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96.第396章 将死之人

    从狐偃府上出来,已经很晚了。

    回到府里的郗芮却一点也没有瞌睡的感觉,如此重要的夜晚他怎能睡得着呢?

    他一个人在寝室内转来转去,一点一点的思考着今天与狐偃的谈话。怪不得君上迟迟不愿意回到绛都来,原来他是嫌姬圉没有死啊!可他嘴上不是一直说不想让姬圉死吗?这怎么又想到让姬圉去死呢?难道我是理解错了君上的心思?

    让姬圉死,是君上的意思还是狐偃自己的想法?不对,狐偃他没有这样的胆量,就算是姬圉杀死了他的父亲,他也没有胆量敢杀死姬圉,毕竟姬圉也是当过国君的人。

    想到这一点,郗芮的心慢慢的坚定起来,这么说原来君上是想让我杀死姬圉。

    那他为何不直接告诉我呢?难道他不信任我?

    越想越多,最后郗芮只好命人将弟弟郗称请过来商议。

    接到兄长的要求,郗称很快就过来了,“兄长,你叫我?”郗称就是这样只要是自己兄长的召唤,不管多晚他都会过来。

    “都这个时候,除了我还有谁会叫你?”郗芮不客气的跟郗称说道。

    “嘿嘿嘿,兄长说的是,都这个时候了,也只有你叫我,我才会来的。”不管郗芮如何教训,郗称就是不会生气,几十年过去,他对于自己的这位兄长是由衷的佩服,“说罢,兄长你准备让我做什么?”

    这么晚了,兄长还会叫自己,在郗称看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郗芮看了一眼郗称,只见他一脸的真诚,“这个时候请你过来,就是想与你商量一下,这么长的时间过去,重耳他为何还不愿意回绛都呢?”

    多少天了,郗芮一直为这件事伤脑筋,郗称也是知道的,但是来呢郗芮都想不通的事情,郗称能想出来吗?“兄长,你都想不出来的事情,我咋能知道重耳为啥不愿意回绛都呢?你非要我说的话,我想重耳肯定是还不放心绛都的安危吧!要不然他早就回来了。”

    虽然郗称不会说话,脑子也不是那么灵光,但是作为人的第一反应,应该才是最真实的反应。

    重耳担心绛都的安危,看来郗称是说对了,狐偃也是这么说的,重耳担心绛都夷吾的实力太大,担心私下里与姬圉私通的人太多,所以不愿意回绛都。

    这么说,杀姬圉真的是重耳本人的意愿了?

    郗芮思索着。

    可是没有重耳明确的态度,这万一杀错了怎么办?他会不会因此来怪罪我呢?

    想到这里,郗芮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万一是一个阴谋,重耳会不会趁机连我一同拿下呢?

    越想郗芮越感到害怕。

    “兄长,你在担心什么?”从郗芮的表现,郗称看出了担忧,于是问道。

    郗芮听罢,望着郗称道:“你也看出了我的担心?”

    “对,我能够感受到兄长确实在担心什么?说出来我听听。”郗称一脸严肃的说道。

    他的这个表情让郗芮感到自己的这个弟弟有时候他的表现还真的让他有些捉摸不透,你说他笨吧,有的时候他的判断却还是比较准确的;你说他聪明吧,总是做一些让人担心的事情来。哎---,也许是我们这些读过书的人想法太多了吧,或许郗称这种很最直接的反应才是最正确的办法。

    想到这里,郗芮就把今天与狐偃见面的事情说了出来,也把狐偃给他的建议说与郗称,说完之后,郗芮道:“你说说,狐偃所说的将姬圉杀掉,是重耳的意思,还是他自己的意思呢?实话跟你说,我一直在担心,一旦我们杀掉姬圉,重耳会不会以此向我们发难,要是他以此为借口除掉我们兄弟,怎么办?”

    郗称听罢想了想道:“兄长,管他是谁的意见呢,不过我想只要我们杀掉姬圉之后,重耳回到绛都,那么杀掉姬圉就是重耳的意思;如果我们杀掉姬圉,重耳还没有回到绛都,那就不是重耳的意思。但是有一点兄长只管放心,那就是我们杀掉姬圉,重耳一定不回怪罪我们的。”

    “为何?”

