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05.第405章 愚蠢的计划

    “二位叔父,侄儿一直有恢复梁国的想法,无奈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有心无力!请求二位能够帮我一把,实现梁国复国的梦想。”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梁勿忘终于把自己的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郗芮的酒樽停在了半空,梁勿忘终于把他最担心的事情说出来了,他该怎么办呢?

    吕省默默的吃了一口肉,他早就知道既然来到朝邑,肯定免不了有这一出,不过梁勿忘提出来的有些早点罢了。

    见二人一副吃惊的样子,梁勿忘说道:“不知二位叔父对我的提议有何感想?”

    不能不说这个孩子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提出这样的要求确实是有些莽撞,毕竟这话一旦让秦国知道,那可是杀头的事情,但是梁勿忘却在这样的场合给郗芮和吕省提出来了。

    这还能怎么办呢?

    郗芮望着吕省,他知道在这样的喝酒场合里,让他表这样的态度是有些困难,他只好求救吕省了。

    吕省也不傻,明知道在这种场合表这样的态度,无异于是把头往铡刀下放,于是乎,吕省歪着头说道:“我不胜酒力,头有些晕,先下去休息了。”说罢,吕省起身摇摇晃晃的向里屋走去了。

    望着吕省离去的身影,梁勿忘对郗芮道:“大人,难道我说错了吗?”

    “你确实是说错了,不该在这样的场合,说出如此悖逆的事情来。”郗芮斥责道。

    梁勿忘望着两边的仆人、侍女,只见这些仆人、侍女个个都跟霜打了茄子一般,低着头不说话;谁知道他们的心中到底想写什么呢?梁勿忘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话确实是有些唐突了,对于手下的这些人,他可不知道其中有没有秦国的密探呢?

    再说了这里是秦国的朝邑城,早就不是他的少梁城了,手下的这些人也不是自己的心腹了。今天他在这里喝酒聊天,保不准明天就有人把他的话说与雍城的秦公。

    “来来来,叔父一路过来甚是辛苦,侄儿再敬叔父一樽。”梁勿忘赶紧将自己的话题岔开,对郗芮说道。

    “来来来---,我们继续喝酒。”郗芮大着舌头说道。

    这个时候,喝酒的气氛已经与刚才有些不一样了。

    宴会之后的好几天里,梁勿忘一直没有去找郗芮和吕省,他知道自己在广庭大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让这二人感到了恐惧,他需要另择时间私下里找这两位交流,请求他们的指点。

    三天后的一个晚上,梁勿忘再次来到郗芮的房间,这一次郗芮与吕省二人都在。

    “二位叔父大人,前天小侄在宴会之时所说的话,确实有些不妥,今日前来就是为了当日的鲁莽之举向二位叔父道歉,望你们不要在意。”再次见到郗芮吕省,梁勿忘说道。

    郗芮摆摆手道,“你年轻气盛,说话不注意方式,我们也不会在意,不过有些事情只能装在心里,却不能在广庭大众的场合说出来,不然到时候是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梁勿忘点点头,随后小声说道,“不瞒二位叔父,侄儿自梁国亡国以来,一直没有停止复国的想法,之所以给自己起名为勿忘,就是要自己时刻铭记自己乃是梁国的后裔,终生要以恢复梁国为己任。”

    吕省不做声,本来吕省的话就不多,自来到朝邑之后,他的话更少了。

    既然吕省不愿意说话,郗芮只好说道:“贤侄,你不忘自己的母国,这是好事;不过,在当前下秦国的高压之下,你还是首先应该学会保存实力才是,切不可因为急于恢复母国,行动不善,最后导致自己身丧他国,这可就不好了。若因此导致自己与家人丧命的话,梁国可真的就要断后了。”

    听完郗芮的话,梁勿忘并不为所动,而是说道:“叔父您所说的这些,侄儿都想到了,但是身为梁国的后裔,只要是为了恢复梁国而努力,就算是身死他国又有何妨,叔父,恢复梁国这件事,侄儿是做定了,请二位帮助我。”

    听罢梁勿忘如此坚定的话语,郗芮知道要想劝他是不可能的了,于是说道:“既如此,那就让我听听你的计划。”

    “侄儿是这样想的,单凭我自己的力量根本没法与秦国对抗,只有依靠外国的力量来帮助我复国,我想请西北的绵诸,东边的晋国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一起出兵打败秦国,助我复国。”

    听完梁勿忘的话,郗芮只觉着这个孩子说话确实有些冒失,你想请人家帮你复国,人家就一定会帮你出兵吗?没有一点甜头,谁会傻乎乎的帮你的出兵呢?更何况出兵就等于是要得罪秦国,没有十足的把握,别的国家是不会这样做的。

    但是面对梁勿忘信誓旦旦的样子,郗芮又把自己的劝说之词咽了回去,于是对梁勿忘说道:“你想复国的愿望很强烈,这很好,说明了你是一个不忘本的好公子。但要想复国的道路也很漫长,首先你面前的秦国还非常强大,一般的国家是不会主动去得罪秦国的;二则即便是你想让人家帮你出兵打败秦国,那也是有条件的,请问你拿什么条件来要求别的国家帮助你出兵秦国呢?”

