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50.第450章 进退之间

    难道刚才是一个幻觉?疑惑中,将军命人赶紧上山去看看。

    士兵们上山一看,刚才在这里伏击的秦军将士连一个人都没有了,难道这些秦军都长了翅膀飞走了不成,或者说刚才根本就是一个幻觉呢?山下的楚军愈发担心起来。

    秦国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呢?好好的伏击为何却并不下山来厮杀呢?难道他们还有其他的想法?其实楚国哪里知道秦军根本就不具有与楚军厮杀的能力,在伏击了楚军之后,就赶紧撤走了。秦将公孙枝知道自己手中有多少兵马,一旦秦军敢下山与楚军厮杀无疑就会暴露自己的兵力上的不足,于是虚晃一枪之后,吓唬一下楚国就赶紧离开。但是山下的楚军哪里知道秦军的实际情况呢?

    楚军领兵的将领一脸的疑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进退两难之际命人将这里的消息向主将子玉禀报。

    “什么,还没到商密怎会又受到秦军的伏击?”子玉听罢吃惊的长大了嘴巴。人言秦军只会平原战斗不会山地战斗,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秦军不但善于平原战斗,更擅长与山地战斗,伏击起来比他们这些山地国家还顺当,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了。

    “令尹大人,令我迟吃惊的是秦军只是伏击我们,并没有下山来与我们厮杀,我家将军不解其中的意思,特命小人来向主将禀报。”

    “什么?秦军只是伏击,并没有下来厮杀,这是为什么呢?”当他听说秦军在伏击了楚军之后并没有下山进攻,这倒是让子玉感到非常的奇怪。

    “这只能说明秦军并不想真心进攻我们。”身边的副将向子玉建议道。

    秦国并不想真正的袭击楚军?子玉细细的咀嚼着这句话。

    一般情况下,伏击的军队不下来厮杀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人家并不想真心来对付敌人;另一种情况就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对付敌人。秦国会属于哪一种呢?

    子玉深深的想了一会,觉着副将的话还是有些道理,那就是秦国并不想真正与楚国为敌,要是秦国真的想与楚国为敌的话,伏击之后早就派兵杀下来了,可他们却偏偏在伏击之后撤走了。

    既然秦国不愿意与楚国为敌,那此时的楚国该怎么办呢?楚国又能怎么办呢?反正秦国已经把自己的触角伸到了秦岭以南,已经威胁到了楚国的安危,如果不加以制止,秦国的触角还会伸得更远。

    想通了这一点,于是子玉命令大军继续向北前进。

    大军有向前行进了大约二十多里地,地势慢慢开阔起来。楚国令尹子玉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就在这时,前面突然又出现了一队兵马。

    “令尹大人,前面出现了秦军的兵马?”

    一路走来,子玉的心一直是悬着的,现在刚刚有所好转,却突然又听到了秦军出现的消息,子玉不吃惊才怪呢?

    “领兵的将领是何人?”

    “禀报大人,敌军的大旗上写着‘百里’两个字。”探马报道。

    “百里?难道是他?”子玉的心不免又提了起来,秦将孟明视乃是秦相百里奚的儿子,不就姓百里吗,难道真的是他?

    于是子玉驾车向前,来到了队伍的前面,果不其然,前面确实有一队兵马挡住了楚军的去路。由于两岸山势狭长,并不能看清楚对面的军队到底有多少人马。

    “你们是何人竟然敢阻挡我楚国大军?”子玉向前对面前的将领喊道。

    听到子玉的喊声,面前的将领并未退去,而是驾车向他前进了几步,此时二人的距离已经不到五十步之遥,“我乃是秦军主将孟明视,今日奉我家君上之命在这里等候将军多时,不知将军可是楚国的令尹大人?”

    啊?

    来人真的就是秦军的主将孟明视?就是他生擒了楚军名将斗克将军?

