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49.第249章 丕郑使秦(三)

    “驾---”

    “驾--驾---”

    夜色苍茫,秦国的官道上,一匹骏马疾驰,向秦都雍城而来。

    “速开城门,我有要事向国君禀报----”探马来到城下,对着上面守城的将士喊道。

    “将军,城下有人叫门。”

    守城将军探出头,打着火把看了看,天太黑了根本就看不清人脸,“看清楚了,只有一个人吗?”

    “是一个人。”

    确信来者只有一个人后,守城将军放心了,“放下吊桥,让他进来。”

    进了城,探马纵马疾驰向大郑宫奔去,来到宫门口后,探马迟疑的望着宫门,此时已经是子夜了,叫开宫门总觉着有些不合适。稍稍迟疑之后,转身向距离大郑宫不远的相国府而去。

    由于奉国君之命与公子挚一起宴请晋国来使,这一喝酒时间就过得飞快,还没喝几樽,就已经是半夜了;百里奚刚刚回到府里,门人跟着他的屁股后面就来了。

    “老爷,外面来人了,说是要见老爷。”

    “嗯?”百里奚望着门人,“这个时候了,还有人来,问清楚他是干什么的没?”

    “来人说是秦国派往晋国的探子。”

    一听说是自己派往晋国的探子,百里奚立即警觉起来,“速请进来。”

    不一会儿,探马跟着管家匆匆进来了。

    “小人陈六,拜见相国大人。”

    “起来说话。”

    “相国,晋国发生大事了。五天前,晋公夷吾突然向里克等人大臣发动进攻,当天晚上里克被杀;随后晋公夷吾又对里克的余党进行清除。现在的晋国已经是血流成河,人人自危了。”陈六说道。

    “噫--”百里奚吸了一口冷气,坐在榻上,“这个夷吾不简单啊!从时间算,夷吾也就是在丕郑父刚走的当天晚上就向里克发动了进攻。下手狠快啊!”丕郑父是车队,边走边看,花了五天时间才赶到了雍城,而探马一路疾驰,用了不到三天就赶到了。

    “晋公向里克发动进攻,难道里克以及他手下的人就没有反抗?”

    “小的听说,这一次晋公夷吾分三招向里克以及他的党羽发动的进攻,一方面派郗芮带领宫廷卫队进攻里克府,另一方面派郭偃等人进入军中安抚军中将领,还有就是派人私下里查探里克在朝中的党羽。由于事前准备的很充分,又是趁着丕郑父出使秦国的档口向里克发动的进攻,里克事先没有任何觉察,在没有多少抵抗的情况下,全府上下上百口人全部被杀。”陈六禀报道。

    思维缜密,出手迅捷。

    百里奚的脑海里突然蹦出这八个字来,看来此前秦国也是小看这个夷吾了,没想到这小子不但言而无信,而且出手迅捷,下手狠毒啊。

    这么说,秦国遇到强劲的对手了。

    陈六走后,百里奚的酒也醒了,再也睡不着了。心想明天就要上朝向国君禀报与丕郑父见面的事情,不成想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与丕郑父所有说的事情不就要全推翻吗?

    “这可该如何是好?”百里奚起身,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里克人都死了,他所说的河西三城肯定也就无望了。再说了里克一死,晋公夷吾的君位将会更加的稳固,秦国是不是该再次向他所要河西之地呢?话又说回来,即便是要,能要回来吗?

    如果夷吾不给,秦国是不是要趁着晋国内乱之际,发兵进攻呢?

    百里奚只觉着头有些晕晕的,理不出个头绪来。

    “老爷累了,老奴给您送盏茶。”百里奚没睡,管家也没有睡,给百里奚端上茶水。

    喝着茶,百里奚的慢慢理清思路,并着手想着解决问题的办法。

    已经是后半夜了,皎洁的月光照进房间,洒下长长的影子。

    百里奚站起身望着窗外的月光,慢慢的思索着,“既然夷吾已经拿下了里克等人,那就说明他在晋国的地位已经稳固,那么秦国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向他讨要河西之地了。”百里奚想道。

    但是你要的来吗?

    百里奚心中自己就把自己给否决了,为了河西之地,夷吾已经与晋国群臣闹翻,纵使他已经在晋国的地位稳固,也不敢再次提出把河西之地给秦国了。

    哼----,既然夷吾不把河西之地给秦国,那秦国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向晋国发兵了。

    但是打仗从来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为此一个口头承诺,值得开战吗?

    越想,百里奚越发觉着这件事情有些难办,“看来此事只有交给丕郑父去办了。”

    苦思冥想之后,百里奚突然想到了晋国的使臣丕郑父,“嘿嘿,晋国的事情还是由晋国人来处理的好;晋公夷吾杀死丕郑父的主子,如何对付夷吾,他应该比我们更急切。”

    想到这一点,百里奚心中暗暗笑了,也有些睡意了。

    第二天一早,百里奚早早上殿,把晋国发生的事情给秦公任好进行汇报。

    听罢后,秦公任好同样是吃惊不已,对于他的这位妻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相国,看来这位晋公夷吾很不一般啊!这么说秦国是遇到强劲对手了。”

    “是啊!夷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将晋国把持军队长达几十年的里克极其余党铲除,不得不承认他有这非凡的能力啊!”百里奚也跟着叹道。

    “既然如此,下一步秦国将如何处理与晋国的关系,总不能白白让夷吾这个无信无义之徒戏耍了秦国。”对于能不能要回河西之地,秦公任好也不抱有太多的希望了,但是对夷吾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事方式甚是气恼,这分明是在戏耍秦国吗?

    这口气秦国绝对不能咽下。

    “对于如何处理与晋国以及与夷吾的关系,臣已经替国君想好了;只要我们请一个人出马,就一定能够想出对付夷吾的办法来。”百里奚说道。

    “何人?”

    “丕郑父,也就是晋国的使臣。”百里奚说道:“君上,夷吾在丕郑父走后,就派兵剿灭了里克极其余党,可谓是行动迅速,手段残忍;作为里克里克的副手,丕郑父对于夷吾岂能不憎恨,岂能不想着为里克等人报仇。臣在想,如果让丕郑父来考虑如何对付夷吾是不是更好一些。”

    “嗯---,爱卿说的不错。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寡人倒要听听这位晋国的使臣是怎样想办法对付他们国君的。”秦公任好说道。

    就在秦国君臣正在讨论晋国之时,殿外传来内侍的声音:“晋国使臣觐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