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84.第384章 秦国的谋略(四)

    人生的命运不可测。

    中国古代女人的命运更是不可测。

    才十几岁的秦国公主简壁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命运就这样再一次与晋国挂上了关系,先是嫁给了自己的三舅的儿子,她的表哥晋国太子圉;不到一年后又嫁给了他的二舅,六十多岁的晋国公子重耳。

    命运对这个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

    但这都是为了秦国,也为了自己。

    当秦国公主简壁听到秦国要将自己嫁给舅父时哭了,顿时觉着天要塌下来了,她不知道秦国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这时她的母亲秦国君夫人穆姬来到女儿的居住的宫殿。

    “娘---,君父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有违人伦纲常吗?”见到母亲后,简壁哭喊着说道。

    “他知道,但是他必须这么做;为娘也知道,但为娘也必须这么做。”母亲穆姬冷冷的说道。从母亲的话里,简壁已经知道,将她嫁给舅父这事情母亲是知道,更是同意的;也许这秦宫之中许多人都知道,唯一不知道就是当事人自己。

    简壁抹了一把泪,抬起头望着母亲,“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是秦国的公主,秦国的公主却被晋国的太子抛弃,为了你今后的生活,也为了秦国尊严,你只有嫁给晋国的君主,这样才能够对得起秦国的尊严和你父亲的颜面;唯有这样,也才能够挽回你自己的颜面何尊严。”穆姬狠狠的说道。

    “可是,可是我的幸福在哪里?我不愿意……”简壁痛苦的对母亲说道。

    但是这一次她错了,平日里非常和善的母亲这一次却犹如铁石般坚定的说道:“你的幸福?你的幸福建立在国家的幸福的基础上,当一个国家丢尽颜面的时候,你作为秦国的公主还有何幸福可言?孩子清醒清醒吧!你好好想想,你作为秦国的公主竟然被人抛弃,这是何等丢人的事情,如果你不嫁给重耳,你再好好想想你会嫁给什么样的人,富家子弟、王公贵胄、还是平民子弟?这些人能够与晋国的国君相提并论吗?你现在觉着嫁给舅父有些难为情,但当你作为一国的君夫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今天的选择是何等的正确。”

    简壁惊呆了,母亲不用质疑的口气,让简壁清醒的认识到,这是一场早就谋划好的策略,她嫁给重耳已成定局,根本不可动摇。

    最后,母亲穆姬命令性的说道:“你必须嫁给重耳,这不容商议,准备准备,三日后秦国将给你与重耳举办大婚。”说罢,母亲走出女儿的居住的宫殿。

    简壁的泪水干了,她抬起头望着大郑宫外的辽源的天空,一只鸟儿从宫外的飞过,留下一声快乐的鸣叫。

    三天后,晋国公子重耳与秦国公主简壁在秦国王宫举行大婚,这一次的婚礼举办的比上次更加隆重;除了秦国的简壁公主嫁给重耳之外,秦国还从公室中选出了四个女子一起嫁给重耳,算是作为对重耳的一种补偿。

    为了显示秦国对此事的重视,秦国专门邀请周王室以及周边的国家派员参加,同时大宴宾朋三日。

    当所有的人都高高兴兴、快快乐乐、欢欢喜喜的祝贺这两人喜结良缘的时候,重耳与简壁两个当事人却没有一点喜悦之情。这桩婚姻对于重耳来说,唯一的变化就是自己的辈分降低了,由秦公任好的二舅哥变成了女婿。

    当天晚上,当六十多岁的晋国公子重耳以秦国女婿的身份走进洞房的时候,夫人简壁和另外四位陪嫁的公室女子已经将洗脸水给他打好,见重耳进来,简壁上前拜道:“妾身拜见夫君,妾身已经为夫君准备好了洗脸水,请夫君洗脸。”

    另外四位女子也跟着拜道:“妾身拜见夫君。”

    没有女人的时候,重耳是孤身一人,这有女人的时候,一下子就来了四个,这样巨大的变化让重耳一点也适应不过来,他木讷的走上前随意的洗了洗手,简壁赶紧将毛巾递过去,“夫君请擦手。”

    重耳厌恶的望了一眼,抬手将毛巾扔进水里,溅起一地的水花,端水的婢女和另外四位公室女子都吓坏了,吃惊的望着重耳和简壁。

    简壁也被重耳这无礼的举动给惊住了,她稍稍一惊,对其他人道:“你们都下去吧!”其他人见状,赶紧下去了。

    洞房里只留下了重耳与简壁二人,空气死一般寂静。

    许久,简壁说话了,“夫君,我知道你的心里很窝火,我也知道你今天的举动是有意为之,但是你可知道,你小小的一个举动已经在碰触着秦国的态度;你看看这洞房的周边,君父早就安排好了所有的眼线;你若对我不公,你还能回国吗?还能为晋国的万千百姓尽心吗?夫君,小不忍则乱大谋,有脾气还是等到你当上国君的那一天在发吧!”

