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66.第366章 夷吾之死(六)

    “驾---”

    “驾驾---”

    当明晃晃的太阳照耀在秦国大地的时候,郗缺的车驾载着晋国太子圉已经奔驰在关中大地上。

    为了赢得时间,逃出雍城的郗缺不敢怠慢,命令车夫疯狂的抽打着辕马,他们知道他们所有的时间都压在秦国公主的睡觉时间上。只要是公主睡着了,下人们是不敢擅自进屋叫醒她的;按照郗缺给的药量,秦国公主应该能够睡到中午吃饭的时候。

    利用这仅有的时间,他们能跑多远是多远,一旦公主醒来发现太子圉不见了,也就是秦国发兵追赶他们的时候。

    半天时间,他们的车驾已经跑出了将近二三百里。

    “跑了半天了,歇歇吧!再跑马也受不了。”车夫对郗缺说道。

    所有人都能看到,辕马“呼呼”的喘着粗气,确实是累了,众人只好停下歇息。

    “这是什么地方?”太子圉望着两边的山势问道。

    “这里是嵯峨山,沿着这里有两条路可以通往晋国,一条是一直向东出了函谷关就可以到达晋国的土地,再往北就是绛都;另一条路就是沿着嵯峨山向东北过了大河,一直向东也可以到达晋国绛都。不知诸位想走那一条道?”随从对秦国的山川地形甚是了解,对太子圉和郗缺说道。

    这时的太子圉已经没有主张,他望着郗缺,等候他的意见。

    “正东的道路虽好,但是距离秦国的官道较近,虽然我们逃跑起来快一些,但同样秦军追赶起来也快。臣建议还是走东北的道路最好,虽然这条路不太好走,但是路上山势崎岖,树木葱翠,即便是被人发现,我们也好躲藏。”郗缺对太子圉说道。

    太子圉想了想道:“就依你的意见,我们走东北方向的道路。”

    这一次,郗缺的选择是正确的,一路过去虽然碰到了不少经商的、讨饭的、赶集的、闲逛的等等,就是没有碰到秦国追赶的军队。两天后,太子圉一行度过大河,来到了晋国的土地上。

    晋国绛都。

    郗缺才走了几天时间,晋公夷吾终于支撑不住彻底病倒了,此刻的他静静的躺在床上,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郎中,国君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君夫人赢氏担心的问着郎中,她的身后站着晋国的文武大臣,此时也急切的望着郎中,等他的回答。

    老郎中摇摇头,“夫人见谅,请恕老朽无能,老朽看了一辈子的病,也不知道国君得的是什么病,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罢,老郎中走出了夷吾的寝宫。

    国君一天天的消瘦下去,郎中们竟然查不出病情来,这可急死了晋国的君夫人和大臣们。

    “你们不用再找郎中了,寡人的病,寡人心里清楚,这是操劳过度,心力交瘁,大限将至了。”就在君夫人与大臣们焦急万分之时,昏迷中的晋公夷吾醒了过来。

    “国君您醒了?”所有人都伸出头,惊喜的望着夷吾。

    夷吾半睁着眼睛轻声的问道,“太子圉回来了没有?”

    “按照时间,也就是这一两天到绛都。”郗芮说道。

    “哎---,也不知道郗缺能不能顺利将太子带回来?”虽然是奄奄一息,但是夷吾还是在担心着太子圉的安危,担心着晋国的未来。

    “郗缺聪明绝顶,又能言善辩,想必一定能够完成君上交代的任务。”吕省宽慰道。

    吕省说这话的时候,郗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里在想你说的倒是轻松,要是你儿子接受这么重要的任务,你不担心才怪。

    听完大臣们的话,晋公夷吾轻轻的闭上眼睛,似睡非睡。

    “君上,太子回来了,太子回来了。”

    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太子圉终于回来了。内侍的话音还没落下,太子圉在郗缺的陪同下,急步匆匆的走进了晋公夷吾的寝宫。太子圉走近寝宫的那一瞬间,只见里面站满了人。

    几年不见,太子圉黑了,也胖了,嘴上面也长出了胡须。

    “太子,你回来了,快到为父跟前来。”晋公夷吾听到太子圉回来的消息,微微的坐起身。

    太子圉拨开众人来到君父面前,跪倒在地,“孩儿姬圉拜见君父,拜见母亲。”

    “好好好,你回来就好,为父也可以放心的去了。”见到太子圉后,晋公夷吾说道。

    “君父,孩儿请求您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五年了,孩儿第一次见到您,不想听这样不祥的话语。”五年了,太子圉在秦国受到了不少的苦楚,许多的委屈,诸多的见闻,刚刚回国想给父母说一说,却不曾想,君父说给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话。

    “圉儿,为父无能,这么多年来没有治理好晋国,让你和妹妹受苦了;现在为父就要去了,把偌大的晋国交给你,望你一定要勤政爱民,重振晋国的辉煌,为父在九泉之下也就安心了。”虽然孩子一再不想听他说这要死要活的话,但是夷吾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坚持要把自己的话说完,一个国家太大了,他需要交代的事情也多,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说完的。

    听这样听罢,重重的点点头。

    随后晋公夷吾转向吕省、郗芮等大臣,“诸位爱卿,寡人把太子圉交给你们了,寡人走后,你们一定要衷心辅佐太子,让晋国重新强大起来,你等一定要切记,切记。”

    郗芮等人赶紧跪下,“君上放心,臣等一定会衷心辅佐太子,重振晋国。”

    “既然这样寡人就放心了。”说罢,晋公夷吾转过身对太子圉道:“孩子,辛苦你了,晋国这副担子重啊!”

    “君父,孩儿尚小,还不懂得治国理政,需要你的提携和帮助啊!”太子圉泪流满面的说道。

    这一次晋公夷吾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仰起头,望着外面空旷辽源的天际,轻声的说道:“晋国的列祖列宗,不孝儿夷吾给你们丢人了,但愿我走后晋国能够再次强大起来。”

    说罢,夷吾半坐的身体向一边倒去,他安静的去了。

    “君父---”太子圉放声大哭起来。

    “君上---”群臣大哭起来。

    “夫君---”君夫人赢氏默默的流下泪来。

    “国君---”晋国王宫里所有的内侍、宫女、侍卫、杂役等等都哭出了声来。

    晋公夷吾去了,永久的离开了。晋国国君姬夷吾死后谥号“晋惠公”。

    他的死标志着晋国一个时代的结束。

    晋国新的时代也即将开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