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71.第371章 流浪的重耳(五)

    “你们所商议的事情,我已经知晓。”见赵衰等人过来,齐姜平静的说道。

    “什么?你已经听到了我们刚刚商议的事情。”赵衰望着齐姜,吃惊的问道,此时,狐偃等人的眼中已经闪现出杀机。

    齐姜并没有看狐偃等人的表情,而是郑重对赵衰说道:“对,我已经完全知晓,但我决定帮助你们。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我夫君的江山社稷,才出此下策,我原谅你们了。”

    一听到夫人决定帮助他们,已经露出杀机的狐偃立即换上一副笑脸道,“这样最好不过,不过我等不明白的是,夫人为何要杀死你的贴身侍女呢?”

    “侍女?你真的以为她是我的贴身侍女吗?你错了,她的真是身份乃是齐国国君派来监视公子的密探。”齐姜指着地上已经死了的侍女说道。

    这个与自己打了多年交道的侍女竟然是齐国公室派来的密探,赵衰等人的眼睛睁大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我们一直把她当做你的贴身侍女。”

    “刚才,你们在说话的时候,她一直在偷听,为了不泄露公子的行踪,我趁其不备将她杀了。”齐姜继续说道。

    “杀了好,杀了的好。”狐毛连忙说道,“事不宜迟,我等想今夜就动手将公子运出齐国,不知夫人是否允诺。”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公子的事业,为了晋国的万千百姓着想,哪有什么允许不允许的呢?你们现在就去准备酒菜,我这就请公子起来我们一起将他灌醉。”说罢,齐姜命人将侍女的尸体拖出去埋了。

    “可是,夫人,我们走后,你将怎么办了?再说了你杀了齐国公室派来的密探,公室有岂能饶了你?”赵衰担心的说道。

    齐姜微微一笑,“这又有何妨,你们只管去做你们的大事,将来事成之后,还记着有我一臂之力,我也就欣慰了。”

    赵衰等人知道,她这话里已经有了多层意思,但事出紧急,他们来不及那么多的考虑了。

    齐姜走后没多久,赵衰、狐偃等人就带着酒和菜来到了重耳的房间,由于与夫人事先已经商议过了,这一次他们几个没有通禀就直接进来了,刚一进门狐偃就说道:“公子啊!经过你的责骂,我们几个下去也想了想,觉着是我们几个人的不对,你看看我们都老了,就别再想功名利禄的事情了,跟着公子一起在这儿好好安度晚年吧!”

    狐偃一说这话,重耳高兴了,笑着指着几个人道:“你们能这么想就好了,来来来,快坐下,我看见你们都带着酒菜来了,咱们几个今天好好饮上几樽。”

    酒准备好了,几个人事先也早就商议好了,赵衰、狐偃、介之推、狐毛几个人轮番上阵,没过多久就把重耳给灌倒了。

    见重耳晕晕乎乎的躺了下去,赵衰望了一眼狐偃,“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该行动了?”

    狐偃点头道:“今夜我们就出发,连夜赶往曹国。”春秋早期,在齐国的西边还有一个小国家名叫曹国,后被宋国所灭。

    既然狐偃已经说话了,赵衰等人只好同意,随后赵衰起身对齐姜道:“夫人,我等就此别过,您要多多保重啊!若事成,我等会亲自来临淄接你。”

    “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只是,只是……”说着,齐姜的泪水就下来了,“只是夫君醉成这个样子,你们几个大男人,要好好照顾他才是。”

    “夫人尽管放心,我等一定会好好照顾公子的。”赵衰郑重的说道。

    齐姜抹了一把泪说道,“快走吧,事不宜迟,等公子醒来就不好走了。”

    “好---”说罢,赵衰等人将重耳抬上车,离开齐国临淄。

    经过一天一夜的疯狂奔袭,第二天下午时分,载着重耳的车驾已经驶离齐国,来到齐曹边境地区。

    这个时候,睡得迷迷糊糊的重耳终于醒过来了,这一觉他睡得好香啊!还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车驾摇啊摇,终于把重耳给摇醒了。睁开眼,望着黄昏的太阳,重耳眯着眼问道:“这是哪儿呢?”

    狐偃答道:“这里是齐曹边境。”

    “什么?齐曹边境。”重耳猛地坐起身来,对狐偃等人吼道:“停下,快给我停下。”

    狐偃停下车,跳下车来。

    “你们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重耳指着赵衰等人道。

    狐偃望了一眼其他几个人,上前一步道:“公子,是我让他们灌醉你,趁机将你带出临淄的,一切都是我所为,与他们无关。”

    “你---,你个狗贼,竟敢胁迫于我。”重耳气的直哆嗦,“我---,我,我非杀了你不可。”说罢,重耳拔出佩剑,跳下车,冲过去追着狐偃砍杀。

    狐偃急了,绕着车驾来回躲闪,一边躲闪一边喊道:“你身为晋国公子,不为晋国的黎民百姓着想,就知道享受自己的小日子,还算是晋国的公室子弟吗?在你的心中还有没有晋国的江山社稷?”

    “有没有江山社稷,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何干?”重耳边追边反驳,不住的用手中的佩剑砍杀狐偃。

    “够了---”赵衰趁机一把抓住重耳拿剑的手怒吼道。重耳愣住了,木木的望着赵衰。

    赵衰放开重耳的手,跪倒在地,“公子,你身为晋国的公子,早就该知道为国为民尽心尽力,现在时机已经来到,可是你却躺在温柔乡里,不愿离开。你知道不知道,夫人为了能够让你离开齐国,专门与我等商议,这才把你灌醉亲手送出齐国的。公子,你就当是为夫人着想,也应该回到晋国继承君位啊!”说罢,赵衰跪倒在重耳的面前恳求道。

    “对啊,就当是为了夫人的一片痴情,你也应该回到晋国当上国君,然后风风光光的把夫人接到绛都,让她享受荣华富贵啊!”狐毛、介之推等人也跪倒对重耳说道。

    当重耳听到是夫人亲自将他送出齐国的时候,他愣住了,木木的望着已经远离的临淄,手中的剑掉落在地。

    众人见状,上前扶住重耳,让他上车。

    重耳厌恶的看了一眼狐偃,狠狠地说道,“此事若成,我将饶恕你;此事若不成,我将定斩不饶,食你肉寝你皮。”

    狐偃笑道:“公子息怒,如果杀了我能够成就你的一番事业,我的心愿足以。若大事不能,狐偃也不偷生,愿以死补偿公子。”

    罢了,罢了。

    重耳上车,车驾向西边的曹国驶去。

    这一走,晋国公子重耳知道齐国已经远去,临淄已经远去,他只有一路向西了,去寻求自己未知的命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