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09.第409章 被杀的郗芮

    很显然,赵衰的到来更坚定了秦公杀掉郗芮与吕省的信念。

    必定这两个人呆在秦国本身就给秦国制造了麻烦,现在晋国也正好出面要求秦国杀掉郗芮、吕省二人,这不正好给秦国找到了很好的理由和借口吗?这个顺水人情,秦国还是愿意给晋国的。

    “君上,丕豹长期治理关中东部的军政要务,何不将其唤回雍城,询问一下情况?”就在秦公就要做出决定的时候,宰相百里奚说道。

    秦公愣了一下,知道百里奚话里的意思,他分明是在提醒自己,在做出杀郗芮、吕省的决定之前,还是征询一下丕豹的意见,毕竟最初将这二人留下的时候,秦国可是想借机威胁晋国的。

    所以不能因为晋国来使,秦国就很轻易的答应他们的条件,还是原来那句话,即便是要杀掉郗芮等人,也要坐实他们的罪错才是。

    “爱卿所言极是,那就传令下去,请丕豹回朝。”

    “诺---”

    两天后,丕豹回到了雍城。按照百里奚的安排,丕豹回来的当天晚上就与相国百里奚一起来到秦国王宫。

    “臣丕豹拜见君上。”

    “爱卿快快请起。”见百里奚也跟着进来,秦公就知道这二人一起上殿是事先都已经商议好了,于是直接问道,“想必你已经知道,寡人这次招你回来,就是想了解一下朝邑城的情况。现在就你我君臣三人,但说无妨。”

    “君上,相国,自从郗芮、吕省二人逃往朝邑之后,臣一天也没有放松对朝邑的监视,现在已经基本摸清楚了这里面的情况。”看来丕豹早就对这二人警惕上了。

    “说来听听。”

    “臣已经查明,梁勿忘自从梁国亡国之后,始终没有放弃复国的梦想,从一开始就着手准备了,现在他已经训练了上百名武功高强的杀手,这些人平常安排在他府里的后院内,除了自己府里的亲信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原本梁勿忘是打算采取暗杀的手段行刺君上和秦国的重要大臣们,借机搞乱秦国趁乱复国。可是当郗芮吕省等人来到之后,梁勿忘在此二人的教唆下改变了策略,他打算采取两步走的办法来实现复国的梦想,首先向秦庭要求执掌秦国东边的防务,由此取得军队的指挥权,并在此基础上招募原来梁国的军队,等到军队壮大到一定的程度,再伺机复国。”

    “哼---,算计的到是很不错啊!”秦公听罢狠狠的说道,看来事情真的像百里奚分析的那样,郗芮等人的到来,让原本鲁莽的梁勿忘有了方向,他已经在一步一步的向秦国讨价还价,并开始实施自己的复国梦想了。

    “相国,你不是说,把这两个人留在秦国有用吗?现在看来是起到反作用了。”秦公对百里奚说道。

    “君上,臣看错郗芮等人了,他们真的是死不悔改,该到了对他们采取行动了。”

    秦公点点头吗,“自作孽不可违,该死。”

    随后秦公丕豹道:“丕豹听令,寡人命你带兵剿灭梁勿忘等及其余党,务必做到斩草除根,以免遗留后患。剿灭梁勿忘等人之后,将梁氏后裔全部打散,分散在周边的各个城池,并严加看管。”

    “臣遵命,不过,君上,如何处理郗芮等人?”很显然丕豹没有听到国君对郗芮的要求。

    “此事由你办理,只需将此二人的人头带给寡人即可,晋国使臣可等着他们的人头给重耳交差呢!”

    “臣明白---”

    望着丕豹走出去的身影,百里奚微微一笑,“郗芮这下惨了。”

    秦公不解的望着百里奚。

    百里奚笑道:“郗芮乃是丕豹的死对头,这次他落在丕豹的手里,岂能不惨。”

    秦公淡淡一笑,“哦,寡人明白了,这是郗芮这样的人应有的下场。”

    秦国芮城。

    自从秦国灭了芮国之后,秦国就安排丕豹驻守在这里,负责关中东部的军政防务。之所以选择芮城作为秦国东部的重要城池来防守,主要还是为了防止芮国旧部的复国的想法。

    但是秦国也是百密一疏,着力防范了芮国旧部,却没曾想自己的本家梁国却在暗地里积蓄力量伺机反扑,这可真是防不胜防,也让秦国始料未及啊!

    回到芮城的丕豹立即调集军队,准备对朝邑的梁勿忘等人动手了;这是丕豹多少年来的心愿,也是埋藏在丕豹心中最深的仇恨。如果夷吾在世,他一定要亲手杀掉夷吾,但是现在夷吾已经死了,那么杀死郗芮也算是为父亲和家族报仇了。

    今天时机终于被他等到了,他岂能不兴奋,岂能不谨慎从事。

    “将军,兵马已经准备好了,是否出发?”带队的何校尉上前禀报道。

    丕豹想了想道:“命令将士们,二更做饭,三更出发。”

    “?”校尉吃惊的望着丕豹,言下之意很明确,现在明明是下午,为何要晚上出发呢?“将军,这似乎有些不妥吧,不管怎么说白天行军总比晚上要好啊!”