    听完简壁的话,重耳吃惊的望着这间洞房,他意识到自己挣深处一种无形的包围之中。这种包围虽然无形,但却非常有力,将他死死的困住了。

    于是,重耳左右看了看,高声对简壁道:“重耳无礼,请夫人赎罪!”

    夜深了,重耳只好脱衣上床。

    窗外,一个黑影匆匆离开,向秦公的寝宫跑去。

    快快乐乐的婚礼举办完了,这一年也快要结束了,临近年末,秦公把百里奚等人请到了大郑宫。

    “爱卿,大婚已经举办,重耳回国的事情也该说一说了,不知爱卿对此事有何想法?”见到百里奚后,秦公高兴的问道,很显然对于这场婚礼,他是认可的,更是高兴的。让他赢得了颜面,也把女儿的事情算是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能不高兴吗?

    “一对新人刚刚结婚,秦晋之间就开始动刀兵,这似乎有些不妥吧!”百里奚也玩笑着对秦公说道。

    “可是重耳回国的事情也不能耽搁啊!时间一长,太子圉在晋国就会站稳脚跟,到时候再发兵攻打可就难了。”秦公担忧的说道,“相国不是说过吗,所有改变政权的方式中,宫廷政变最快,寡人想等太子圉站稳脚跟之后,再发动宫廷政变可就难了。”

    “呵呵呵,看来君上把这事放在心上了。”百里奚笑着说道,“太子圉是站不稳脚跟的,他爹夷吾在晋国经营几十年都没有站稳脚跟。太子圉一个娃娃这么短的时间能够站稳脚跟?君上放心吧,只要秦国稍稍一试,太子圉的地位立即就会土崩瓦解。”

    “稍稍一试就会让太子圉的地位土崩瓦解?”几十年了,秦公对于相国百里奚的说话方式早就掌握的一清二楚,他知道百里奚已经想出办法来了,“相国还是跟寡人明言吧,秦国将如何摧毁太子圉在晋国的地位?”

    “发兵威慑,促其垮台。”百里奚坚定的说出了八个字。

    “请相国说的再明白一点。”

    “晋公夷吾在晋国执政几十年,给晋国百姓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使得晋国朝廷和百姓对其甚为愤慨,以此类推,晋国大臣和百姓也不会对他的儿子太子圉也不会有太好的印象。此时只要秦国陈兵在秦晋边境,自然会激发起晋国国内的各种矛盾,反对太子圉的呼声也会随之而来,臣在想用不了多长时间,太子圉就会自行下台。”

    听完百里奚的分析,秦公道:“你的意思,寡人明白了,你是说让寡人在大河西岸陈兵,威慑和吓唬晋国,进而促使晋国国内的各种矛盾激发,让国内的大臣趁乱将太子圉赶走,然后秦国再出兵护送重耳回国,是不是这个意思?”

    “君上高明。”百里奚说道,说罢百里奚对秦公竖起了大拇指。

    “哈哈哈,哈哈哈---”君臣一起大笑起来,“内侍何在?”

    “奴才在---”内侍廖疾步跑来答道。

    “传寡人令,命公孙枝、丕豹、孟明视、白乙丙四位将军前来见寡人。”

    “诺---,奴才这就去传命。”内侍廖能够看得出国君和相国甚是高兴,也不由得兴奋的答道。

    不一会儿,公孙枝等四位将军快步来到秦国大殿,“臣等拜见国君,见过相国。”

    “嗯---,诸位将军请起。”随后秦公说道:“诸位将军,寡人今日请诸位来,是有要事安排。你们也知道晋国公子重耳已经来秦国有些日子了,为了秦国的公主的将来,也为了晋国能够有一个稳定国内的环境,同时为了报复太子圉对秦国的寡情薄意,寡人决定开春将派兵护送重耳回国。在送重耳回国之前,秦国需要派大军威慑晋国,促其内部发生激变,你们几个将带兵担负起威慑的作用,尔等可明白?”

    “末将明白。”公孙枝等人说道。

    “孟明视将军,寡人命你带一万精兵,屯兵在函谷关口,随时关注着晋国的动向。”

    “末将得令。”

    “丕豹将军,寡人命你带一万精兵屯兵芮城渡口,若晋国有变随时禀报寡人。”

    “末将得令。”

    “白乙丙将军,寡人命你带兵一万屯兵茅津渡口,在注视晋国的同时防备北方的戎狄活动。”

    “末将得令。”

    安排完三路大军,秦公对公孙枝将军道:“公孙枝将军,早做准备,明年开春,你将率三千兵马前往晋国绛都,护送重耳公子和简壁公主回国。”秦国公主嫁给晋国重耳之后,后被称为文赢。

    前三项是做准备,最后一项才是真正的内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