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87.第287章 韩原大战(十一)

    晋国绛都。

    郗芮出使梁芮,取得两国联合出兵的消息让整个晋国上下兴奋不已,晋公夷吾一高兴,连续几天开朝会商讨伐秦的具体细节。

    除了晋国朝廷之外,这种高兴之情也感染了周边的人们,一些知情的人私下里也都在议论这事。

    快要过年了,绛都街上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毕竟年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准备准备,还是应该的;给孩子买点零食,给老人准备几件像样的衣服,还有给媳妇也需要买点首饰等等。

    于是乎,往来的绛都的客商也就多了起来。

    天黑时分,从西边过来一架马车,趁着暮色进了绛都,左拐右拐之后,车子在靠近晋国王宫的一家客栈前停了下来,随后从车上跳下来一位衣着华贵的年轻人。

    “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见有人过来,店小二高兴的上前迎接道。

    “住店连同吃饭----”年轻人扔下这句话,径直朝店里走去。

    “好嘞----”店小二都是聪明人,赶紧帮着年轻人将马车赶到店后面的马厩里。

    年轻人进店之后,要了靠近店面的地方要了一间上房住下,随后放下贵重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来在客栈前面的饭店吃饭了。

    这本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一路过来又累又饿,放下东西赶紧吃饭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此后的几天时间里,年轻人并不做什么事情,每天就是呆在饭店里与店主人和小二聊天说话,要么就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慢慢吃饭,静静的听听店里的客人吃饭说话。

    时间一长,这店主人可就不能不产生怀疑了,“客官,您在我这儿住了有好多天了,整天咋就知道吃饭睡觉呢?”

    这话里明显带有质问的意思在里面,年轻人当然觉察到了,“店主是担心时间长了我不给你店钱吗?”

    “不是不是,我只是对客官的举止觉着有些奇怪,你看你住这店里最好的房间,却一不做事,二不求人,总不能整天呆在我这儿花钱吧;时间长了我都觉着不好意思。嘿嘿嘿---”店主人讨好的笑道,遇到这么一位大主顾,他当然不愿意人家一不高兴就走了。

    “哦---,原来你这是为我考虑啊,害怕我在你这儿话冤枉钱。不过我可告诉你,我们府上本就是做年货生意的。这不要到年关了吗?我来绛都就是为了打听晋国百姓每到年关都需要什么样的东西,也好为下次来的时候做些准备。”年轻人对店主说道。

    “原来这位爷是做年货生意,想必一定是大生意了。”店主一听既高兴又恭维的说道,“嘿嘿嘿,怪不得出手如此阔绰。”

    这下店主人放心了,人家在这里连吃带住,其目的就是为了打听晋国百姓过年都需要什么样的东西。怪不得整天就知道跟我们闲聊呢?原来这闲聊也带着打听啊!

    这天,一伙人走进了这家客栈。

    “唉吆喂,郗大人您怎么来了?”见到来人,店主人高兴的迎上去。来人正是晋国宰相郗芮的弟弟绛都将军郗称。

    “别废话,快去准备一个雅间,好酒好肉伺候。”郗称对店主人道,“这几天国君接连开朝会,都快把人给闷死了。”

    “好嘞----”店主人高兴的准备去了。

    国君连续开朝会?

    年轻人立即被郗称这句话给吸引住了,警惕的望了望他,之间郗称带着两个人走进了最里面的雅间。

    “这位爷的派头可真大,不知道他是谁啊?”年轻人问身边的小儿。

    “客官连这位爷都不认识啊!他可是我们晋国宰相的亲兄弟绛都将军郗称、郗大人。”小二羡慕的说道。

    “哦---,原来是郗大人,早有耳闻。”年轻人装作听说的样子道,随后指着郗称旁边的雅间对小二道,“今晚我又几个朋友要来,就把这个雅间给我留下。”

    “客官,您今天不坐角落的位置了?”这时店主人已经招呼好郗称等人跟过来对年轻人道。

    “不了,晚上要说生意上的事情,大厅里说话不方便。”年轻人对店主人道。

    “那是那是,”

    随后店主人命令小二把年轻人带进郗称隔壁的雅间,看完之后,年轻人对小二道,“出去后,把门带上。”

    “哦---,好的好的。”出了门,店小二怎么觉着今天年轻人有些怪怪的;原本一直很热情的他,突然之间变得生分了许多。

    年轻人名叫子與,根本就不是什么做年货生意的商人,而是秦国派到晋国来的探子。等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等到了有用的人来到店里,年轻人当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店小二走后,隔壁就传出了郗称很大的说话声,“哎呀呀,这几天可把我给憋坏了,国君天天开朝会商议伐秦的事情。一刻也不得闲啊。”

    “哦---,这么说伐秦的的事情已经商定了?”

    “基本上定下来了,这可是咱们国君继位之后的第一次大战,能不慎重吗?”郗称说道。

    “郗将军,不是我这人胆小,伐秦这件事我听着咋就有些玄乎了,毕竟这些年来秦国一直默默发展,而咱们晋国可是祸事连连,就是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打胜秦国了?”很显然这个说话的人也是对晋国很了解的人了。

    “没问题,这一次我们一定能够战胜秦国。”郗称很不以为然的说道,“这一次不是咱们晋国一个国家发兵攻秦,而是联合了梁瑞两国一起向秦国发难。三打一,能不胜吗?”

    “哦,原来是三打一啊!嗯---,要是这样胜利的几率可就大多了。”随后来人又问道,“不知道何时开战?”

    “我实话告诉你们,过完年就要开战了。今年秦国遭灾,等到了明年他们的粮食就要用尽,正是我们向秦国发兵的最佳时机。”郗称对另外两个人说道,不过声音越来越小。

    “这一次秦晋之间的战斗还是在河西之地开战吗?”问话的人声音也小了下来。子與站起身,耳朵紧贴着两个雅间的隔墙,仔细听着对方的每一句话。

    “嘘---,这一次不是河西之地,你们都不想想,谁都知道河西之地是秦晋交锋最厉害的地方,秦国肯定在那儿部署了重兵,河西开战不是明智之举。”

    “那将军能不能告诉我们,明年的战斗将在什么地方打响?”

    “哈哈哈---,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们,这可是重要的军事机密,说了我会被杀头的。”别看郗称一向嘻嘻哈哈,关键时刻,他才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在吃饭的时候说出来。

    “咯吱”一声,雅间的门被人推开了,正在聚精会神偷听的子與吓得脸色煞白,吃惊的望着门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