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02.第402章 擒获郗称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已经接近子时了。

    “将军,都已经子时了,咋还不见王宫火起啊?”手下向郗称问道。迟迟不见火起,等在王宫外的郗称和手下早就不耐烦了。

    “我怎么知道,难道是勃鞮失手了?”郗称疑惑的问道。

    “要不属下进去看看?”

    郗称想了想,摆摆手道:“还是稍等会。”

    众人继续睁大眼睛望着王宫方向,不一会儿,手下就指着远处的火光对郗称喊道:“将军快看,起火了---”

    郗称定睛一看,果不其然王宫方向冒起了火光,当然了最初也只是一星半点的火光在暗夜中慢慢的闪动,不一会儿就越烧越旺了。

    “将军进吧,等会火大了,救火的人多了,我们可就不好对付了。”属下再次对郗称道。

    “你说的对,众将士跟我进宫。”说罢,郗称命人翻墙进入王宫,打开西门的大门后,一起冲进王宫,头也不回的向着重耳的寝宫而去。

    “咯吱----”

    就在所有的人刚刚离开王宫西门,晋国王宫的大门就在他们的身后合上了。

    “嗯?怎么回事。”郗称疑惑的望着身后,果不其然大门真的闭上了。刚才大家进来的时候,自己并没有要求手下关门啊,那这门又怎么会自动关上呢?

    “将军,有埋伏----”就在郗称还在疑惑的时候,属下吃惊的对郗称喊道。

    “啊?”郗称下意识的啊了一声,还没来得及下命令,突然之间大队人马从西门两边冲过来,迅速将他们围在了中间,为首的正是重耳的亲信赵衰。

    “郗称---,你个胆大妄为的东西,竟敢伙同兄长郗芮等人加害君上,你等该当何罪?现在你已经被我的大军包围,还不快快放下武器投降。”赵衰对郗称喊道。

    “哼哼---,想让我投降,没门---”随后,郗称对属下道:“众将士,就他们这几人,我们不用怕,事情既然败露,我们刚好杀进宫去,将重耳直接杀死算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已经被我的兵马包围,还不认罪,竟然还想着冲进王宫杀掉君上,你做梦去吧。众将士,给我杀掉这帮不知死活的东西。”说罢赵衰带兵冲向郗称等人,双方很快混战在一起。

    毕竟赵衰带领的是王宫卫队,又在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没过多久就将郗称带领的兵马斩杀的所剩无几,此时王宫卫队在赵衰的带领下,已经将郗称等人少数几个人压缩在了很小的范围内。

    “郗称,快快投降---”赵衰挥剑对郗称道。

    “快快投降---”身边的将士也跟着对郗称道。

    在王宫卫队的威胁下,郗称的手下已经有人放下了武器。

    “不许投降---”郗称对手下吼道。手下激灵了一下,又准备捡起放下的武器;可是就在他低头准备捡起武器的那一瞬间,王宫卫队挥动长戈瞬间将其刺死在地。

    郗称身边的其他人被吓得向后退了退,此时他们只剩下两三个人了。

    “杀---”赵衰一声令下,郗称身边的两个手下随机毙命。

    “啊?”郗称吃惊的望着两边倒下的手下,一脸的惊慌。

    “拿下---”在赵衰的命令下,长戈像麦芒一样,直至郗称的胸前身后,郗称彻底是动也动不了。

    王宫卫队长上前直接缴下郗称手中的武器,将其打倒在地。

    “哼哼---,我乃是绛都将军,你一个小小的卫队长,竟敢对我动手,小心那天我弄死你。”郗称抬起头对卫队长威胁道。

    卫队长的手下意识的停了一下。

    赵衰见状对郗称道:“连自己都已经是阶下囚了,还如此张狂,竟敢威胁别人。来人啦,将他压进宫,请君上处置。”

    在赵衰的带领下,王宫卫队将郗称带进了重耳的寝宫。

    “君上,臣已经将郗称这个狗贼拿下了。”随后赵衰对门道,“带进来。”

    卫队长两名侍卫压着郗称走进来。

    “跪下---”卫队长对郗称吼道。

    郗称怒目圆睁根本就不愿意跪下来,“想让我跪下,门都没有。”

    突然郗称看到站在重耳身边的勃鞮,大骂道:“你这个阉货,我就说如此万无一失的计划,怎会失败,原来是你这个阉货捣的鬼,我杀了你----”说罢,郗称准备向勃鞮冲过去。

    “都已经被俘了,还如此张狂。”说罢,赵衰对着郗称的膝关节猛踢一脚,郗称“扑腾”一下跪了下来。两名侍卫顺势将他的头狠狠的向下压下去,郗称终于乖了下来。

    “郗称,寡人自继位以来对你们郗氏并不薄,你等为何还要行刺寡人?”重耳上前问道。

    郗称桀骜的抬起头,不屑的望着重耳,“哼---,我们兄弟二人为了你的上台,出了多大的力,尽了多大心,就连姬圉这样的国君,我们都替你杀了,可以说是为了你上台,我们也是做得很到位了。结果你回城之后,并没有对我们兄弟有多好,虽说还保持着我兄长的宰相的之位,但是却让狐偃任上卿,这不是明摆着要将我兄长架空吗?这就是你所说的对我们不薄吗?”

