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69.第269章 泛舟之役(三)

    “嗖嗖嗖---”

    “嗖嗖嗖---”

    一通乱射之后,冲在前面的几个饥民很快被射死在自己的弓箭之下。

    饥民毕竟是百姓,他们毕竟不像那些久经沙场的将士们勇猛无畏,面对官军的射杀,很快便愣在了郗芮的军队面前。

    “速速后退,再敢向前一步,本大人便命令军队将你们统统射杀。“郗芮见百姓们被吓住之后,对前面的饥民吼道。

    前进会被官军杀死,后退就会饿死,横竖都是一个死,“冲过去,不然我们都会被饿死。”不知说在中间喊了一声,饥民再次鼓起勇气向着官军的戈矛冲过来。

    “射----,将这些暴民统统射死。”郗芮站在战车上命令道。

    “嗖嗖嗖---”

    “嗖嗖嗖---”

    又是一通射击,又有许多饥民被射杀在官军面前,但是这一次饥民没有后退,还有更多的饥民向前冲过来。已经有几个人冲进了郗芮的队伍里。

    “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嚓--”“嚓--”“嚓--”

    手无寸铁,而且已经饿得皮包骨头的百姓那里是官军的对手,在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很快死在了郗芮的战车之下。

    不一会儿就有近百人被自己的官军所杀。

    这一下饥民终于认识到,官军对自己人下手了,要彻底将自己人杀死,刚才还无所谓的百姓们吓得赶紧向后退去。

    “哼哼,想跑,没那么容易。来人,给我将几个闹事的暴民抓起来。”

    “诺---”

    什长带着自己手下的将士冲上前将刚才替百姓说话的按个年轻人抓了起来,另外还抓了几个跑在后面的百姓。

    眼看着自己的家人被抓,跑在前面的亲人不跑了,他们哭着喊着过来求郗芮放了自己的亲人,“大人,我们什么都没干,为何要抓他啊!”

    “快快滚开,不然连你一起抓。”什长对过来的百姓吼道。

    百姓就是百姓,他们真的不是暴民,在官军的威胁下,畏畏缩缩又依依不舍,眼看着家人被郗芮的手下抓走。

    地上遍是百姓们的尸体,在炽烈阳光的照耀下,招惹了不少的苍蝇,“快走----”郗芮捂着鼻子,带着将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晋国大殿。

    “启禀君上,臣郗芮已经向秦国借粮食十万担,现在已经全部运至绛都官仓,有了这些粮食,足以帮助晋国今年的危机。”郗芮喜形于色的向国君禀报道。

    “爱卿劳苦功高,辛苦了,经过这件事情,足以说明爱卿乃是晋国的第一大功臣。”郗芮能够帮助晋公夷吾解决了眼下的危机,夷吾岂能不高兴呢。

    有了粮食,就等于救了百姓,有了百姓,这才能有晋国啊!也就是说经过这次事件,就等于是郗芮救了晋国,晋公夷吾岂能不感谢郗芮。

    “郗芮听诏,寡人封你为晋国的宰相,望你不要辜负了寡人的厚望。”晋公夷吾高兴的册封道。

    幸福来得真是太快了,让郗芮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这这?”郗芮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郗芮大人赶紧接招谢恩啊?”内侍在一边提醒道。

    谁知还没等郗芮接招谢恩,却只见虢射出列了。

    “臣请君上收回成命。”虢射道。

    嗯?

    所有的大臣都转过头看着虢射,不知道他为何要在这个关键时刻出面阻止此事?虽然大臣们对郗芮一些做法甚是生气,但是面对他为晋国所所做的贡献却又不得不佩服这个人在关键时候,还是能够起到作用。所以当晋公夷吾任命郗芮为相国的时候,其他大臣也都默认了,谁知此时虢射却出来阻止此事。

    “爱卿,这是为何?”晋公夷吾吃惊的望着虢射道,“郗芮为晋国所做的一切难道不值得当相国吗?”

