣之际,站在前排将领们的战马一下子被这些突如其来的老虎给吓坏了,不管车夫们怎么努力,战马还是转头向后面奔去。

    “这这这,哪来的老虎,这可该怎么办呢?”陈国主将见状向子上问道。

    事出突然,子上还没有回过神来,就眼看着晋军将领们驾着老虎拉着的战车向他冲了过来。

    “命令大军迎敌---”眼看着晋军冲了过来,子上本能的对大军命令道。

    但是已经晚了,当他开始下命令的时候,右边的陈蔡两国军队已经开始溃逃了。

    “都给我站住,不许逃----”子上驾车上前拦截逃跑的陈蔡两国军队。可是他的一人之力怎能拦住上万大军,一旦军队开始溃败逃跑,那种趋势是挡也挡不住的。更何况晋军本来就处在缓坡的上方,借着山势追击下面的楚盟联军的速度就更快了。

    “嗖嗖嗖---”

    “嗖嗖嗖---”

    ……

    晋军一边追赶,一边拿出弓箭不断的射击着前面逃跑的楚盟联军。楚盟联军将士大叫着被射死在半道上,个别被射伤的士兵还准备挣扎,很快就被赶上来的晋军将士刺倒在地。

    后面的晋军越追,前面的陈蔡联军跑的更快了,生怕被人家追上来杀掉。

    “杀---”栾枝一边驾车追赶陈蔡联军,一边挥戈将身边正在逃跑的楚盟士兵杀死在马下。

    “栾枝,我跟你拼了。”眼看着自己的队伍纷纷向南溃逃,楚盟右军主将子上见状驾车向栾枝冲过来。还没等他冲到栾枝跟前,自己的战马却怎么也不愿意向前了。

    “恢--恢---”

    “恢--恢---”

    战马嘶鸣着就是不肯近前,“驾驾---”车夫狠命的抽打着战马,但是被吓怕了的战马就是不肯向前,徘徊在原地。要知道栾枝的战马可是披着老虎皮的,比那些画出来的要更加逼真。

    “哈哈哈,子上还不束手待擒。”栾枝见状驾车向子上这边赶过来,眼看着装扮成老虎模样的战车向这边冲过来,子上的战马掉头就跑,任凭车夫怎么都拉不住。

    栾枝见状,拿出弓箭,拉弓上箭对着正在逃跑的子上“嗖”的一箭射了过去。子上头一偏,箭簇越过他射在了车右身上,“啊---”中了箭的车右一头栽下战车。在春秋时期作战的时候,一般车夫也称御者在左边驾驶车辆,主帅在中间指挥,而车右实际上就是主帅的助手,起着保护主帅的作用。

    眼看着车右被射死,不管子上怎么喊,车夫都没了命的赶着战车向南边逃去。

    既然主将都开始逃跑了,那普通的将士们怎么办呢?只有跑的更快了,你追我赶,你奔我逃,这简直就是一个跑步比赛,谁都怕落到了后面。

    “众将士,杀---,一个不剩,统统杀光---”眼看着这热烈的逃跑场面,栾枝见状命令晋国下军马不停蹄的对正在逃跑的楚盟联军进行追杀。

    “嚓---”被追上的陈蔡联军士兵很快就被追上来的进军刺死在刀戈之下,合力杀死一个之后,身后的晋军将士奔跑着向前追去。

    山洼处,几名晋军将士截住了一个没跑掉的楚盟将领,众人一起上手很快将这名将领杀死在山洼处,并割掉他的头颅。

    右边的战斗已经打响,但作为楚国中军主将的子玉还在没玩没了的跟赵衰聊天。

    “报---,令尹大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子玉扭过头只见探马慌不择路的向自己这边奔过来。

    子玉不敢怠慢,立即驾车返回阵营之中。

    “何事如此慌张?”

    “令尹大人,我们的右军遭到晋军的突然袭击,已经开始向南败退。”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仗还没打呢,右军怎么就败退呢?

    “啊?这么快就败退了,子上呢?”子玉听罢大惊失色。

    “子上将军的战马受惊,不知所踪。”

    子玉听罢只觉着两腿发软,扶着车轼缓缓地坐在车厢上,“这么说右军已经败了?怎么会这样?”子玉不放心的望着右边,无奈大军的阵型实在是太长了,他根本就看不到那边去。

    “晋军把战马装扮成老虎向我军扑过来,我军的战马都不敢近前,只能向后溃逃啊!”

    虽然探马不断的给子玉说着右军的战况,但是此时子玉的只觉着耳边嗡嗡作响,根本就听不进去了。

    “不行,我不能让将士们看见我的气馁。”想到这里,子玉再次站起身,“右军败了,我还有中军和左军。”

    随后,子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对传令官命令道:“命令子西带领左军迅速向晋军发动进攻。”

    “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