    “哼哼,郗称,你知足吧。”没等重耳说话,赵衰首先说道:“这些年,你们兄弟二人在绛都做尽了坏事,早就是人神共愤,天地不容;君上就是因为念及你们对他的登基还算有功,才没有杀你们。你们不但不感恩,反而变本加厉的准备谋害君上,真是罪不容诛,死有余辜。君上,臣请君上下令杀了此贼。”

    “哼---,杀了我?你们有这个胆量吗?”听到赵衰请重耳下令杀掉他的话,郗称并不担心,威胁道:“要知道当下绛都的所有军队还在我们的手里,敢杀我?我兄长一定会带领绛都卫队将你们全部剿灭的,哈哈哈,哈哈哈。”

    这一直是重耳最担心的事情,他之所以同意返回绛都,出了绛都是晋国的都城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绛都的一万守军还在郗氏兄弟的手中。可现在还没等他从郗氏兄弟手中将军队的指挥权收回来,郗芮等人就已经叛乱了。看来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在狐偃还没有将曲沃的军队调回来之前,重耳还真不能杀掉郗称,至少在关键的时候,他还可以当做人质用用。

    “来人啦,将此贼押入大牢,等候发落。”重耳命令道。

    “诺---”

    侍卫们将郗称拉了下去。

    “现在该怎么办?”重耳问赵衰道。他很清楚,一旦郗芮得知郗称被抓的消息之后,极有可能会狗急跳墙吗,直接带兵冲进王宫的。

    “事出紧急,臣还没有想好对策;不过首先我们还是应该紧闭宫门,等待外援。”随后赵衰对卫队长道:“命令所有的侍卫加强警戒,以防不测。”

    “诺---”卫队长出去后,寝宫内现在只剩下了重耳、赵衰、勃鞮三人。

    从晋公重耳脸上的表情,勃鞮看出了紧张,于是说道:“君上莫要担心,奴才从郗芮府上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他们要调兵进攻王宫的意思;而且郗芮本人的意愿也不主张发兵进攻王宫,他担心发兵进攻影响太大,所以他们这才采取火攻的方式弑杀君上。”

    “哦,原来是这样。”重耳舒了一口气,在身边的榻上做了下来,他已经很累了。

    “君上,更何况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就算是郗芮想出城调兵也不大可能。”赵衰说道。

    “为何?难道你还担心他出不了城吗?要知道此刻所有的守城将士可都是人家的人。”晋公重耳提醒道。

    “臣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臣的意思是,郗称闯进王宫的所有将士都已经被我们杀死,没有人通知郗芮,他怎会知道是郗称赢了还是我们赢了。说不定他还以为郗称已经得手了,所以根本就没有要出城搬救兵的想法。”

    重耳、勃鞮都跟着点点头。

    突然,赵衰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说道:“虽然此时郗芮没有意识到郗称已经失败,但时间一长肯定会有所觉察,说不定就会出城搬救兵,到那时可就不好办了。”

    “那依你之见,我们该当如何?”重耳问道。

    “我们可采取两步来,一步我们先派兵在暗处将郗芮府监视起来,随时观察他们府上的动静,另一步就是我们派兵前往南门将那里的守军换掉,郗芮要想调动城外的守军进城,只有通过南门进入,只要我们将南门的守军换掉,即便是他想调动军队进城都难。君上以为如何?”

    “好倒是好,可是王宫的守卫就一千来人,除了守卫王宫之外,要分成三份来对付,寡人恐怕人手不够啊!这万一打草惊蛇,双方一旦打将起来,我们恐怕不是对手啊!”重耳担心的说道。

    勃鞮也跟着说道:“奴才也是赞同君上的意思,要是我们派兵换掉南门的守军,一旦双方发生争执,不但事情难以成功,反而会引起南门外驻军的警惕,说不定就会直接冲进城来,到那时事情反而会更糟。”

    两人的反对也让赵衰感到事情确实是那样,于是说道:“既然这样,当下我们只需派少量的将士把郗芮府监视起来就行了,一旦有人出入,直接将其抓起来带进王宫即可;剩下的将士全部都留在王宫,防止他们的袭击。”

    晋公重耳听罢,望了一眼勃鞮,勃鞮点点头,于是晋公对赵衰道:“嗯---,就依你的计策行事。”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过去,晋公重耳等人在惊恐中担心了一夜,郗芮并没有发动任何的进攻。

    这是怎么回事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