    “自君上继位以来,郗芮为晋国所做的一切,臣都自然是看在眼里,也记在了心里,但是他却不能当相国。”虢射说道。

    “为何?”

    “因为郗芮没有爱人之心,一个没有爱人之心的人了是不能当晋国宰相的。”随后虢射道:“在押运粮食回绛都的路上,郗芮屠杀了数十条百姓的性命,所以臣以为他不能当宰相。”

    竟有这样的事情?晋公夷吾望着郗芮道:“爱卿可有此事?”

    “有---,在回绛都的路上,上千名暴民追赶押运粮食的车队,而且抢粮伤人,臣不得已这才命令军队当机立断斩杀了几个闹事的暴民,同时还抓了几个带头闹事的头领,请君上处理;君上事出紧急,来不及请命,但面对当时情况,若不如此,借来的粮食就无法运进绛都。”很显然,郗芮根本就没把这事当回事情。

    晋公夷吾听罢,“竟有这样的事情?寡人怎不知道?”

    郗芮一笑道:“臣刚刚回到绛都,还没来得及向君上禀报,”

    听完郗芮的禀报,晋公夷吾高兴的说道:“好---,寡人以为爱卿这事情处理的好。暴民闹事本就应该当机立断,若不及时处理就会酿成大祸,一旦粮食被抢,将会给晋国埋下祸端。”

    “这、这、这?”虢射没有想到,作为一国之君的夷吾竟然会对事情有如此的看法,“君上,爱人本是为政者的首要素质,晋国历任的宰相士蒍、荀息等等无一不是宽厚仁慈的长者,若郗芮这样的人当上晋国的宰相,岂不让百姓寒心,让群臣失望。”

    “百姓寒心?群臣失望?哼哼---,要是百姓们知道从秦国借来的粮食被抢,才会失望;若郗芮不能为晋国借来粮食才会让群臣失望。你看看下面的群臣,那个对郗芮失望了,你再想想周围那些等待粮食的百姓,那个又不是对郗爱卿感恩戴德。”晋公夷吾对虢射说道,“好了,此时就这么定了。”

    既然国君已经做了决断,虢射还能说些什么呢?

    于是,郗芮走进大殿的中央,跪倒在地:“臣郗芮谢君上的信任,臣当尽忠尽职,以报君上的厚爱。”

    晋公夷吾望着郗芮,对于这位颇有争议的臣子,他是很喜欢的,虽然这个人做事有那么一点点狠毒,有那么一点点不尽人意,还有那么一点点不讲信义。

    但是就是这样的人才能为晋国办成事,只要能为晋国办成事,也就是为我自己办事,这种人夷吾认了。

    “爱卿,现在你已经是晋国宰相了,那你就说说这粮食该如何分配,另外晋国当下的危机将如何解决?”对于郗芮,晋公夷吾还是蛮信任的,也相信郗芮有解决当下危机的能力。

    “臣以为,有了粮食什么事情也就好解决了,首先应该派人前往各地好好盘查一下,看看各地的受灾情况,随后根据各地的受灾情况再把粮食按照需要分配下去。”

    “嗯--,爱就依爱卿所言,安排使者前往各地查看受灾情况。”

    “其二,应该就绛都城外的抢粮事件展开调查,严惩肇事者的同时,还应该追查绛都大夫的责任。如此多的暴民盘踞在都城周边,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以至于暴民闹事,差点酿成大祸,臣建议严惩绛都大夫,以儆效尤。”郗芮严厉的说道。

    “胡闹---”

    一听说还要追查绛都大夫的责任,虢射又坐不住了,出列道:“君上,今年以来,天下大旱,百姓们缺衣少食,不向国都来求援,他们还能去什么地方,臣以为绛都大夫没有责任,恳请君上宽恕。”

    “爱卿错矣,如此大的事情,绛都大夫能没有一点责任吗?寡人也以为应该处理绛都大夫,对于这样不负责任的大臣留他何用?”

    “哎---”虢射一声叹息,看来又有人要遭殃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