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62.第362章 夷吾之死(二)

    当夷吾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望着身边站着的大臣和妻妾们,夷吾一脸的平静,“你们来做什么?”

    “君上,你已经昏迷了一整天了,臣妾可急死了。”君夫人赢氏说道。

    夷吾厌恶的望了一眼赢氏,转过脸,“寡人现在不想见你,你下去吧。”

    赢氏气呼呼的“哼”了一声离开了,自从两个孩子在秦国为人质之后,她与夷吾的关系本来就已经很紧张了,现在她的娘家梁国又被灭了,让她与夷吾之间的矛盾更加爆发。

    见君夫人离开,其他的妻妾也自觉的出了夷吾的寝宫。

    女人们走后,夷吾的精神稍稍有所好转,对郗芮等人说道,“你们也都看到了,这些天来,寡人的心情一直不好,身心俱疲,想必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一听到国君说他自己活不了几天,郗芮赶紧劝道:“君上正值壮年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晋国需要君上,黎民需要君上,君上切不可再说出这样的话来。”

    “哎---,寡人的身体自己知道,这两年来,寡人常常觉着心慌气短,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撒手人寰。”虽然大臣们劝说,但是夷吾还是坚持说道。

    “君上,这几年来,秦国不断的东进,让我们晋国确实是伤透了脑筋,也让君上多有伤感,不过臣还是劝君上把心放宽一点,毕竟晋国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这就好比我们已经跌倒了谷底,只要前进就会上升,往后我们晋国会越走越好的。”吕省劝道。

    听完吕省的劝诫,夷吾的心稍稍有所宽慰,他知道兴许吕省说的对,晋国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接下来会越走越好的。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自己身体自己最清楚。这些年来,他为晋国的事情已经****太多的心,早就是身心俱疲、心力憔悴了。

    “你们的话,寡人也清楚,但是你们有所不知的是,这些年寡人早就为晋国的事情操碎了心,但往往是事与愿违,你们看看现在的晋国成了什么样子,丧失土地,子女为质,盟国被灭,现在就连夫人妻妾都来给寡人找事,你们说说,寡人还能保持平常心吗?寡人早就烦了,早就不想苟活在人世了。”说着夷吾竟然流下了眼泪。

    他真的很累了;

    真的很累了。

    别以为晋国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作为国君夷吾就什么都会不在乎,其实他什么都在乎,不但在乎,而且还非常在乎。

    他也想恢复祖先曾经的威风;也想让晋国在自己任上能够开疆拓土,称霸诸侯;也想让自己的子女能够风风光光、顺顺利利的继承自己的君位;也想让自己的妻妾因为嫁给自己而感到荣光;也想让自己手下的臣子们因为跟着自己成就一番事业,名垂青史。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想想而已,最终的结果却是事与愿违,事事都没有顺心而来。

    他心累了,人也累了,身体更累了。

    在表面风光的下面,他背负了太多的骂名,背负了太多的包袱,背负了太多的压力,他不想再背负下去了。

    “君上,都是臣子们无能,让君上背负着这么多的压力,请责罚臣下吧!”郗芮赶紧跪倒在地,声泪俱下,连连自责道。

    夷吾摆摆手,“你们都起来吧,晋国是寡人的晋国,今天的局面也是寡人一手造成的,与你们何干?以你们的才干如果跟着一位能干的君主,说不定早就名垂青史了。”

    臣子们起身后,不由得擦了擦眼泪。

    “寡人自知将不久于人世,唯一担心的是寡人之后晋国江山由谁来执掌,你们也知道直到现在太子还在秦国为质,谁可执掌晋国,诸位好好想想吧。”晋公夷吾说道。

    郗芮等人望着说话办事还很健康的国君经会在突然之间说出这样的话来,想了想又准备劝解国君。

    “劝诫的话就不要说了,还是跟寡人说说继承人的事情吧!”夷吾很平静的跟大臣们说道。

    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按说这人质一旦进入秦国,他人身自由的主动权可就攥在了秦国手里,要想回来可是比较困难的,除非人家秦国愿意主动将太子圉送回晋国。

    “这个?”郗芮支支吾吾的这个那个道。

    “说话被这样吞吞吐吐,有话就直接说。”

    “要想让太子圉回国,只有一种可能,除非晋国国君新丧,晋国需要国君回国继位,我们就可以前往秦国,跟他们说说。否则事情难办啊!”

    但是晋国的国君明明还在人世,说国君新丧不是在诅咒夷吾早亡吗?所以郗芮迟迟不敢说。

    郗芮说罢,众人望了一眼他,都不说话,郗芮当然也不敢再说下去。

    “这有何难,我们何不派人前往雍城,见一见秦国的君夫人,让她跟秦公说我家国君病了,请求太子圉回国探望,我想既然君夫人出面了,秦国还能不答应?”郗称说道。

    这倒是一个办法,晋公夷吾望着吕省,等他的决断。

    吕省想了想道:“君上,郗称大人的办法可行,不过还有一点我们需要注意,那就是万一秦国不答应怎么办?”

    不答应?

    要是君夫人跟秦公说了,秦国还是不答应,这可怎么办呢?

    “那依你之见我们该怎么办?”晋公夷吾又把问题交给了吕省。

    显然吕省对这个事情已经是想到了,于是胸有成竹的说道,“臣在想,明面上的要人既然存在成与不成两种可能,为何我们不直接派人偷偷潜入雍城太子圉居住的府邸,将君上患病的消息告知于他,让他自己逃回绛都。我想秦公既然能够将唯一的女儿嫁给太子圉,想必对太子圉的监视不会非常严密,逃出雍城应该不是问题。”

    “这个?”晋公夷吾吃了一惊,直接问道:“这样会不会激怒秦国?”

    “激怒秦国是肯定的,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将太子救回晋国,否则别无他法。”吕省也坚定的说道。

    要想让太子回国就要激怒秦国,晋公夷吾左右掂量之后,心一横,“既然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就试他一试,不知何人可担此任?”

    “担任这件事的人选必须是一位有胆有识的人去做。”说这话的时候,吕省望了望郗称。

    郗称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连连摆手道:“秦人对我恨之入骨,一旦被发现,我还不被人家活刮了不成。”

    晋公夷吾见状对吕省道:“他就不用去了,还是想想其他人选吧。”

    吕省笑了笑,“臣这儿有一个人可担此任。”

    “何人?”

    “郗缺。”吕省说出了又一个郗姓人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