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71.第271章 由余奔戎(一)

    绛都府衙。

    “哎---,现在绛都的流民越来越多,该怎么安置这些人呢?”绛都大夫姬郗望着炽烈的阳光长吁短叹,

    随着旱情的推移,许多外地的饥民源源不断的向晋国都城涌来,希望能够在都城找到吃的喝的,但现实始终残酷的,其他地方没有吃的喝的,绛都也没有;不但如此,晋公夷吾面对如此多的饥民进入都城周边,为了防止他们聚众闹事,下严令,不许饥民进入城中。

    饥民们不得不呆在城外,等待国家救济;但是旱灾是全国的旱灾,不是谁一家的旱灾。都城也没有更多的食物救济他们。

    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饥民虽然不断的涌来,也在不断的饿死、渴死、病死在绛都周边。

    面对如此困境,作为绛都的主政者,绛都大夫姬郗能安稳吗?

    “父亲是不是应该在城外搭建几座粥棚,做些稀粥,散发给百姓,这样最少不至于让百姓饿死在绛都周边。”儿子由余看出了父亲的担忧,于是说道。

    “哎---,不是为父没有想到这些,只是绛都的官仓里也没有粮食啊!现在的绛都百姓都是在靠自家的余粮度日,哪里还有粮食接济这些饥民呢?若再不等到粮食,绛都自己的百姓都活不下去了。”姬郗对儿子说道。

    为官这么多年来,姬郗一直是勤勤恳恳,勤政爱民,深受绛都百姓的爱戴;在晋国,他的官声政声还是很不错的。但是今年面对如此多的饥民涌向绛都,他也是难住了。

    见父亲如此为难,由余劝道:“父亲不必焦虑,国君不是已经派人前往秦国借粮了吗;等到粮食一到,我们就在绛都周边搭建粥棚,接济百姓。”

    “可是为父每天看着都有百姓因为饥饿而死去,于心不忍啊!”姬郗叹道,今年以来,为了能够省出一点食物给那些更需要的百姓,姬郗每天只吃一顿饭,他本人早就饿的面黄肌瘦了。

    就在这时手下进来了,大惊失色的对姬郗道:“大人,大事不好了。”能够看得出,手下已经惊得脸上失去了血色。

    “切莫惊慌,慢慢道来。”姬郗度手下安慰道。

    “小的刚刚听说绛都城外暴民闹事,抢夺粮车,引发骚乱;郗芮大人下令射杀,已经有上百人在暴乱中被杀死了。”

    “什么?暴民暴乱?绛都周边到处是饥民,那里来的暴民?”姬郗对饥民的这种称呼甚是不满。

    “对---,暴民就是饥民,郗芮大人从秦国运粮回绛都的路上被饥民围困,一怒之下命令军队射杀饥民,上百人都被杀死了。”

    “射杀如此多的饥民,难道国君能够容忍?还不治他的罪?”姬郗听罢质问道。

    “国君非但没有治他的罪,反而升他为晋国宰相,郗芮大人当上宰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国君治老爷您的罪。”

    “治我的罪?为什么啊?”姬郗不解的问道。

    这一下,姬郗与由余都愣住了,郗芮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父亲的罪,由余吃惊的望着手下,“这是为何啊?”

    “具体原因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暴民,不不,是饥民抢夺粮食,老爷作为绛都的地方官难脱干系,有失职之嫌,所以郗芮大人要求国君治老爷的罪。”

    姬郗总算是明白了,饥民肯定是看到运粮车辆经过绛都周边,请求郗芮发放粮食引发了争执,这才使得郗芮对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痛下毒手。

    “好恶毒的手段啊!”姬郗叹道,“面对手无寸铁的百姓竟然要痛下杀手,何止如此呢?”

    “父亲,你在说谁?”

    “还能有谁?郗芮这样心狠手辣、心肠歹毒的人在晋国当上宰相,晋国还能安宁吗?”

    当下的情况已经不容许姬郗想太多了,郗芮一旦上台,晋国肯定会有更多的不公平事件发生,姬郗当下只需要逃走,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路了。

    “父亲,那我们赶紧跑吧,再晚点,侍卫可就要来捉拿您了。”由余劝道。

    姬郗摇摇头,“我哪儿也不走,死了这么多的百姓,总得有人来承担责任,既然朝廷不愿意让郗芮承担罪责,那就让为父来承担好了。”

    “可父亲你有没有想过,郗芮上台,晋国今后还会有更多不公平的事情出现,您一个人能够承担的过来吗?”

    “就算承担不过来,我也要承担我的失职之责,死了这么多的百姓,晋国的官员难道就没有人出来为他们担点责任吗?”姬郗已经保定了要为死难的百姓担责了。

    望着儿子由余期待的眼神,姬郗道:“孩子,你赶紧走吧,带着你母亲离开晋国,去翟国找重耳公子,我观重耳公子是个宽厚仁慈之人,跟着他定不负我们姬氏这一生的英名。”

    “父亲,您为了这样的昏君佞臣不值得啊!”由余跪下来求着给父亲说道。

    “我不为他们,只为晋国死难的百姓,你快走,不要让佞臣危害道你们,快----”

    由余“咚咚咚--”对着父亲连连磕了三个头,“父亲保重---”

    “快去----”

    由余起身望了父亲一眼,向署衙外跑去,刚走出署衙大门,远远就看见内侍带着宫里的侍卫向绛都署衙而来。

    “咣当----”一声,署衙的门再次被打开,内侍带着几名王宫侍卫走了进来。

    “姬郗接诏----”

    姬郗赶紧跪倒,静静的等候命运的判决。

    内侍打开国君的诏令,朗声道:“姬郗身为绛都大夫,对于绛都周边暴民疏于管理,以至于发生暴民抢粮事件,现将姬郗革职查办,即刻押往大牢。”

    就在内侍的嘴一张一合之间,绛都大夫姬郗的命运就这样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刚才还在想着如何安置绛都周边的饥民,这转眼之间,自己就成了被安置的对象,只不过是被安置在了牢房里。

    内侍宣完诏,上前问了姬郗一句,“姬郗大夫,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吗?没事的话就跟奴才走吧!”

    姬郗起身依依不舍的望着自己一生为之奋斗的署衙,“只可惜我这一生再不能为晋国百姓尽心力了,死了那么多人,就让我来承担这个罪责吧。”

    随后,姬郗在两名侍卫的押解下。

    上车走了---

    他本是王室后裔,一生都想为国家、为黎民尽心办事;可是终了终了,竟然会因为失职而身陷牢狱。

    命运真的跟他开了一个大玩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