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98.第398章 受挫的郗芮

    公元前636年春夏之交,流浪了近二十年的晋国公子重耳终于回到了晋国都城绛都。

    晋国王宫。

    “臣等拜见君上---”在郗芮的带领下,晋国群臣一起拜道。毕竟自己的回归,郗芮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当晋公重耳回到绛都之后继续让郗芮担任相国,只不过他这个相国能不能起到以前的作用,可就难说了。至于其他的人事安排,重耳并没有做太大的变动,国家初定,还是应该以安定为上。

    “诸位爱卿平身。”晋公重耳说道。

    “臣等谢过君上。”所有大臣起身后回到自己的位置。

    “诸位爱卿,近二十年来,晋国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今寡人继位,天下初定,我等也该为晋国的未来考虑一下了,诸位都说说,下一步晋国该向那个方向发展?或者说晋国首先应该做什么?”

    郗芮左右看了看出列道:“臣以为君上刚刚继位,首先应该安排百官,调整人员,巩固自己的政权。随后再发展经济,壮大国力,进而称霸诸侯。”

    可以说,郗芮这样说,完全是为了迎合晋公重耳才说的。但是作为国君的重耳却不这样认为,“寡人知道爱卿是为了寡人着想,晋国的政权当然要巩固,但如果一味为了巩固政权,残杀官员和百姓,只会造成晋国的损耗。夷吾和姬圉上台后大开杀戒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寡人一定要吸取教训,绝对不能那样做。”

    晋公重耳虽然表扬了郗芮是为自己着想,但也否决了他的建议,随后转向大臣们道:“诸位再说说当下我们晋国首先应该做什么?”

    赵衰想了想出列道:“君上,诸位大人,臣以为当今天下初定,我们晋国应该轻徭薄赋,鼓励农桑,使得国家与百姓尽快富足起来。同时要轻关易道,让各国的商人进入晋国,促进晋国与列国的贸易往来。”

    “嗯---,爱卿所言正合寡人之意,确实应该让晋国尽快发展壮大起来了。”

    随后狐偃也出列道:“君上,近些年来,晋国经过多次的政治变动,官员与百姓之间的关系紧张,相互猜忌,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政局的稳定,臣建议君上和诸位大人应该昭旧族,爱亲戚,明贤良,尊贵宠,赏功劳,事耇老,礼宾旅,友故旧。”

    话说了那么多,实际上就是要求国君和大臣们要相互信任,重用贤良,奖赏那些有功的将军、臣子等等。

    实际上狐偃这话的意思明显是与郗芮唱反调了。

    晋公重耳听罢:“爱卿说的有理,要想使得晋国尽快发展起来,确实应该如此。晋国不能再出现以前那种君臣菜鸡的日子了,应该建立一种新型的君臣关系、百官关系、以及官员与百姓的关系。狐偃、赵衰听诏,寡人命狐偃为正卿,赵衰为副卿,你二人全权负责晋国的改革事宜。三年内务必使晋国恢复元气,再次成为中原大国、强国。”

    狐偃、赵衰赶紧谢道:“臣将竭忠尽智,殚精竭虑,使晋国尽快富强起来。”

    郗芮是晋国原来的宰相,位置没有改变,但是狐偃又成了晋国正卿,正卿也是宰相,这一下就等于晋国出现了两个宰相,毋庸置疑,晋公重耳这是有意要将郗芮架空起来。

    第一次朝会就已经让郗芮感受了与以往不一样的气氛,这种气氛让他感到尴尬,让他感到难受。他心里很明白,今天的朝会才只是一个开始,往后的难堪的时候还会更多的出现。

    郗芮心情低落的回到府里,他的兄弟郗称跟着屁股后面也进了他的府邸,“兄长,今天朝会上情况如何?”

    新君初立,第一次朝会有着风向标的作用,郗称当然关心了。

    郗芮没有说话,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榻上坐下来,“还能怎么样,就那样了。”郗芮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你还是晋国的宰相吗?”

    “还是。”

    “这就好了,只要你还是晋国的宰相,那我们兄弟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郗称喜不自胜的说道。

    “为兄虽然还是宰相,但是重耳又任命狐偃为正卿,赵衰为副卿,负责晋国的各项改革事宜。”

    一听这话,郗称立即意识到事情确实是有些变化了,自己的额兄长虽然还是晋国的宰相,但是却不拿事了,“这?这么说兄长你被人架空了?”