    一连串的问话,犹如冷水浇在了梁勿忘的身上,他愣了愣问道:“那依叔父之见,我该如何复国?”

    “要我说,你至少应该采取两步走。”

    “咳咳---”就在郗芮准备给梁勿忘教办法的时候,吕省长长的咳了两声。

    郗芮扭过头看了一眼吕省,他知道吕省的意思,那就是不让他参合道梁勿忘的复国计划中去,但是事已至此,望着梁勿忘可怜巴巴的神情,郗芮又不忍心让孩子失望;谁让自己曾经在梁国呆了那么多年,又与他的父亲还是朋友呢?

    当年梁国亡国的时候没有帮助他,现在就算一种补偿吧!

    “你若真想复国,应该采取两步走,第一步先让秦国把梁国从秦国的版图上划出来,成为秦国附属国,每年向秦国纳税称臣,替秦国守护东部大门;我想当你提出这样的条件的时候,秦国应该不会反感,也不会警惕;第二步就是等待时机成熟,直接从秦国的版图内独立出来。至于这个时机吗,其实也很好等到,比如说当秦国与别的国家发生大的战斗的时候,就是你梁国独立的时候。”

    “嗯---”梁勿忘重重的点点头,“如何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

    郗芮继续说道:“应该分内外两个方面走,对内,你应该在秦庭寻找支持你复国的大臣,让他们替你在秦庭说话。对外,那就是寻求在关键时刻能够帮助你出兵的国家,当然了,人家替你出兵,你也应该许给人家好处才是。”

    “叔父所言极是,只是这么多年侄儿很少与秦庭打交道了,也不知道那些人会真心帮助梁国,还请叔父指点。”

    听完梁勿忘的话,郗芮一声长叹,心想你这个娃娃,心里想着复国,咋就没有一点行动呢?复国这么大的事情,你就知道在心里想吗?如果没有行动,就算是想死也没有一点用处的。

    “如此大的事情,你就一直在府里想吗?没有一点实际行动吗?你说说,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做什么?”

    一连串的问话,令梁勿忘脸上难堪了一阵子,随后想了想说道:“我一直在训练杀手,现在我已经拥有了几十人的杀手队伍;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杀掉赢任好等人,为梁国报仇。”

    “咦---”郗芮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这小子心够狠啊!什么好办法不想,偏偏想出暗杀这样低级的手段来。

    对于郗芮这样久经风雨的政治人物来看,暗杀是最不可取的办法,且不说你的暗杀行动能不能成功,即便是成功了,只会引来秦国疯狂的报复,只会对梁国后裔毁灭的剿灭之外,绝对不会有复国的一点点可能性。

    但是,梁勿忘却偏偏要采取这种最低端的手段来对付秦国。这让久经风霜的郗芮说些什么好呢?

    “暗杀秦公?你觉着你有几成胜算?”郗芮问道。

    “这个?”梁勿忘愣了会说道,“我手下的这些杀手都是以一当十的英雄,应该有五成以上的胜算。”

    “那万一失败了怎么办?你想到后果没有?”

    梁勿忘摇摇头,因为他只想着成功,还真没想过失败之后的事情。

    随后,郗芮话音一转问道,“你去过秦国大郑宫没?你知道秦宫的大门向那边开吗?知道秦公任好住在那间宫殿里吗?”

    梁勿忘继续摇摇头。

    看来这个孩子连秦宫都没有去过。

    郗芮差点给气哭了,他苦笑着摇摇头,拍着梁勿忘的肩膀道:“孩子,你连秦宫都没有去过,还谈什么刺杀秦公,你都不怕你的那些杀手进了秦宫之后迷路怎么办,万一闯进秦国宫廷卫队的驻扎地,那不等于是自投罗网吗?我还没说就你们手下的这帮蠢货,能不能进的了秦都雍城还在两可之间,还谈什么刺杀秦公,你赶紧收手吧!”

    愚蠢、鲁莽,一腔热情又不知道如何去做,心中没有大的政治计划,这就是郗芮一番话之后,对梁勿忘的印象。

    就这样的人还想恢复梁国,哎---,长叹一声赶紧回去洗洗睡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