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59.第259章 营救丕豹(二)

    秦使冷至刚刚进入丕府没过多久,郗芮就赶到了丕府。

    “兄长你来了!”见兄长到来,守将郗称上前问候道。

    郗芮跳下车,“今日情况如何?”

    “从早上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进出,就在刚才秦使冷至进府去了。”

    “哦--,冷至进府了?”郗芮当然知道冷至已经给国君打过招呼的事情,但他对于秦使在这个时候进入丕府还是有所怀疑。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是晋国准备处死丕郑父一家的时候,而在这个关键时刻,秦使突然提出要进入丕府,怕不是叙旧那样简单吧!

    “秦使说他已经向国君禀报过了,所以我没敢太多阻难。”郗称继续道。

    “他确实向国君禀报过,不过这更加令人怀疑。有什么样的重要事情,非要向国君禀报呢?难道就是为了叙旧那样简单?兄弟好好想想吧,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绝不会像他说的那样简单。”郗芮对郗称道。

    “恕弟愚钝,真猜不出秦使进府有何意图,我想秦使再蠢也不至于想把丕府的人救出来吧。”郗称想了想说道,在他看来秦使也就是进府叙叙旧,想做点其他事情,绝对没门。

    “既然想不出来,那就睁大眼睛好好盯着里面,以免走漏了敌人。”郗芮留下这句话上车走了。

    郗称望着丕府,天都快要黑了,里面的人怎么还没有出来呢?

    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呢?

    此时秦使冷至正在与丕郑父父子商议如何出府的事情。

    “下臣刚进来的时候,发现晋军已经将你府围得水泄不通,如果不趁着现在出府,往后恐怕会更难。”冷至对丕郑父说道。

    “这个我也知道,以秦使之见,这该如何是好?”丕郑父问道。

    “其实,要想出去也并不难。”冷至压低声音对丕郑父说道。

    “如何出去?”

    冷至左右看了看,“在我来晋国之前,我家相国曾给我教过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丕豹公子装扮成我的车夫,随我一同离开丕府。”

    “这样行吗?”丕郑父望着儿子,他不知道冷至的车夫到底张什么样子,可是,万一丕豹被敌人发现该怎么办?

    冷至看出了丕郑父的担心,“大人尽管放心,现在天色已晚,若不是非常熟悉,一般不会被发现。话又说回来郗称带领的晋军,能够认识公子的人也并不多。到时候,公子只需坐在车前,低头赶车,我想郗称也不敢太多阻难。”

    “可是,即便是出了府门,又该如何离开绛都呢?”

    冷至看了看外面的,“现在距离关闭城门还有多长时间?”

    “最多一个时辰吧。“

    我的妈呀!还有一个时辰城门就要关闭了,时不我待啊!冷至惊呼道:“大人,快快让公子换上我车夫的衣服,随我出府,再晚一会城门可就要关闭了。”

    “这?”丕郑父望着儿子,“豹儿,我看你就按照秦使的办法出去。”

    “父亲,还是您跟随秦使出去吧,儿不能为了自己苟活人世,落下不孝的恶名。”丕豹对父亲说道。

    “胡扯--,速速随秦使出府,你若不活在人世上,才是对丕氏最大的不孝。”

    “好了,丕公子速速换上车夫的衣服,随我出府。”这时冷至的车夫已经来到大厅,将自己的衣服换下来,交给丕豹。

    丕豹无奈只好换上车夫的衣服,驾着秦使的车驾向府门而来。

    “停----”车驾刚走到府门口,郗称便上前拦住了。

    春秋时期的车驾是不带车篷的,一般情况下,车夫坐前面,主人从后面上车,坐在左侧或者右侧的车厢里。

    见郗称再次拦住车驾,冷至面露不悦道:“郗称将军难道还要检查?”

    “嘿嘿嘿---,秦使莫要见怪,末将也是奉命行事,例行检查而已。”说罢,郗称命人将秦使的车驾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就连车厢也敲打了几下,确信只有秦使和车夫两个人。

    “还有问题吗?”秦使冷至问道,“可以走了吗?”

    确实只有两个人,除了秦使之外就是车夫,郗称看了看秦使,再看看车夫,疑惑的问道,“这是你的车夫吗?”刚才进府的时候,只知道与秦使说话,并没有注意到车夫的长相,此时郗称似乎觉着这个车夫有点不一样,一般的车夫长得都不是很高大,这个车夫虽然坐着,但他能够感觉到,这个车夫的个头应该不低。

    “你说呢?将军在怀疑我的车夫,还是在怀疑下臣,要不把下臣也抓起来上上下下的搜一遍如何?”冷至不客气的对郗称说道。

    “嘿嘿嘿--,那能呢?放行---”郗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得到郗称的允许,“驾---”丕豹驾着车向绛都西门方向而去。

    望着冷至离去的方向,郗称总觉着有那么一点点不放心,到底是为什么不放心,他也说不出来,“你们有没有觉着这位秦使有没有与此前不同的地方?”

    手下答道:“秦使还是那个秦使,只是他的车夫好像长高了。”

    “什么?你说他的车夫好像长高了?”郗称吃惊的问道,“长高了还能是刚才的车夫吗?肯定是换人了。”

    经郗称这么一问,手下觉着自己可能是失言了,赶紧说道:“小的也没看太清楚,不过秦人的个头都高,也许是小的看走眼了吧。”

    “胡说,我也觉着这个车夫有些不同以往,难道是丕府的人办成秦使的车夫出门了?”郗称突然意识道:“左右何在,随我进入丕府,把丕郑父的家人一个一个的给我对上一遍,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

    “诺---”

    出了府门,冷至不敢怠慢,命丕豹驾车急速向城门方向疾驰而去,再晚一会,绛都的城门可就要关闭了。

    还没等冷至的车驾驶到城门跟前,守城的将士已经准备关闭城门了,两个士兵证推着厚重的城门,发出“咯吱”的声音。

    “将士们稍等--”冷至疾驰过来,对守城的将士喊道,正在关闭城门的将士稍稍一愣,望着他们的带队将士。

    “奉晋国国君之命,秦使准备离开。”来到守城将士跟前,冷至对守城将领说道。

    “可有文书?”守城将士说道。

    “有,当然有啊!”冷至正准备从怀里拿出文书。

    “休要放走秦使--”只见身后几架马车疾驰而来,绛都将军郗称带人追上来了,边追边喊。

    事出紧急,还需要那文书吗?冷至猛的从腰间拔出佩剑,还没等守城的将士反应过来,一剑劈在了他的头上,“啊----”守城将士应声摇摇晃晃的倒下去。

    “快冲出城去---”冷至对丕豹喊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