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310.第310章 谁主沉浮(二)

    等待是比死亡更令人害怕的事情。

    秦国,雍城大牢。

    被俘获的晋公夷吾已经在这里关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来,惊恐、反思,后悔、无助一下子全涌上了心头。

    该怎么办呢?

    我该怎么办呢?

    难道我这一生就要在这秦国的大牢了度过了吗?或者说是下一回被人家拿出去祭旗呢?

    晋公夷吾早就吓死了,因为就在一个多月前,秦公任好准备进攻河西的时候,就已经将牢里的两名晋军将领抓出去祭天了。当时就把晋公夷吾给吓坏了,他真的害怕秦公一怒之下会将自己抓出去祭天或者祭旗。

    但是这一晃一个多月都过去了,他还没有死。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什么呢?晋公夷吾弄不明白,不过他心中的恐惧更甚。

    越往后想,晋公夷吾越发担心,于是便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发呆。

    关在旁边牢房里的步杨看出了夷吾的担心,“君上,既然秦公迟迟没有杀我们,这就说明我们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一听这话,夷吾的头立即抬了起来,满眼是生的希望望着步杨:“此话当真?照你这么说秦国还会放了我们?”现在他已经不指望能够回国重新当上国君了,只要能够活下去,这就已经很满足了,但他能够活下去吗?

    “这个我说不准,不过照我的推测来看,应该有活下去的希望,如果秦国想杀了我们,早就把我们在出征河西的时候就给拿去祭天了,为何迟迟没有呢?这就说明秦国内部还有不同的声音,有了这种声音,这也许是我们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一个多月都已经过去了,为何他们还不放我们呢?”晋公夷吾一脸的沮丧,神情又黯淡了下去。他知道秦公任好已经恨死自己了,一想到嬴任好那张威严的脸庞,夷吾就浑身发抖。

    “君上莫要担心,待我问问秦国不就明白了吗?”关在夷吾右侧的梁由靡对晋公夷吾说道。

    说罢,梁由靡紧抓住牢门狠狠的摇着,大声喊道:“你们秦国到底想干什么,要杀要剐赶紧来点痛快的,别这么折磨人好不?”

    很显然,梁由靡的喊叫声惊醒了几个看守的狱吏,正在与几个手下一起喝酒的牢头甚是生气,对手下吩咐道:“哼---,还真有个不怕死的,你们几个去收拾收拾他;这深更半夜的,叫丧呢?”

    狱吏吗,基本上都是一些没有多少文化的粗人,以暴制暴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于是两三个狱吏顺手提着皮鞭一起来到梁由靡的牢房前,打开牢门,对着梁由靡的头脸就是一顿狠抽。

    狱吏一边打一边气呼呼的吼道:“我叫你喊,叫你喊---”

    “噼啪噼啪---”皮鞭一下紧接着一下的抽在梁由靡的身上,带着枷锁的梁由靡最初还躲来躲去;可是躲过了这一鞭子,随之又被人一脚踢中肋骨。

    皮鞭加上拳脚,不一会儿,梁由靡很快就被大的皮开肉绽,也没有力气躲闪了。

    可怜的晋国将军,此时犹如死了一般,躺在牢房里,连呻吟都很虚弱。

    晋公夷吾和步杨被这场景给吓坏了,目瞪口呆,长大了嘴巴,却一句话也敢说。

    狱吏打累了,出了牢门,临走前对晋公夷吾等人道:“实话告诉你们几个,上次没有把你们拉出去祭旗,就算是便宜了你们,再敢叫喊,立即让你们上西天。”

    晋公夷吾吓得要死,躲在牢房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外面的狱吏们吃完了、喝够了,斜歪着呼呼大睡。晋公夷吾这才小声的对步杨道:“爱卿,你快想想办法啊!再这么下去就算是秦国不杀我们,寡人也会被他们吓死的。”

    不要说夷吾,就是步杨也被狱吏们这种粗鲁的行为给吓坏了,再不想办法出去,下一步是死是活,真的就难说了。

    “君上,您稍等等,让臣好好想想办法。”

    过了一会,步杨道,“君上,臣有办法了。”

    “快说---”晋公夷吾急切的道。

    步杨上前隔着栅栏,对晋公夷吾小声道,“君上,秦公的君夫人不是您的姐姐吗?你可以让人捎话给君夫人,请她在秦公跟前说说话,兴许秦公心一动就会把我们给放了。”

    “你说是让我找姐姐穆姬?”

    “嗯---”步杨点点头,“当下的秦国我们的敌人很多,能够救我们的也许就只有君夫人了。”

    “可是这个姐姐多年以来与我的关系很是一般,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往来,此时我去找人家,她会答应吗?”对于找姐姐说话这事,晋公夷吾心中是没有底气的,多年来,与姐姐穆姬关系最好的是大哥申生,此外二哥重耳也与姐姐的关系尚可,他基本上与姐姐之间没有多少话。自从姐姐远嫁秦国之后,双方更是没有了往来。现在自己落难了,就想起人家,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步杨望着眼前的国君,竟有些刮目相看的味道。一直以来夷吾都是不顾脸面的,可是今天怎么突然之间竟如此扭捏呢?看来经历点事情,人还是回成长的。

    “事已至此,君上就不要再有太多的顾忌了;再晚点我们的命就没有了。”

    性命与脸面之间,该选择哪个?夷吾心里可是很清楚该选择哪一个,“那好,我就找找这位姐姐,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想倒是想好了,如何把他的想法传给秦公君夫人可就有难度了。

    自己身陷囹圄,说个话都要看狱吏们的眼色,还想让人传话给秦国的君夫人,做梦去吧!

    “爱卿,就算我现在想把消息传出去,可该怎样才能把话捎给姐姐呢?”

    步杨明白国君的意思,想了想道:“君上,每天中午送饭的那个上了点年纪的狱吏还算和善,不如我们给他点东西,拜托他给君夫人捎个话,你看这样如何?”

    送饭的狱吏是个年龄稍长点的老者,腿还有点瘸,一脸的和善样。

    拜托他捎话给君夫人,能行吗?万一他不给捎话给君夫人,而是把他和步杨出卖了,怎么办?想到这里,晋公夷吾有些害怕。

    步杨当然能够看出国君的担忧,于是道:“君上,除此之外,我们已经没有人呢可以信奈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这样总比在这里等死要强吧!”

    晋公夷吾绝望的望着步杨,随后心一横,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夜已经很深了,不知不觉中,晋公夷吾和步杨就睡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