    郗芮抬起头,望着郗称道:“可以这么说。”

    一直以来张狂惯了的郗称岂能容许自己的自己的利益受到损伤,“哼---,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重耳,他可知道自己今天的君位乃是你我兄弟给他打下来的,既然这样,我们还扶持他做什么,不如趁他立足未稳之际,直接将重耳拿下,我们重新扶持一个国君上来。”

    春秋时期,大臣们动不动就将国君换了的事情在列国之间比比皆是,所以当下臣听到重耳不信任自己的兄长后,立即就产生了再次换掉国君的想法。毕竟此时的重耳在晋国的根基并不深,还没有完全掌握晋国的军政大权。

    听着郗称的话,郗芮吃惊的望着他,没有说话,如此大的事情,他需要好好筹划一番。

    就在这时,房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了,郗芮的儿子郗缺走了进来,直接对郗称道:“叔父,切不可再有谋逆的想法,你们做的错事已经很多了,难道还打算再错一次吗?”

    面对郗缺的质问,郗芮、郗称都愣住了,“你一个孩子胡说什么,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郗氏家族的利益,你乱插什么言,还不退下。”

    郗芮对儿子厉声道。

    虽然遭到了父亲的斥责,但是郗缺并没有退出去的意思,而是当着二人的面说道:“父亲,叔父,孩儿知道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郗氏家族的利益,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国家的利益,当今君上重耳乃是仁德宽厚之人,深的晋国官员和百姓的信任,你们却因为人家没有信任你们,就打算换掉国君,在你们的眼中还有君臣王法吗?若真是如此,孩儿羞于与你们为伍。”

    郗芮、郗称睁大眼睛望着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张大了嘴巴。

    “再说了,父亲,你曾经教育过孩儿要忠君爱民,可是你们所做的哪一件事情又是忠君爱民呢?为了投靠重耳不惜杀害先君,现在在重耳这里受到了挫折,又准备陷害当今君上;你们的所作所为让孩儿寒心啦!”

    郗缺几句话说的郗芮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快要发疯了,愤怒的指着郗缺道:“你这个逆子,不帮助为父就算了,你竟然还有脸来教训你的父亲,你给我滚---”

    郗缺的话说完了,借着他父亲的话,推门出去了。这一次郗缺走的很彻底,直接从郗芮府上搬了出去,至于去了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

    本来在国君哪里就已经受了气,这回到家里又受到儿子的气,晋国宰相郗芮气的胸口又痛又闷,坐在榻上,捂着胸口大声的喘着气。

    郗称见状对兄长道:“兄长莫要和孩子见怪,咱们还是说说我们的具体行动吧。我担心时间一长,等到重耳在绛都立住脚之后,我们要想再行动可就难了。”

    郗芮知道郗称这一次说的是实话,几十年的宦海生涯让他早就知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道理,“说说你的意见。”

    “兄长,事出突然,我还没有想好具体的办法,不过趁着绛都的守军还在我们的手中,我看要不趁着那天重耳上朝的机会,直接率军重进王宫,杀掉重耳,兄长以为如何?”

    趁着上朝的机会率军杀掉重耳?

    这可是一个大胆的做法,郗芮望着郗称不说话了,虽说春秋时期换掉国君乃是列国间经常发生的事情,但是换掉国君也是一件大事,需要好好筹划一番。

    “这个吗?”郗芮一时间还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随后他抬起头对郗称道:“你去把吕省大人请来。”

    请吕省?

    郗称疑惑的望着兄长,“自从姬圉下台之后,吕省就已经好久没有与我们往来了,兄长现在请他,他会来吗?”

    “你去吧,他会来的。”郗芮很自信的对郗称说道。

    “为何?”

    “因为他也是先君的宠臣,以重耳当下的表现来看,他与我们站在一条道上,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一定会来的。”郗芮自信的说道。

    诚如郗芮分析的那样,这一次吕省简单的推辞了几句之后,真的跟着郗称来到了郗芮府上。

    “吕大人,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我这个老友?”见到吕省过来,郗芮赶紧上前迎接道。

    “记得,记得,我知道你我都是将死之人,还有什么记不得的呢?”吕省很不客气的说道。

    “哎---,吕大人,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这还没张嘴,你就说什么我们是将死之人呢?这话又从何说起。”郗称一听不高兴的说道。

    “哈哈哈,我说这话,你的兄长明白,不过就是迟与早的问题,再说了我们都是六十多岁的认了,春秋还能剩几天;我说我们都是将死之人,难道错了吗?”吕省就是嘴能,简单的几句话就把郗称说的无言以对了。

    说实在的,吕省知道最近郗芮的心情不好,也就抱着与他闲聊的态度来了,既然是闲聊吗,就没有太多的顾忌了。但后面的事情发展,就不是闲聊那样简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