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57.第257章 秦有阴谋

    直到秦使冷至走出晋国大殿,晋公夷吾这下终于爆发了,“什么东西,竟然敢在晋国大殿上威胁寡人,你们说说当今天下还有没有如此狂妄的使臣没?寡人真想直接把他给杀了,看看今后谁还敢对寡人不敬。”

    殿下一派寂静,没有一个大臣来接晋公夷吾的话。

    “你们都说话啊!怎么都不说话了。”晋公夷吾厉声问道。

    这时虢射出列道:“君上,愤怒从来都要以实力作为后盾的,此时的晋国国力未稳,民心军心思定,跟本不具有与秦国作战的实力,还请君上稍待几年,等晋国具有与秦国战斗的实力之后,再战斗不迟。”

    这话说的晋公夷吾更没有信心与秦国战斗,“照你这话,晋国只有与秦国选择商谈了?”

    “秦国能够主动提出商谈,这就说明此时秦国还不打算把晋国逼上绝路,这对于晋国来说当然是好事了;臣赞成君上重新派人前往秦国商谈。”虢射说道。

    虢射这话实际上还是给晋公夷吾找台阶下吗,夷吾岂能听不出来,于是对吕省道:“吕爱卿,刚才秦使在的时候,寡人看你好像有话要说,现在不妨说出来。”

    吕省看了看殿下的晋国大臣,欲言又止,不过想了想之后,才说道:“君上,臣只是觉着再次向秦国派使,应该多多考虑各方面的因素才是,不应该突然决定。”

    “嗯---,寡人也这样认为,只是时间上拖不得啊!秦国使臣还在晋国等着呢,难道我们还要继续拖下去吗?”

    吕省不再说话,他心中非常清楚,殿下的这些大臣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已经收到了秦国的贿赂,他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自己的主张。

    既然吕省迟迟不愿意说出自己的主张,晋公夷吾只好散朝。

    散朝后,吕省、郗芮等近臣留下了。

    “吕爱卿,说吧,寡人知道你有话要说。”晋公夷吾对吕省道。

    吕省望了一眼郗芮,随后道,“君上,郗大人,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来秦国这次派使臣前来晋国另有目的吗?”

    郗芮吃惊的望着吕省吃惊的说道,“什么目的,我没有看出来。”

    夷吾同样吃惊的望着吕省,等他说话。

    “秦国此行派使前来晋国,其目的已经转变,根本就不是为了索要河西之地而来,而是为了杀掉我与郗芮大人而来。”吕省镇定的说道。

    什么?

    为了杀我而来?

    郗芮长大嘴巴吃惊的说道。

    当然了,晋公夷吾同样也惊呆了,“爱卿为何会这样说?寡人有些听不明白。”

    “君上,你看刚才那位秦国使臣在晋国的大殿上只字未提河西之地,却口口声声说要晋国派遣重要使臣前往秦国,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秦国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让臣与郗芮大人前往秦国。”

    “话又说回来,我们一个做臣子,前往秦国能够干什么呢?秦国还不是想把臣与郗芮留在秦国作为人质,随后向晋国索要河西之地,到那时君上如果再不给河西之地,秦国就可以直接发兵攻打晋国了。因为,我与郗芮离开晋国之后,君上就没有了可用之人,也没有可以为君上出谋划策的臣子了。晋国除了挨打和接受秦国的要求外,别无他法。”

    听完吕省的话,晋公夷吾的后背吓出了冷汗。

    这、这,这太可怕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秦国竟然会采取这么一招来对付晋国。现在虽然不提索要河西之地了,却要把自己身边的大臣给弄死,这不就等于断了自己的臂膀吗?

    同样吃惊的还有郗芮,他一下子只觉着两腿有些发软,“我的妈呀,一旦自己进了秦国的地界,想要回来可就难了。”

    “既然这样,那寡人该当如何?”晋公夷吾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冷汗,抖抖索索的说道,“已经答应了秦使,我们总不能不派人前往秦国吧,不然的话,又要让秦国说我们言而无信了。”

    “这个吗?我看还是让郗芮大人去的好。”吕省冷不丁说了这么一句话,把郗芮给吓坏了。

    “吕省,你这是何意?你都不敢去秦国,为何要让我去送死,你安的是什么心?”郗芮气愤的说道。

    “嘿嘿,因为去了秦国有好处啊!到了秦国之后,秦国一定会有好吃、好喝、好玩的给大人,岂不美哉?”吕省调侃的对郗芮说道。其实话里的意思,就是你已经收了秦国的礼物,别以为我不知道。

    郗芮不满的望着吕省,心想你装什么装,秦国给我送礼,难道你没有拿吗?不过这话他不能在国君面前说出来,气呼呼的说道:“哼--,打死我也不去秦国。”

    晋公夷吾望着这二人斗嘴,于是道:“你们都别说了,两位爱卿,寡人谁都不会放弃。吕爱卿,说说你的办法吧。”

    开玩笑是开玩笑,吕省虽然知道郗芮贪婪,但也不想失去这位政治上的搭档,于是道:“君上,其实我们二人谁都没有必要前往秦国。”

    “你们不去秦国,那秦国岂能答应?”

    “但如果臣病入膏肓,郗芮大人要领兵前往北方对付翟人,是不是就不用前往秦国。到时候君上就可以随便派遣哪位大臣前往秦国了。只要我们二人中任何一个都不去秦国,秦国也就没有必要以晋国大臣来要挟晋国了。到时候这事情又会继续拖下来了;时间一长,就连秦国自己都会觉着没有必要向晋国索要河西之地了。”

    “嗯---,爱卿所言极是,就依你之言。”

    这一下,吕省、郗芮谁都不用前往秦国了,郗芮感激的望着吕省,看来这位老伙计还是比自己有办法啊!

    出了晋国大殿。

    吕省只管低头向自己的车驾走去,郗芮从后面赶了上来,“吕大人稍等。”

    “大人还有事情吗?”

    追上吕省,郗芮不好意思的笑道,“问大人个闲话。”

    “请讲--”

    “昨天,秦使没有去大人府上吗?”郗芮小声问道。

    吕省狡邪的望着郗芮,知道他话里的意思,“秦使来过了,不过在下没有让他进府。”

    “哦--,原来是这样。”

    望着郗芮怅然若失的样子,吕省道:“不过在下一直在想一件事情,为何秦国突然之间要求你我二人一同前往秦国呢?”

    “为何?”

    “因为有人在点播秦国,让秦国断了国君的左右臂膀。”吕省暗示道。

    “这人是谁,要是让我知道,一定不会轻饶了他。”郗芮狠狠的说道。

    “谁?难道你不清楚吗?此前是谁去了秦国,还需要我说明白吗?”吕省点播道。

    “哼---,我明白了,这个老东西,我保管他活不出三天。”郗芮当然知道吕省嘴里的人是谁了。

    说罢他没有直接回府,而是向着丕郑父的府邸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