    听到孟明视的大名,不要说子玉感到吃惊,就是普通的将士也都感到非常吃惊。因为当孟明视生擒斗克之后,他的大名已经在秦岭以南广为流传了。

    “本人就是楚国子玉,将军的威名早就在楚国广为流传,不知今日找我有何要事?”既然孟明视点名要与自己对话,子玉便爽快的答应道。

    听到来人正是子玉,孟明视抱拳道:“秦人孟明视见过楚国令尹大人。今日奉我家君上之命在此专门等候大人,是有要事告诉大人。”

    明明是敌对的两个国家,竟然还有要事要告诉我,子玉感到有些奇怪,“将军请讲,子玉洗耳恭听。”

    “在带兵前来之时,我家君上曾让我告诉大人,并通过大人告诉楚王,就说秦国并不想与楚国为敌,若楚国愿意,秦国将就此罢兵。”

    听完孟明视的话,子玉有些不解的问道:“秦国进攻鄀国分明就是对楚国宣战,为何现在却要与楚国和解呢?”

    孟明视一听,微微笑道:“令尹大人错了,至于秦国为何要进攻鄀国,本将并不懂,但是若要说因此就向楚国宣战,那末将完全可以告诉大人,秦国从来就没有向楚国宣战的意思,若是因为进攻鄀国得罪了楚国的话,还请楚国原谅,秦国愿意就此退兵;若楚国不相信秦国诚意,一心一意要与秦国开战的话,秦国愿意奉陪到底。以上就是我家国君托末将带给楚国的意思。还请令尹大人斟酌。”

    说罢,孟明视调转车头向后退去。

    这下倒是难住了楚国子玉等人,虽然在这里遇到了秦将孟明视,按说应该厮杀才是,但是人家孟明视这次却不是以将军的身份来与楚国交战的,更像是以使者的身份来跟子玉交谈的,这种情况下追上去厮杀总有些说不过去吧!

    手下人当然能够看出子玉的难处,于是问道:“令尹大人,我们该当如何?”

    子玉想了想道:“继续追击。”

    “这个怕不好吧。”手下的副将不解的说道:“人家都已经说了秦国不打算与楚国为敌,如果我们执意追下去,因此引发秦楚之间的战斗,过错可就要归罪楚国了。”

    这个道理,作为主将的子玉岂能不知,但他的心理更清楚若现在楚国退兵,可就等于秦楚就要以自己脚下的地方为双方的边界。于是子玉说道:“哼---,本将岂能不知道你们的想法,但你们可曾想过,若此时我们退兵就等于说明今后鄀国的边界就只能到此为止了,现在我们前进一步就等于将来为鄀国挣得更多的地方。”

    经过子玉这么一说,其他的将领们自然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继续带兵向前追去。

    虽然楚国继续向前追去,但是此时的心情却与刚才大不一样了,除了担心因此影响到秦楚之间的关系之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担心秦军真的会像孟明视说的那样在前面摆开阵势与楚国交战,毕竟斗克的败仗还在那儿,在没有摸清楚秦军底细的情况下,楚军还真有些怵秦国。

    就在这种担心之中,楚军又向前走了大约二十里地。

    “子玉将军,秦将公孙枝、西乞术等候多时。”子玉抬头一看,只见两边的山上,秦军的旌旗突然从两边升起,左边一位身材魁梧的秦将站在山上对下面的楚军喊道,他的身后一面大旗上写着一个“蹇”字;右面的山上同样也有秦军说的队伍,一杆大旗上写着“公孙”两个字。

    “将军,前面就是这个公孙枝伏击的我们。”刚进山被伏击的楚国将士对子玉说道。

    还没等子玉看清楚公孙枝的样子,这时在前面的山洼处,一对兵马难住了楚军前进的步伐,领兵的将领竟然是刚刚退走的秦将孟明视。

    “这?”

    楚国令尹子玉愣住了,他知道前面几波伏击的秦军已经合兵一处,如果楚军再敢前进,接下来就只有战斗了。

    继续前进还是就此回去?子玉需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