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80.第280章 韩原大战(四)

    仗还没打,吕省就尽说这些丧气的话,晋公夷吾能不生气吗?他已经受够了,就想趁着秦国受灾的机会向秦国发动进攻,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在乎什么背信弃义,不在乎什么仁义道德,不在乎别人背后说自己什么了。

    反正自从在晋国继承君位以来,夷吾的名声就没有好过。

    再多一次又有什么呢?

    现在他已经决定了,趁着秦国遭灾的机会,想秦国发动进攻;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将秦使赶走的事情了。既然晋国都准备向秦国发动战斗了,那秦国的使臣公子挚也就没有必要呆在晋国了。

    “郗芮,既然我们已经做好了向秦国战斗的准备,至于这个秦使吗。你就看看把他给打发了。”晋公夷吾对郗芮说道。

    “诺---,臣下去即刻就办。”郗芮答道。

    这些年,晋公夷吾不要自己的脸面,经常言而无信,这样一来,也把郗芮给弄得是左右为难。这不,秦使公子挚该怎么打发走,又该怎样向他说呢?

    要知道公子挚可是郗芮在秦国关系最好的一位大臣,这话要当着人家的面说出来,还真有些难以出口。

    于是在忐忑中,郗芮来到晋国驿馆。

    “公子啊公子,让你久等了,在下的罪过啊!”见到公子挚,郗芮连连赔罪道。

    “没什么,只要晋国能够借粮给秦国,公子挚就是再多等几天也没有关系。”向晋国借粮这个主意既然是公子挚提出来的,他也就应该为此付出等待的代价。

    听完这话,郗芮讪讪的笑着。

    “不知道晋国是否答应借粮给秦国。”这才是公子挚最关心的事情。

    “这个吗?”郗芮面露难色,“实在不好意思啊!你也知道晋国去年遭受到了非常大的灾难,实在是没有多少余粮啊!”

    这话明显就是在推脱了,公子挚岂能听不出来,但是他已经在国君与相国面前夸下海口,总得有点什么吧,于是道:“虽然晋国去年的收成不好,可是今年晋国的收成很好啊!拿出十万担粮食应该不成问题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也知道晋国的事情真的很难办,君臣之间、公室之间等等各类矛盾,要办成一件事真的很难;请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郗芮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说道。

    望着郗芮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公子挚就知道自己这一趟是白来了,“哎---,这些年公子挚跑了多少国家,都未曾遇到过困难。看来这一次,我这张脸算是丢尽了。罢了罢了,我也不为难你了,麻烦你跟晋公通禀一下,看我何时能够觐见?”

    公子挚想,既然你郗芮做不了主,我也就不为难你了,还是跟晋公夷吾说话。

    但是公子挚又错了,人家郗芮根本就不想让他见国君,“公子挚大人,我看你也就没有必要见国君了,我来也就把晋国的意思给代表了,还请公子见谅啊!”

    “这么说不给秦国借粮是你的意思了?”公子挚吃惊的望着郗芮。

    “不不不----,不给秦国借粮绝对不是我的意思;我还是一直记着秦国的好。”郗芮连连摆手道。

    “那你说不给秦国借粮是谁的意思?”公子挚咄咄逼人的问道。

    “嘿嘿---,这个公子就不要问了?”郗芮讨好的说道。

    “这么说是晋公的意思了?”公子挚疑惑道,“哦---,我明白了,明白了;好了,你的意思我已经知晓,明日我将返回秦国,不再打扰诸位了。”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那我们就此别过。”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郗芮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待下去了。

    在离开驿馆的路上,郗芮狠狠的对自己斥责道:“郗芮啊郗芮,你咋就不像一个国家的宰相呢,你看看人家秦国宰相百里奚,一个老头咋能有那样好的派头呢?你郗芮也是一个大国的宰相,咋就没有一点宰相的架子呢?见到秦国一个小小的使臣都要给人家赔笑,丢人啊!”

    把一个大国的宰相当到了这份上,郗芮都觉着自己真的很窝囊。

    秦都雍城。

    借粮无果的公子挚终于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在秦国大郑宫见到了秦公任好和相国百里奚,“君上、相国,这一次我没有借道粮食。”

    听完公子挚的话,秦公任好望了一眼身边的相国笑了:“相国你真是料事如神啊!看来我们这位外交家,也有失算的时候啊!”

    很显然秦公任好和宰相百里奚并没有对公子挚的这趟差事抱有太大的希望。

    公子挚望了一眼百里奚,“这么说相国大人早就知道我这一趟差事注定要失败了?”

    “因为我们很清楚我们的对手啊!”百里奚说道,“我们与夷吾打交道的这些年,他何曾信守过诺言,又何曾真正对秦国友好过;说不定此刻的夷吾已经做好进攻秦国的准备。”

    “不可能吧,他夷吾不给秦国借粮就罢了,还要出兵进攻秦国,如此做派,太没有人性了吧。”听罢公子挚惊呼道。

    “哼哼---,夷吾这等小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秦公任好不屑的说道。

    “既然相国知道夷吾会这样做,为何还要同意我前往晋国借粮的建议呢?”公子挚不解道。

    “因为你已经提出来了,我不好驳你的面子啊!不然你又要说我对你有意见了。”百里奚笑着对公子挚道。

    公子挚虽是秦国的公室子弟,但是对于百里奚这位长者还是很尊敬的,也知道老头肯定不会是因为怕驳了自己的面子那么简单,于是坏笑道:“怕不是因为驳了我的面子这么简单了,相国肯定还有更深一层的谋划吧!”

    “哈哈哈----”百里奚笑了,“看来公子挚也历练出来了。我之所以答应你前往晋国实际上就是要把秦国遭灾这件事告诉晋国,同时也是为了试探晋国对秦国的真实态度。一直以来,为了河西之地秦晋之间的争斗不断,现在到了该解决的时候。我想夷吾在得知秦国遭灾之后,一定会趁机向秦国发动进攻,以挽回自己在与秦国交往过程中失去的面子。只要他敢向秦国发动战事,也就是我们夺回河西之地的时候。诸位等着吧,不出三个月,晋国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晋国若真敢如此,夷吾的小人模样将会暴露无遗。”公子挚狠狠的说道:“怪不得我这次前往晋国,连夷吾的面都没有见到。原来这家伙已经开始谋划进攻秦国了。君上,若真是这样,秦国一定不要轻饶了这个小人。”

    听罢公子挚的话,秦公任好道,“我们的相国大人早就为秦国谋划好了,单等夷吾发兵来进攻我们,到那时新账旧账一起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