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03.第403章 流亡秦国

    郗芮已经跑了。

    他是不会带兵来进攻晋国王宫了。

    在郗称向王宫发动进攻的当天晚上,郗芮就已经离开府邸,出了城门,此刻他正与吕省一起站在绛都城外的山岗上,静静的注视着下面的都城和熊熊燃烧起来的王宫。

    几十年来,他的人生经历了太多的风云变幻,也知道了福兮祸之所伏的道理,所以在做事的时候总要给自己留点后路,以免满盘皆输,断了郗氏的根基。就像今天这件事,从表面现象来看,好像自己的人占着上风,但是身在晋国王宫里的重耳有没有提前做好准备,他是不知道的。但有一种直觉告诉他,那就是作为晋国国君的重耳跟本就不信任自己,说不定早就对自己有所防备了。

    “吕大人,郗称他们的手了。”望着山下燃烧起来的熊熊烈火,郗芮对吕省说道。

    吕省没有说话,目光一直注视着山下的火光,冷冷的说道,“也许吧。”

    “那我们赶紧返回城里去指挥战斗吧,一旦重耳被杀死,绛都可就乱了,需要我们前往协调啊!”郗芮对吕省说道。

    “要去你去,我是不会去的。”吕省就是这样,只要是他不愿意的事情,一般说的都很很决绝。

    “为什么?”

    “不管杀没杀死重耳,但有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此时的绛都一定是乱哄哄的,此时进城,我还怕被乱军杀死。”

    吕省的话让郗芮火热的心有冷淡下来了,“来人啦。”

    “奴才在。”一个仆人赶紧跑过来答道。

    “你去城里打探一下,看看形势如何,一旦有消息后,马上向我报告。”

    “诺---”说罢,仆人就向山下而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都快要亮了,派出去的奴才还没有回来,郗芮有些等不及了,“来人啦,都这么久了,派出去的人怎么还没有回来?”

    这时管家跑过来对郗芮道:“老爷,要不我再派人过去看看。”

    “嗯---,一定要快。”

    “诺---”

    这一次派出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不过见到郗芮的时候,仆人的脸色都白了,“报---,老爷,大大、大事不好了。”

    嗯?

    郗芮的心一下子揪在了一起,“大事不好了?快说,是什么事情不好了。”

    “二老爷根本就没有杀死君上,他本人已经被国君的人马抓住了,生死未卜。”二老爷指的就是郗称。

    “啊?”郗芮听罢大吃一惊的望着手下,“二老爷没有杀死重耳,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大家不都看见重耳的寝宫起火了吗?郗称他怎么还能没有成功?”

    “小的听说勃鞮当天晚上就已经叛变了,是他向国君告密了我们的行动计划,国君这才提早动手,故意放火引诱二老爷带兵进入王宫,等到他们的人马刚刚带兵进入王宫,就被国君的侍卫给截杀了。”

    勃鞮叛变了?

    郗芮听罢,只觉着头晕的厉害,几乎站不住脚根,“这这,这、这,怎么会这样?”

    “老爷,我们赶紧跑吧,现在狐偃已经从曲沃调集大军驻守在了绛都,我们的军队也正在被曲沃过来的大军包围,所有的军官都已经被请进绛都了。前面派过去打探消息的奴才原本以为驻扎在绛都城门的还是自己的人,硬往城里闯,被从曲沃过来的军队给杀死在了城门外。”怪不得迟迟不见派出去的仆人回来,原来这家伙早就被人家给杀了。

    郗芮只觉着头晕的厉害,一屁股坐在地上,看来他已经是满盘皆输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这些情况,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郗芮不死心的问道。

    “我是从住在城外的百姓嘴里得知的,现在绛都已经完全被君上控制,我猜想,天一亮搜捕我们的军队会马上向这边搜查过来的,老爷,赶紧跑吧。”手下对再次对郗芮说道,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变了。

    郗芮打了个机灵,赶紧站起身来,直直望着吕省,“吕大人,看来你说对了,我这一次是输定了,现在只剩下逃跑了;你说说我们该逃亡哪里呢?”

    “逃亡哪里?我怎么知道,这就要看大人你平常跟那个国家关系好了。”吕省说道。

    “我跟那个国家关系好?我跟那个国家关系好呢?我也不知道。”郗芮摇摇头为难的说道,一时半会,他还真想不出自己与那个国家关系好点。

    在晋国当宰相这么多年,突然之间要问他跟哪个国家关系好点,他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来,这些年来,除了跟秦国有所交往之外,他还真没在外交上与其他哪个国家打过交道。

    “这些年我除了与秦国有所交往之外,还真没跟其他国家打过交道,你说说,我与那个国家的关系处的好呢?”郗芮反问道。

    “照你这话,就是说我们应该逃亡秦国呢?”吕省问道。

    逃亡秦国?

