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61.第361章 夷吾之死(一)

    晋国绛都。

    秦国在两年内连续灭了梁国和芮国,将自己的边境推至到大河西安,真正实现了秦人先祖饮马大河的目标,这令大河东岸的中原诸国,特别是晋国深感不安。

    “君上,秦国经过血战,已经于前天拿下芮城。由于芮国杀了秦国的大将韦昱,秦公下令血洗芮城,那种惨象不忍目睹啊!”宰相郗芮疾步匆匆的跑进来对夷吾说道。

    “什么?赢任好拿下了芮国,而且血洗了芮城。”夷吾听罢失望的坐在榻上,他很清楚一旦秦国拿下了芮国,过了大河可就是晋国的土地,这岂不是令晋国的安危受到了威胁。

    “对,秦国已经拿下芮国,不过芮国的国君等人在城亡之前就已经跑了,只留下宰相姬文与秦国死拼到底。”郗芮继续说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秦国这个西垂小国竟然在短短的几年时间接连消灭了关中如此多的国家,看来晋国今后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夷吾叹气道。

    郗芮也跟着叹了口气,这些年秦国与晋国之间的纠葛确实不少了,但大多数情况下是以晋国的失败而告终。

    “当下我们该当如何?”许久晋公夷吾低声问道。

    郗芮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现在他还能做什么呢?想了想郗芮说道:“要不把吕省他们叫来一起商议商议。”

    “也好。”

    不一会儿吕省、郗称等人进来了,“臣等拜见君上。”

    “嗯--,起来吧。”晋公夷吾有气无力的说道,虽然没有什么大病,但是每一次听到秦国消息,他就觉着心痛和难受,特别是当他听到秦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接连消灭梁国、芮国之后,晋公夷吾更是觉着难受不已。

    似乎这个秦公任好是上天派下来专门与自己作对的,自己在晋国接连失败,而秦国的赢任好却一次接着一次成功,夷吾觉着相对秦国的成功来说,自己治理下的晋国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现在他觉着自己真的是太无能了。

    “相国,你把情况跟大家说说。”晋公夷吾对郗芮说道。

    随后郗芮酒把秦国接连灭掉梁国和芮国的情况跟众臣说了说,听罢,大家除了叹息之外还能说些什么呢?

    “大家都说说,看看我们该怎么办?”晋公夷吾问道。

    宰相郗芮左右看了看,他确实不知道晋国下一步能做些什么,郗称就更不用说了,最后大家都望着吕省,看他能够说些什么?

    吕省想了想道,“饮马大河乃是秦国几代人的愿望,今天终于得以实现,按说秦国应该高兴才是;至于我们晋国,臣以为只要保持一个平常心就可以了,既不要为秦国的事情感到吃惊,也不应该因此就愁眉苦脸。倒是有一点我们应该时刻牢记,那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今后的晋国应该时刻对大河西岸的秦国保持高度的戒备,防止他们在不经意间对我晋国有所不利。”

    很显然吕省对于秦国的态度代表了晋国所有人的心愿和想法,想打击秦国已经变的不可能,讨好秦国晋国又做不到,那么就只有防着秦国了。只要秦国不主动与晋国发生冲突,任由他他去吧。

    听完吕省的话,晋公夷吾头望着室外,轻轻的叹了口气,“寡人是晋国的罪人啊!把好端端的一个晋国弄到了今天这个模样,还有和面目去见晋国的列祖列宗呢?”

    听着夷吾自责的话语,大臣们又转过来劝道:“君上您也莫要伤心,只要我们晋国君臣一心,总有一天我们还会找回当年称霸中原的气势。”

    晋公夷吾挨个把郗芮、吕省、郗称望了一边,随后长长的舒了口气,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寡人累了。”

    说罢晋公夷吾起身向后宫走去。

    众臣这才看见,似乎是一夜之间,年纪轻轻的夷吾一下子老了,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郗芮摇摇头带着吕省和郗称走出大殿,他们知道这些秦国的发展让这位曾经雄心勃勃的晋国国君伤透了脑筋,他已经没有往日的气势了。

    晋公夷吾回到内宫,他感到非常难受,径直向自己的寝宫走去,和衣躺在床上。

    他前脚刚躺下,君夫人赢氏后脚就跟了进来,自从梁国被灭,赢氏就一直对他没有好气。

    “君上回宫了?”

    “嗯---”夷吾半睁着眼,不想与赢氏说话。

    但赢氏却不依不饶的想跟他说话,“君上今天在朝上有没有商议过把我侄子侄女接到晋国来生活。当年秦国灭梁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说过,要晋国出兵保护梁国,结果你害怕秦国大军,不敢出兵,结果导致梁国被灭,现在我的几个侄子和侄女还落在秦国手里,你作为他们的姑父还不赶紧想点办法把他们接过来吗?说不定再过几年,秦国一不高兴,把他们杀了怎么办?”

    赢氏是梁国的公主,在梁国受到秦国威胁的时候,曾多次跟夷吾说要求晋国出兵保护梁国,但当时晋国新败,根本无力保护梁国,最终导致梁国被秦国所灭,现在君夫人赢氏又一再鼓动晋公夷吾把她的几个侄子侄女接回到晋国来生活。

    这确实给夷吾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

    夷吾的心里真的很烦啊,国家的事情,家里的事情,个人的事情,君夫人的事情,还有两个被秦国抢去做人质的孩子的事情,等等都犹如滔滔洪水一般向着自己涌来。

    他有些招架不住了。

    虽然夷吾早就有些招架不住了,但是女人就是女人,说话、发牢骚、数落、埋怨男人是她们的拿手武器,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更是如此。

    现在晋国的君夫人赢氏就正处在这个时候,短短的几年时间,晋国战败,两个孩子被秦国抢去当了人质,现在自己的母国紧接着又被秦国所灭,她的心情能好受吗?

    “你倒是说句话啊!到底要不要把我的几个侄子侄女接到晋国来?”见夷吾不说话,赢氏又继续问道。

    “不接---”

    夷吾愤怒的甩出了这两个字,随后闭上眼睛,躺下了。他不想跟赢氏解释什么,实际上,这些天来他已经跟赢氏解释的太多了,但是这个女人一旦执着起来就是没玩没了,还是坚持要把梁国的后裔接到晋国来生活;没有孩子在身边,她实在是太寂寞了,需要有亲人来陪伴。

    “我就知道,你没有这个胆量,你早就被赢任好吓坏了,根本就不敢与秦国对抗。哼---,想当年晋国是多么的强盛,你爹在世的时候,把小小的秦国打的是满地找牙,结果还没等几年,就把一个好端端的晋国弄的不成样子了,咋就不敢跟秦国对抗呢?短短的几年时间,把好端端的晋国弄的是妻离子散,连我们自己的孩子都要被人家秦国抢去了当人质,你说说你还是个男人吗?现在我自己的孩子我都不敢要了,就想把我的侄子和侄女接到接过来,你都没有这个胆量,你还是个国君吗?还是一个中原最大国家的国君吗?”

    听着女人不断的絮絮叨叨,夷吾只觉着头嗡嗡直响,血蹭蹭的涌向头。

    “你这个贱人,不要再说了---”晋公夷吾愤怒的大吼一声,晕死过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