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89.第389章 两手准备

    时间不大,吕省就跟随郗称来到了郗芮府上。

    “听说相国大人病了?”见到郗芮后,吕省说道。

    “病了,真病了。”

    吕省见状笑着道:“是心病吧。”

    听完吕省的话,郗芮坐起身,“我就知道晋国所有的事情都难不住你,你说说以当下的局势,我们应该怎么办?”

    吕省在郗芮面前的榻上坐下来,“相国大人说错了,不是我们,而是你们;新君继位之后,我犹如赋闲,不关心晋国的大小事务,我想不管是谁回晋国,都与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所以我不担心。”

    吕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对郗芮说道。

    郗芮听罢,有些不高兴了,“好好好,对对对,确实新君继位之后,你没有做过什么,但是你也不要忘了,你也是先君的宠臣,先君一度时期曾想用你为相,就冲着这一点,你也难脱干系。”

    “难脱干系总比罪魁祸首要强吧!”吕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这可把郗芮气的直瞪眼睛,说不出话来。

    “哎呀,二位兄长,你们就不要斗嘴了好不好,现在事情紧急,你们能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想想办法。”郗称见状劝说道。

    “好好好,我不同你斗嘴了,今天请你来确实是有重要事情商议。”郗芮见状服软的对吕省说道。

    吕省也不再同郗芮玩笑,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是不是想说,重耳准备返回晋国的事情?”

    “对对对,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这个事情,由现在的局势来看,重耳要想返回晋国已成定局,我应该怎么办啊?”郗芮对吕省说道。

    “晋国要想组织重耳回国,其实办法也很简单,一个就是发兵阻挡,另一个就是派人前去游说秦国,让他们不要扶持重耳回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不知相国大人您想选择哪一个?”

    “哎---,你所说的这两个办法都不可取,你再想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办法?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办法?

    吕省摊开手,一脸木然的说道,“或许过完年,秦国就会发兵送重耳回国,相国大人您就等着吧,到那个时候晋国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秦国都会扶持重耳登基。好了,现在的国君下台,顺顺当当的把国君的位置交给重耳,不好,秦国发兵打败你们,还要让重耳回国,不过那样晋国的下场会更惨一些。”

    郗芮彻底明白了,以当下的局势看,晋国是没有任何办法阻止重耳回国了,他确实需要为晋国,更为自己考虑考虑后路了。

    郗芮坐直了身体,用一种身负重担的语气说道:“无论如何不能再让晋国百姓陷入战争的深渊。”

    当政治家再为自己的利益着想的时候,总喜欢拿出百姓的幸福作为借口。

    吕省不言,郗称不知道该说什么。

    既然二人都不说话,于是郗芮冷冷的说道,“其实还有最后的办法。”

    吕省半闭着眼睛不说话,其实他的心里非常清楚郗芮所要说的办法是什么?但他就是不说。

    “兄长,你快说到底是什么办法?”郗称坐不住了,焦急的问道。

    郗芮望了一眼吕省,只见他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气呼呼的对郗称说道:“你长得是什么脑子,就不能好好想想吗?”

    郗称被人呛了一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说道:“哪还有什么办法,要么在重耳回国之前逃跑,要么提早投降重耳,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出任何办法了。”

    一听此言,郗芮高兴的笑道,“嘿嘿嘿---,以当下的局势也只能如此了。”

    吕省也跟着说道:“关键时刻,最简单的办法往往是最实用的办法。”虽然吕省对郗称的话认可,但他始终没有说出要废除国君的话来,反正你郗芮是当下晋国的宰相,你都不想说,我为什么要说呢?

    “哎---,吕省兄,当下的局势我是左右为难啊!你说说,我们都是先君宠信的大臣,怎会忍心将他的孩子赶下台呢?这些天以来我一直在为此事发愁啊!”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郗芮实话实说的对吕省说道,他知道自己不提说,吕省是不会说的。

    听完此话,吕省心想既然你郗芮愿意掏心窝的对我说,我也就给你出出主意,“天下所有的事情,都讲究一个势,现在晋国的势在重耳一边,不管当今国君愿不愿意,他都将会被重耳赶下台的。我听说绛都城里的大家族,好多都已经私下里与重耳的人接触了,只等秦国开年后发兵扶持重耳回国了。”

    “对,我也有所耳闻,我还听说秦国已经屯兵三路在秦晋边境上,只等着开年之后向晋国进发,我们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郗称说道。

    “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一听此言,郗芮的眼睛睁得更大了,自己称病的这些天秦国竟然在秦晋边境屯兵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是今天刚刚才听到的。”

    “此事可靠吗?”

    “绝对可靠,我还听说秦国三路大军分别由孟明视、丕豹和白乙丙各带领一万兵马,现在正向秦晋边境的大河沿岸开进。”

    郗芮听罢,轻轻的“啊”了一声,直接从床上起来了,已经没有时间了,他也没有必要再继续装病下去,“这这这,这么说秦国是不打算给晋国斡旋的机会了,我们必须马上想出办法来。”

    吕省一听这话,也觉着不能再继续打马虎眼了,“郗芮兄,其实我们不需要向任何办法,只需要按照郗称刚刚说出的办法就能成事。一方面派人前往秦国与重耳接触,就说我们愿意作为内应迎接重耳回国,我想你是当今晋国的宰相,只要你同意迎接重耳回国,才能够真正代表晋国的意志,重耳一定会答应的。二是给当今君上寻找一个退路,要求重耳上台之后,给当今君上一个退路,封一座城池给当今君上作为封邑,我想这样的条件重耳也一定会答应的。”

    听完,吕省的话,郗芮高兴道:“你说的对,就这么办,如此一来既给晋国找到了退路,也给国君找好了退路,如此两全其美的办法,君上一定会答应的,我这就进宫向君上禀明此事。”

    “哼哼,君上是不会答应的。他还在国君的位置上没有坐热,怎会主动离开呢?”吕省半笑不笑的说道。

    郗芮一听愣住了,转身对郗称道:“我听说你同狐偃的关系尚可,就麻烦你前往秦国跟狐偃说说我们的想法。”

    郗芮本想让吕省出使秦国,但他心里很清楚,吕省是不会去的,只好派自己的亲弟弟前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