    郗芮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逃亡秦国,这些年虽然自己一直与秦国打交道,但是秦晋两国之间的关系并不好,特别是在夷吾执政期间,双方一度发生战争,现在自己逃往秦国,秦国会不会借机杀掉自己呢?

    郗芮拿不准,“逃往秦国,合适吗?秦晋之间关系一直很差,我们这就逃往秦国,秦公会不会因为当年的事情记恨我们,进而杀掉我们呢?”

    郗芮的问话,让吕省也感到有些揪心。

    是啊!

    这么多年秦晋之间的关系实在不能叫做好,他们二人也曾经帮助两代晋公与秦国斗争,难道秦国能不记恨他们吗?

    可眼下除了秦国,他们还能逃往哪里呢?

    山下已经传来了军队上山搜查的声音,乱哄哄的,响成了一片。

    “吕大人,你快点拿个主意啊!”郗芮哀求道。

    “走---,现在除了秦国,我们已经无路可走,赶紧收拾逃往秦国。万一秦国待不住了,我们再逃往其他国家不迟。”吕省表态道。

    “好,我们一起逃往秦国。”

    于是,郗芮、吕省二人带着自己的家人和随从扭过头向着西边的秦国而去了。

    晋国距离秦国并不远,两国本来就是一河之隔,翻过吕梁山,再渡过大河,就是秦国的地界了。

    经过几天的逃往,郗芮等人终于逃到了秦国的地界上。

    这一路过来,郗芮早就跑的累散了架,试想一下,他一个当宰相的,何曾跑过这么多的路。当他来到秦国地界的时候,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坐在大河边的石头上,郗芮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哎呀---,终于算是逃出来了。吕大人,你说说吧,我们这下该前往那里呢?是直接进入雍城,还是逃往其他的城池?”

    逃是逃出来了,但是秦国也大着呢,到底是前往那个城池,这还需要好好想想,总不能露宿街头吧,或者睡在山野里吧。

    吕省想了想道,“我倒是觉着我们不能前往雍城,这万一晋国得知我们逃往秦国之后,向秦国施以恩惠,要求秦国把我们交回去,怎么办?”

    吕省这么一说,其他人也觉着确实是这样,“对,你说的对,我们确实不能前往雍城,那依你之间我们应该前往那里呢?”

    “前往朝邑。”

    朝邑?

    郗芮听罢,觉着这个提议有些奇怪,“为何要逃往朝邑呢?”

    “因为那里是梁国公室现在所居住的地方,你可知道,秦国灭了梁国之后,就把梁国原来的公室成员安排在了朝邑城。梁国,你应该知道吧!这里本是夷吾的君夫人的故乡,与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现在我们走投无路,只有逃往这个地方最安全了。”

    听罢吕省的话,郗芮一下子来了精神,“对啊!我还以为我郗芮在国外没有关系好的国家呢?原来也有一个啊!这个梁国就是我们最好的去处;当年晋公夷吾还在梁国的时候,我们就与梁国公室交往甚好,现在我们流亡在外,最好的去处莫过这个地方了,对对对,我们就去朝邑。”

    逃出晋国,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好的一个去处,郗芮心中喜不自胜。

    稍稍休息了一会,在吕省的带领下,郗芮等人一起向距离大河不远的朝邑城而去。

    秦国朝邑。

    梁国被灭之后,最后一位梁国国君的子孙就被秦国安排在了朝邑这座不大的小城里,转眼之间多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朝邑梁府。

    梁国的公室子弟在梁国被灭之后,全部将原来的嬴姓改为梁姓,以示对亡国梁的纪念。

    “公子,门外有人求见。”嬴室的儿子梁勿忘正准备出门,门人突然跑进来向他禀报道。

    “哦,何人前来求见?”梁勿忘问道,之所以叫勿忘这个名字,梁勿忘就是要提醒自己,自己是梁国公室的后裔,绝对不能忘了自己国家被秦国所灭的事实,终有一天,他一定要重新恢复梁国的宏图大志。

    “来人说他名叫郗芮,请求拜见公子。”

    郗芮?

    难道真的是他?

    梁勿忘的眼前浮现出一个人的形象,他不是在晋国当宰相吗?怎么会跑到秦国来?

    一连串的问话之后,梁勿忘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人的到来,也许会对自己的复国大计有很大的帮助?

    这个想法一旦产生,梁勿忘立即来了精神,“有请郗芮先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