    “因为我们杀掉姬圉等于是为重耳出掉了后患啊!不管怎么说姬圉都是重耳在晋国最担心的祸患,只要姬圉在晋国,重耳肯定是睡不着觉的。因为他担心有朝一日有人会再次扶持姬圉重新登台。所以说我们除掉姬圉就等于消除了重耳的心腹大患,他能怪罪我们吗?”郗称说道。

    一听到郗称说这话,郗芮高兴的说道:“哎呀,我怎么就把这一茬给忘呢?你说的很对,这确实是重耳最担心的事情,只要姬圉呆在晋国,重耳就会睡不着觉的。重耳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迟迟不愿意回绛都。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重耳的本意就是想让我们帮他除掉姬圉,结果呢,我们却迟迟没有行动,他这才不得不派狐偃前来跟我们说话。今天狐偃回来祭奠其父,看似无心,实则是有意为之。”

    “既然这样,兄长为何当初不直接将姬圉处死呢?”郗称见状问道。

    既然是自家兄弟,郗芮也没有必要隐瞒,“当初之所以不直接处死姬圉,那是因为我有自己的想法,你想想,重耳在外流浪几十年,跟着他的人又有那么多,现在他回国之后,能够轻易相信我们兄弟?”

    “哦---,我明白兄长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如果重耳对我们兄弟好了,我们就一直跟着他,这万一他对我们不好了,我们再次扶持姬圉上台,是不是这个意思?”

    “对,我就是有这个意思,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重耳是不会让我们有这种想法了,他要杀掉姬圉吗,永远断了我们的后路。”随后郗芮往后退了退,坐在了榻上,“看来这个重耳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样仁德啊!我们今后可得小心了。”

    虽然郗芮意识到了或许杀死姬圉本来就是重耳的本意,而且也对今后做重耳的臣子充满了担心,但是郗称却不这样认为,“兄长,你就莫要担心了,我想重耳也已经不小了,还能活几年;再说了,只要他回到绛都,就等于是回到了你我兄弟的掌控之下,不由得他不信任我们。”

    “你是说,重耳回到绛都就等于是回到了你我的掌控之下?”

    “那还不是吗?不管怎么说你现在还是晋国的宰相,我呢又是绛都的将军,试问一下,他重耳回到绛都来,还不是就在你我兄弟的掌控之下。他不信任我们,又能信任谁呢?”随后,郗称又说道:“依我看当务之急还是要把姬圉杀掉,首先让重耳回到绛都才是正主意。”

    听罢郗称的话,郗芮想了想道:“也许你说得对,不管怎么样,姬圉都必须得死了;既然这样,那你明天就去将姬圉杀掉,将他的人头交给狐偃。”

    “好的。”

    郗芮知道,从现在的分析来看,不管自己愿不愿意,姬圉也是必死无疑了,即便是自己不杀,也会有别人去替重耳将姬圉杀掉,既然横竖都是一个死,为什么自己不去做这件事呢?

    毕竟这样做了,至少还能够给重耳留一点好印象吧!

    就算不能给重耳留下好印象,但是事情做到了重耳的心上,他总该不会反感和怪罪自己吧!

    晋国高粱城。

    被赶下台的晋公姬圉就呆在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他一直想不通自己作为一国之君怎么就在不明不白之间被人赶下台了呢?看来晋国真正支持自己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晋国的那些大家族没有一个是从内心深处支持自己,而自己一直信任的郗氏家族的郗芮、郗称兄弟二人在关键的时候,还背叛了自己,看来寡人的失败还是在用人失察啊!

    这些天来,姬圉思索着、总结着、盘算着、积聚着,他在想只要自己活着,总有一天他还要再次登上晋国国君的位置,毕竟自己只有不到二十岁,而他的伯父重耳已经六十多岁了。

    六十多岁的人,在春秋时期已经是很大的年龄了,还能活几年呢?

    对,只要我活着就一定有重新上台的机会。

    姬圉心中暗暗想到,现在他需要的是在这个地方培养自己的力量。但是纵观晋国有权有势的家族、官员、地方大员,那一个又是自己的人呢?又有哪一个是真心支持自己的人呢?

    直到这时姬圉才明白当国君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不是说把你放在了那个位置上,你就是当之无愧的晋国国君。

    “哎---,怎样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国家的国君呢?”姬圉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一个多月来,也有令姬圉值得欣慰的事情,那就是虽然自己已经下台,被人赶到了高粱城,但是高粱的守将对他还算可以,没有太多的刁难自己和公室成员们。

    不过他有所不知的是,这种好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

    吃罢午饭,姬圉来到后花园中间的土丘上,这里有一座不大的亭子,站在这里,可以远望北边的绛都,那里是姬圉心中最向往的地方。

    这时,内侍轻轻的走了进来,之所以轻轻的进来,那是因为自从被赶下台之后,姬圉的脾气已经变的很坏很坏了,稍不如意就乱发脾气,跟着他的内侍们也只好小声小气的跟他说话,“君上,绛都的郗称将军来了。”

    姬圉转过头,吃惊的望着内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