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15.第315章 重获新生

    一天之内,夷吾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魂都被吓飞了。

    此刻他正被两个狱吏押着向监狱里走去,一路上夷吾一直闭着眼睛,心中默默念叨着,“谢天谢地,终于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只有临死的人才知道活着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啊!夷吾已经不指望能够再次当上国君,现在对他来说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还能指望些什么呢?

    好吃、好喝、好的住处,他都不指望了,对于此刻的夷吾来说监狱都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呆在这儿他还能活着,在前往监狱的路上,夷吾竟然有些迫不及待想回到自己的牢房里,睡草棚、吃猪食他都愿意。

    马车刚刚驶进监狱大门,身后的一家马车紧接着就跟了进来。

    “稍等,稍等。”就在狱吏们抓着夷吾准备送他进牢房的时候,被赶上来的公子挚叫住了。

    “妈呀?难道赢任好又变卦了?秦国人不至于如此吧。”夷吾痛苦的闭上眼睛,等待死神再次降临。

    “大人有何要事?”狱吏赶紧下车来到公子挚面前。

    “晋公不用回牢房了,请随我来。”公子挚上前客气的对晋公夷吾说道。

    虽然公子挚的用词很客气,但夷吾还是吓坏了,大声喊道:“不---,我不跟你去,秦公已经答应放了我,你要带我去干什么?”

    “晋公莫慌,奉我家国君之命,带您去一个好地方。”公子挚笑着说道。

    “不---,我那儿都不去,我就要呆在牢里。”虽然晋公夷吾叫着喊着要回到牢房里去,但是狱吏才不会管你喊不喊叫,抓起他,再次送上车驾。

    说来也怪公子挚,他虽然很客气的跟夷吾说话,但在没有得知具体去处之前,夷吾还是害怕的要命。

    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秦公表面上答应姐姐放了他,但是却在背地里命人将他弄死,想到这一点,夷吾在车里大喊大叫道:“我要见姐姐,我有话要跟大姐说。”

    现在,秦国唯一能够救他的就只有大姐秦国君夫人穆姬了。

    “老实点,再喊,小心弄死你。”狱吏转过身对夷吾狠狠的说道。

    “嗯?怎么跟晋公说话呢?”走在前面的公子挚对后面的押解夷吾的狱吏道。

    不一会儿,晋公夷吾就随着公子挚来到秦国的驿馆,这里已经增添了不少的卫士。

    公子挚跳下车,来到夷吾面前道:“晋公,从今天起,您就住在这里了。”

    夷吾的心脏彻底有些受不了,“难道你不是秦公派来杀我的?”

    “哈哈哈---,我为何要杀你呢?我不是早跟你说过吗?要给你安排一个更好的住处,这儿的条件比监狱里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你还要回监狱里吗?”公子挚调侃似的跟夷吾说道。

    夷吾不敢与公子挚开玩笑,直到这时,他还不知道秦国到底想干什么,看似给自己安排了更好的住处,谁知道下一步他们的又会给自己想什么对策呢?

    见夷吾愣在那儿,公子挚道,“晋公请随我来。”

    夷吾跟着公子挚刚走出两步,跟过来的狱吏没眼色的问道:“大人,我们怎么办?”

    狱吏虽没明说,但其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确,那就是说夷吾还用不用回监狱。

    “晋公不用回监狱了,还愣在这儿干什么,回去吧!”公子挚很不客气的对两名狱吏道。

    狱吏知趣,赶紧转身上车回监狱去了。

    直到狱吏走出驿馆,夷吾紧张的心绪这才稍稍有些缓和,“大人真的不是来杀我的?”

    “晋公太客气了,叫我公子挚就行。我已经给你说过了,奉我家国君之命,重新给您安排住处。”

    夷吾当然认识公子挚,也知道他是秦公任好的兄弟,更是秦公的心腹大臣,既然他能这样说道,那就当真的吧!

    随公子挚来到为他安排好的房间,夷吾还是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再次不安的问道,“这么说秦国真的不杀我了?”

    公子挚笑道:“真的不杀了。您先好好洗漱一下,这里还给您准备了几套上好的衣裳,到时候您也换上。晚上我家宰相会来驿馆设宴为您压惊。”

    一听到晚上百里奚还要过来,夷吾者才相信秦国是真的不杀他了;于是赶紧洗漱,换好衣裳。

    等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已经是晚上了,秦国宰相百里奚在公孙枝、公子挚的陪同下来到秦国驿馆。

    “晋公,这位就是我国宰相。”公子挚介绍道。

    “下臣百里奚拜见晋公。”百里奚恭恭敬敬的拜道。

    眼前的这个瘦小老头就是大名鼎鼎的百里奚,晋公夷吾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老头实在是太平常了,清清瘦瘦、个头不高,而且背还有些驼,倒是这说话声还是蛮有穿透力的。

    “哦,您就是秦国的宰相百里奚,久仰久仰。”晋公夷吾还礼道。

    “山野之人,何谈久仰,晋公客气了,叫我百里奚就行。”百里奚回道。

    “这位是将军公孙枝。”公子挚介绍道。

    “公孙枝见过晋公。”

    “好好好,诸位请坐。”

    双方坐下之后,晋公夷吾道:“不知百里相国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晋公毕竟是晋公,官场上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一旦恢复过来,人家应付这些场面上的事情还是很在行的。

    “晋公,下臣今日前来,就是想问一下您下一步有何算?”百里奚坐定后问道。

    “我有何打算?这么说秦公不杀我了。”到现在夷吾还是晕晕乎乎,虽然他已经知道秦国不杀他了,但他还是要确认一下,只有活着的人才有打算,此时他的命还在秦国手里攥着,他能有什么打算,敢有什么打算呢?

    “公子挚,你没有把国君的意思说给晋公吗?”百里奚转过脸对公子挚问道,虽然已经知道公子挚把秦国的意思告诉了夷吾,但他还是要问一遍,进而增强夷吾的可信度。

    “说了,早就向晋公表达了秦国的意见。”公子挚说道。

    晋公夷吾见状,赶紧道:“公子挚大人了已经把秦公的意思说了,这回我只是为了确信一下,宰相大人莫要见怪。你也知道,我来秦国的这一个多月,早就被吓怕了,吓怕了。”说罢,晋公夷吾讪讪的笑道。

    “晋公,秦国一言九鼎,说过的事情绝对不会反悔,既然说了要放晋公,那绝对是不会做哪些暗地里伤人的事情。”百里奚正色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暗暗瞟了一眼,只见晋公夷吾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早就羞愧难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