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22.第322章 刺杀夷吾(二)

    签订了秦晋盟好的协议之后,夷吾命人驾车迅速离开河西之地,向晋国方向迅速奔去。

    他可不敢在河西之地久待,他已经知道丕豹在治理那儿,不赶紧离开,等丕豹知道了,说不定会带人来追杀自己,夷吾可不愿意把命葬在晋国人的手里。所以匆匆签订完协议,便命人很快离开河西之地,回到晋国的土地上。

    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

    在秦国关了两个月之后,晋公夷吾终于回到了自己国家的土地上,整个人都觉着兴奋异常。

    虽然已经是冬天了,晋国大地处在一片白茫茫之中,但是两个月没见的晋公夷吾也觉着异常的亲切和兴奋,左看看右望望,总觉着看不够。

    “还是自己的国家亲切啊!你看这山水多有感觉啊!以前咋就没有觉着自己的国家有这么好呢?”望着晋国的山水,晋公夷吾感慨的说道。

    吕省望望外面,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同啊,这大冬天的,所有的山水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住,哪有什么风景呢,“君上,前面就是姑射山,过了姑射山再有不到三十里就到绛都了。”

    “嗯---,寡人知道。晋国的山水寡人哪有不知道的呢?”晋公夷吾高兴的答道,虽然离开晋国有几个月的时间,对于本国的地形地貌,他还是熟记于心的。

    姑射山是吕梁山脉的一支,不是一座大山,山势也不奇骏,再普通不过的一座小山罢了,山下有条小道,直通绛都。

    冬季来临,山上早被白雪覆盖,只有山下的小道由于来往的的人员车辆较多,积雪被碾成一条又窄又小的黑色,犹如蛇一样蜿蜒而去。

    快到绛都了,夷吾的心情有些急切,他要见到自己的国家,见到亲人们,心急人也就着急了,“车夫,能不能再快点。”

    “君上,不敢再快了,下雪天,路本身就不好走,还是拿稳点的好。”没等车夫回话,同车的吕省说道。

    既然吕省都说了,晋公夷吾也就不觉着心急了,探出头望着外面的雪景,心情也放缓了。

    “嗖---”

    一枝利箭从对面的山上飞下,射在了夷吾的车厢上。“啊--”夷吾吓得赶紧将头缩会车里,“不好了---,有刺客。”

    “嗖嗖---”

    对面山上又有两支利箭射出,这一次直接向夷吾的车夫射来,车夫躲过第一箭,却被第二支箭射中了肩头。

    “驾驾---”

    被射中的车夫也意识到了敌人准备袭击国君,赶紧打马向前冲去。可是还没等他跑出几步,就看见前面有十多个人拦住了去路,“车上的人下来。”为首的一身短装打扮,提着刀对夷吾的车驾喊道。

    “你们是何人,竟敢拦国君的车驾?”车夫道。

    “哈哈哈---,我是什么人并不要紧,不过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你们这些人今天都要死了。”为首对车夫说道。

    听着外面人的说话声,晋公夷吾吓坏了,“我的天啦,我夷吾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没有死在秦国,竟然要死在自己的国家了。”见国君吓得瑟瑟发抖,吕省走出车驾,对来人说道:“各位好汉,你们到底是想要钱还是要官,说出来,我们都可以满足你们。你我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为何要取人性命?”

    为首的一愣道:“这位想必是吕省大人了,我们受人之托,今日前来取夷吾的性命,与你无关,还请离开。”

    这个人竟然认识自己?

    吕省心中暗暗吃惊,看来,这些一定是从绛都出来的;既然是绛都出来,那会是谁的手下呢?

    吕省虽然不知道来人是谁的手下,或者说是门客,但是吕省心里已经猜出七里八分了。这时,走在后面的梁由靡和步杨带着十来个卫士赶了上来。

    梁由靡走出车驾,指着前面的人道:“你们这帮狗杂碎,还不赶紧闪开,再敢磨磨蹭蹭,小心本将把你们碎尸万段。”

    “好,那我们就看看,到底是谁输谁赢?兄弟们一起上,杀掉他们。”为首的一声令下,只见从两边的山上一下冲过来四五十人。

    梁由靡傻眼了,原本以为只有对面的十来个人,谁知道山上还有他们的同伙。

    傻眼是傻眼,但是梁由靡心里也并不害怕,毕竟他也是经过大战的将领,岂能被眼前这几个小小毛贼吓怕。接过侍卫递过来的长戈,梁由靡向前一挥,“兄弟们,跟我冲---”

    说罢,梁由靡驾车向前冲去,身后的十几个护卫跟着他向前冲去。

    见梁由靡驾车向他们冲过来,来人并不慌张,而是带人向一边躲去,梁由靡的车驾很快向前冲去,就在夷吾的车驾紧跟着准备冲过的时候,为首的挥起手中的宝剑向夷吾所乘坐的车驾狠命劈去。

    “嚓---”

    一剑过去,夷吾的车厢右边立柱被削断了,车顶“哗啦”一下掉了下来,吕省见状一把将夷吾扑倒,掉下来的车顶砸在吕省的身上。

    “梁由靡将军,快来救国君---”车夫驾着车一边跑一边喊。

    见一剑没有刺死夷吾,来人又挥动宝剑向车夫刺去,车夫这一次没有那么幸运了,被来人刺在了后背上。

    “死去吧---”,刺中车夫之后,来人提起宝剑跳上车,一脚将车夫踢下车去,“夷吾,明年的今天就是祭日。”说罢,来人挥剑向夷吾劈去。

    夷吾闭上眼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等死。冰冷的雪花落在夷吾的脸上,凉凉的。

    “休伤我家国君---”

    “噗嗤---”

    夷吾睁开眼,只见来人目光呆滞的望着夷吾,手里的宝剑挥动着、挥动着,掉落在地。

    来人的身后,梁由靡的长戈已经刺进了他的后背,“就你也来刺杀国君,死去吧---”梁由靡大喝一声,持戈将来人的尸体甩出了很远。

    首领虽然被杀死,但夷吾等人想逃出去还是没那么容易,梁由靡和他的将士们,还是紧紧的被敌人围困在中间,很难脱身。已经有好几个侍卫被来人杀死了。幸好在梁由靡的拼杀下,夷吾暂时还不至于被人杀掉。

    “步杨,快过来驾车---”梁由靡一边战斗,一边对前面的步杨喊道。

    步杨听到喊声,提着剑向这边冲过来,跳上车,抓起辕马缰绳,“驾---”马车向前而去。

    “兄弟们,夷吾准备逃跑,一起上杀了他。”虽然首领被杀,但是这伙人还是不屈不挠向夷吾这边冲杀过来。

    由于夷吾乘坐的并不是战车,在刀剑的劈砍下,车厢、车辕等都被对方砍出了一道又一道的伤痕。

    天已经黑了下来,傍晚的雪花纷纷扬扬的落进夷吾的车厢里,不一会儿就有了薄薄的一层。

    今夜,可是今夜夷吾能够回到他阔别两个月的绛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