    丕豹明白校尉的意思,于是解释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了,等我们赶到朝邑就已经是晚上了,晚上行动,天色已黑,势必会给一些人造成逃跑的机会。如果我们二更做饭,三更出发,到达朝邑刚刚是黎明,等到我们行动的时候,就已经是白天了,敌人想逃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校尉点头,他明白了将军这次是准备将朝邑的梁勿忘等人全部剿灭了。

    诚如丕豹分析的那样,当他的大军赶到朝邑的时候,刚好是第二天的黎明,此时所有人还在睡觉;不知不觉间,丕豹的大军已经悄悄来到了梁勿忘的府邸前。

    “众将士,将这里包围起来吗,决不能放走任何一个人。”丕豹率军很快将梁勿忘的府邸包围起来。

    门外大军的行动惊醒了梁勿忘府上的门人,他睁开惺忪的眼打开门,只见上千名秦军已经将这里团团围住,“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门人下意识的问道。

    “做什么?来要你的命。”何校尉上前,二话不说,一刀将门人刺倒在地,望着地上挣扎的门人,冷冷的说道,“你来的正好,省去了我们撞门。”

    随后,何校尉刀一挥对身后的将士们道:“众将士,跟我冲---”直接带人向后院的梁勿忘训练的杀手冲过去。他所带领的这队卫士,乃是丕豹手下的精锐队伍,专门用来对付梁勿忘的杀手。

    随后,丕豹亲自带人进入梁府,对府里的各个角落进行搜查。

    作为梁氏后裔的梁勿忘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他被自己的行为所感动的时候,秦国会发动突然袭击。

    “你们这是干什么?”刚刚起床的梁勿忘被冲进来的秦军彻底给吓着了,冲出门吃惊的问道。

    “干什么?”在梁勿忘吃惊的神情下,丕豹走进了过来,“奉国君之命,前来拿你。”

    “抓我?为什么?”梁勿忘故作镇定的说道。

    “哈哈哈,死到临头了还装糊涂。那我就实话告诉你,你私下里训练杀手,阴谋复国,又纠结晋国的谋逆者郗芮、吕省等人阴谋叛乱,这些罪证君上早已经掌握,还装什么装。”丕豹厉声道,“实话告诉你,我们的人马正在追杀你所训练的杀手,赶紧缴械投降,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梁勿忘望着远处的天空,悲凉的说道:“想我梁国立国几百年,不曾想竟然会亡在自己人手里,时也命也!我认了。回去告诉赢任好,就说这些事情均是我一人所为,与他人无干;让他不要连累其他人。”

    “这是自然,请上路吧!”丕豹对梁勿忘说道。

    就在这时,手下将郗芮与吕省抓了过来,“将军,这两个人抓住了。”

    丕豹一看,果真是郗芮与吕省二人,当下眼睛里冒出火一样的烈焰,就是眼前的这个人从中陷害自己的父亲和家人,迫使自己不得不逃亡他国。

    “郗芮,你个老狗,还认识我吗?”见到郗芮,丕豹来到他的跟前,愤怒的说道。

    “哈哈哈,认识,当然认识了,你不就是丕郑那个没有被我除根的儿子吗?真后悔当年没有斩草除根,将你连同你的老爹一起除掉,真是后悔啊!”虽然被秦军士兵抓着,但郗芮还是扬天笑道。

    反正已经是必死无疑,又何必再苟且偷生,于是郗芮放声大笑道。

    “老狗,你真是死不悔改,在晋国你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今天又跑到秦国来害人,死到临头还如此放肆。”

    “哈哈哈,害人?我害人了吗?实话告诉你,你我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带我去见你们秦国的国君和宰相,我有话要对他讲。”突然郗芮提出要见秦公和宰相,这令丕豹有些疑惑。

    “有什么话尽管跟我讲,我自然会把你的话带给我家君上,我看你就不必见我家君上了。”丕豹知道这个人的诡计多端而且能言善辩,一旦见到国君,说不定又会耍出什么花招来,于是便回绝了郗芮的要求。

    “哈哈哈,丕豹,你心虚了,害怕了;实话告诉你,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你家国君单独禀报,你胆敢不让我见你家的国君,那你犯的可就是欺君之罪。”死到临头,郗芮竟然敢威胁丕豹。

    丕豹拔出佩剑走向郗芮,“我知道你诡计多端,也知道你见我家国君的目的就是想活下来,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见我家君上的,带着你的秘密上路吧!”

    说罢丕豹一剑刺进郗芮的胸膛,“噗嗤---”一下,血溅在了丕豹的脸上。

    望着痛楚的郗芮,丕豹拔出剑,再次刺向郗芮的胸前,狠狠的搅动了一下,郗芮一声惨叫,跌倒在地。

    带着他的秘密,带着他的奋斗,已经是须发皆白的郗芮,蹬了两下腿,死在了秦国的大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