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95.第395章 闪烁其词

    胥臣上前一步道:“君上,其实刺杀姬圉这件事,即使今天不做,明天还要做,就算现在你不想杀他,将来还是要杀掉他的。”

    “哦,先生说说看。”重耳问道。

    “因为天下没有任何一个国君会允许自己的天下还有另外一位国君存在,你也不会允许在你统治的晋国有姬圉存在一样。毕竟姬圉也是当过国君的人,别看现在这些大臣们似乎都在支持君上你当晋国的国君,可是时间一长,难免会有一些人出于种种目的明的暗的反对你,等到反对你的力量和积聚到一定时候,必然会有人扶持别的人来接替你的位置,那么何人将是最好的人选呢?”胥臣说道这里望了一眼重耳,“当过国君的姬圉将士不二的人选,所以时间一长,君上是一定要杀死姬圉的。”

    这话一下子说到了重耳的痛处,自己流浪了几十年好不容易才当上了晋国的国君,能够再次让别人把自己给替代了吗?

    看来要维持自己的国君位置,还必须把姬圉杀掉,有了这一想法,重耳内心深处也慢慢的坚定了,“说说你的两全其美之策。”

    “臣的两全其美之策就是请君上下令,命绛都的郗氏兄弟杀掉姬圉。”胥臣说道。

    命令郗氏兄弟杀掉姬圉?

    重耳不明白秦国要自己杀掉姬圉,为何胥臣却要让自己下令让郗芮杀掉姬圉呢?

    从晋公重耳的眼神中,胥臣看出了重耳的不解,于是说道:“郗氏兄弟本就是见利忘义、见风使舵之人,今天之所以赶走姬圉,其目的还是为了巴结君上您,但是他们的这种巴结却并不是诚心诚意的,还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郗称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吃惊了,赵衰道,“他们留有后路,我怎么没有看出?”

    “他们之所以赶走姬圉,而不杀他,这就说明他们有朝一日还想回到姬圉的身边。我这么说吧,如果郗芮兄弟在当今君上的手下一直是顺风顺水,那他们肯定不会有扶持姬圉重新上台的想法,一旦他们待的不如意的时候,还有可能会扶持姬圉再次上台,这就是他们不杀姬圉最根本的原因;毕竟姬圉也是当过国君的人选,虽无人脉,但有经验。”

    “哼---,这几个首鼠两端的狗贼,我早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你这么一分析,果然如此。”狐偃听罢,气呼呼的说道。

    “所以,臣建议君上命人前往绛都,口谕郗氏兄弟杀死姬圉,记住一定要是口谕,决不能给他们留下任何把柄来。这样做至少有三个好处。一个是可以彻底断了郗氏兄弟等支持晋公夷吾的那些臣子的后路;二是可以完成君上与秦公达成的协议,将姬圉的人头交给秦国,换取秦晋两国的长期友好;其三吗,那就是还可以让晋国百姓看到郗氏等人的阴险,为了讨好君上您,补习残忍的杀害自己的旧主;更能够给君上一个仁德的好名声,毕竟所有人都见到了郗氏兄弟杀了姬圉。”

    听完胥臣的分析,晋公重耳默默的点点头,他知道当今晋国之后,只有郗芮兄弟才是杀姬圉的最佳人选。

    “爱卿以为何人可替寡人前往绛都传令?”晋公重耳问道。

    “合适的人选就站在君上面前,狐偃大人你说是不?”说罢,胥臣看着狐偃说道:“狐偃大人的父亲被姬圉所杀,若君上派他前往,一定回带着姬圉的人头回来的。”

    没等晋公重耳发话,狐偃直接说道:“君上放心,臣一定会带着姬圉的人头来向你交差。”

    既然狐偃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重耳还能不同意吗,“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你前往绛都一趟。”

    带着国仇,带着家恨,狐偃坐上车驾前往绛都了。

    记得上次回绛都的时间已经是至少二十年前了,那个时候他的家还在,他的父亲也在朝中为官,那个时候他们兄弟二人跟着重耳公子整天玩乐,那时候的日子多好啊!

    想到这里吗,狐偃不由得叹了口气。不知不觉中,狐偃就赶到了绛都。

    原来的国君已经被赶下了台,新的国君还没有来到,晋国都城绛都显然处在一种慌乱和担忧之中,不说别的,但从街上行走的人们脸上的表情就能够看得出来。

    回到绛都的狐偃并没有急着去郗芮府上,而是直接回到自己的府邸里,多少年没有回府,现在既然回来了,至少应该回去祭奠一下自己的父亲才行。

    狐府很好找,那是自己一直成长的地方,门还是原来的老样子,看来自从他们兄弟走后,父亲就一直没有收拾过。

    幸好狐突府上的管家、门人都是老人手,没费多大的口舌,这些人就认出来狐偃来,急忙跑进府里向管家禀报,管家也老了,一听赶紧跑出来,抱住狐偃左右看了看,确信面前的这位老者就是自己府里的二公子之后,抱着狐偃就放声大哭,“二公子啊,我们可把你给盼回来了,你若再不回来,我们可就只好流浪去了。”

    老管家这一哭,把狐偃也弄的心里酸酸的,不觉流出泪来。

    两人哭了一会,管家这才意识到公子已经走了一天,赶紧命人给公子安排吃的、住的,自己则陪着公子前往老爷狐突的灵堂祭拜。

    刚刚祭拜完毕,门人就跑进来了,“二公子,门外有人求见。”

    狐偃稍稍吃惊道,“我刚刚回府,怎会有人求见,你有没有问他是何人?”

    “来人小的认识,是当今的宰相郗芮大人。”

    嗯?

    自己刚刚回府,郗芮就来求见,看来这些人的反应倒是挺快啊!既然他来了,也就省的自己前往,于是狐偃顿了顿自己悲伤的情绪,对管家道:“你去请郗芮大人前往客厅,我马上就来。”

    “诺---”

    随后,狐偃走向自家的客厅,不一会儿,郗芮在管家的陪同下就进来了,“郗芮见过狐偃大人。”

    “哎呀呀,原来是郗芮大人啊!狐某刚刚回府还未来得及前往你府上拜访,还望见谅啊!”见到郗芮狐偃高兴的上前应道。

    “狐偃大人一路舟车劳顿,郗某应该前来拜访,不敢有劳狐偃大人啦。”不管心中有多么的仇恨,至少在面上,根本看不出二人的怨恨来。

    “哈哈哈,感谢郗芮大人不辞劳苦前来探望,请坐,请坐。”狐偃也不再客气,直接请郗芮坐下说话。

    二人份宾主坐下后,狐偃对郗芮道:“狐偃刚刚回府,还未用膳;不知大人是否愿意一同用膳。”

    虽然这是狐偃客气的话,但同时也是邀请郗芮一起用膳,边吃边聊,这样至少可以缓解一下尴尬的场面。

    说话间,管家已经命人将饭菜呈了上来,狐偃对郗芮道:“大人请---”

    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说起话来就相对轻松多了,狐偃问道:“不知郗芮大人如此着急的前来府上有何要事?”

    “这个吗?”郗芮左右看了看,似乎又不愿意继续说下去,狐偃见状挥挥手,示意其他人都退下去。

    仆人们见状,匆匆离开。

    “现在这里就只剩下我们二人,大人请讲。”狐偃对郗芮说道。

    “狐偃大人,现在你我也算是同朝为官,一些话也就没有必要那样生分了。”没开始说话之前,郗芮先拉了拉关系。

    狐偃心想,我倒是跟你同朝为官,但是我恨不得一把将你掐死,当年我们流浪的时候,你不知道在国内害死了多少人,现在所谓的同朝为官也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虽然狐偃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还是不能说出来,“大人说的是,既然我们已经是同朝为官,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你看看这绛都一直以来都是晋国的都城,现在姬圉已经下台,我呢也已经把王宫打扫了不知多少遍,就等着君上及早回朝听政,这一晃都这么多天过去了,不知君上为何还不回来?”郗芮试探着问道。

    狐偃一听算是明白了,晋公重耳迟迟不回绛都,郗芮等人已经急了。好---,既然你已经急了,那我也正好借机把我要办的事情跟你说一说,想到这里狐偃于是说道:“据我所知,不是君上不愿意回绛都,只是这绛都乃是夷吾父子一直以来经营的地方,虽然你们兄弟已经将姬圉赶下了台,但是城内外支持姬圉的人依然很多,想到这一点,当今君上就不得不有所顾忌了。”

    一听这话,郗芮立即说道:“我知道大人乃是当今君上的舅父,与君上的关系非同一般,还请大人回去后转告君上,请他相信我和绛都百姓,这里已经是君上的天下,不存在任何反对的声音,请他率领群臣尽早回绛都继承大位。”

    虽然郗芮信誓旦旦,但是狐偃还是叹了口气道:“姬圉虽被赶下台,但是人还在高粱,我就不相信这里能够万无一失,能没有反对君上的声音,能没有暗中与姬圉私通的大臣和人员?”

    “臣敢保证,现在的绛都绝对没有与姬圉私通的人员。”郗芮再次向狐偃保证道。

    “哼哼,这个我不敢相信,除非姬圉死了我才会相信。”一点一点,狐偃把郗芮向着自己需要的方向吸引过去。

    除非姬圉死了?

    从这句话中,郗芮终于听出了一点讯息来,“这么说当今君上希望姬圉死了?”郗芮反问道。

    郗芮突然这么一说,狐偃给愣住了,在他来绛都之前,胥臣就说过,既是重耳要杀死姬圉,也不能说是重耳的本意,于是狐偃话音一转道,“君上以仁德治国,肯定不愿意杀死自己的亲侄子姬圉了,不过你想想,有姬圉这么一个先国君在绛都周边,他还能回来吗?这些事情,只有我们这些做臣子替国君想了。我想只要大人您替君上做成了这件事,君上一定会按照你的心愿及早回朝的,当然了,只要大人做成了这件事,你也就是当今君上的第一功臣,以后的路可就好走多了。”

    听着狐偃云里雾里的话语,郗芮还是不明白杀死姬圉到底是不是重耳本人的意思,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如果姬圉不死,重耳是不会回绛都的。

    要是重耳一直不回绛都,他将给谁当宰相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