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48.第248章 丕郑使秦(二)

    自从继位秦国国君以来,秦公任好就养成了一种很好的习惯,那就是不在寝宫里处理国家事务。在这一点上秦公任好同他的父兄一样,国事、家事分的很清楚。

    “相国此时来见寡人,定有要事,请讲。”见到百里奚,秦公任好说道。

    “君上,晋国来使了。”

    “晋国来使了?是何人来了?”听罢,秦公任好也有些吃惊,前几天刚说道晋国河西之地的事情,还没过几天,晋国的使臣就来了,看来晋国与秦国还是心有灵犀的吗?

    “晋国的使臣是丕郑父,此人乃是里克多年的副手,也是诛杀晋国两位君位继承人的帮凶。”百里奚说道。

    秦公任好明白百里奚话里的意思,晋国君臣失和,此时里克的人来秦国,说明了什么。

    秦公任好的心中似乎有些明白了,稍稍思考之后问道:“以相国之见,该当如何?”

    百里奚道:“以臣之见,我们应该先弄清楚丕郑父是是代表晋国来的,还是代表里克来的,干什么来了,才好做决断。”

    “相国所言甚是,那就麻烦你带上公子挚前往驿馆替寡人招呼一下晋国来使,顺便问问他们何时交付河西之地,就说寡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诺---”

    带着国君的要求,百里奚与公子挚一起来到秦国驿馆。

    在驿馆的官员的带领下,百里奚与公子挚来到丕郑父的房间。

    “晋国使臣大人,这位是秦国宰相百里奚大人。”

    百里奚?

    眼前这位瘦小的老头就是如雷贯耳的秦国相国百里奚。丕郑父的最长得大大的望着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晋国使臣丕郑父见过秦国宰相。”

    “呵呵呵,我这个小老头吓住大人,还请见谅。”望着丕郑父的神情,百里奚自我嘲笑道。

    “惭愧、惭愧;晋国竟然错过了先生这样的大才,真是罪过啊!”丕郑父叹息的说道。

    百里奚笑了笑,初次见面,他不想与丕郑父拉扯关系;再说了列国之间交往,没有必要说那么多的关于个人的事情。

    公子挚,丕郑父自然认识,因为这些年来秦国的外交事务多是公子挚代表秦国出使的。寒暄了几句之后公子挚问道:“大人此次前来,莫不是给秦国交付河西之地来了,我家国君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丕郑父听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下臣此次前来,确实与河西之地有关,但却不是交付河西之地来了,而是给秦国送珠宝玉器来了,我家国君已经决定不准备把河西之地划给秦国了;想用我带来的这几车珠宝换回河西之地。”

    “什么?夷吾不想把河西之地给秦国了。这可是他自己亲口答应的,而且还有凭书在秦国手里,岂能容他出尔反尔。”一听说晋国不打算把河西之地交给秦国,公子挚当下就坐不住了,站起身厉声对丕郑父吼道。

    “公子还是先坐下听听贵使怎么说。”对于晋国是否会把河西之地交付秦国,百里奚的一直很是平淡。

    相国发话,公子挚只好坐下。

    坐好后,丕郑父这才将晋国的情况说与百里奚和公子挚,“相国、公子,不知二位对当下晋国的形势是否有所了解?”

    “有所耳闻。”百里奚说道。

    对于百里奚在秦国的地位,丕郑父是知道的,说与他基本上就等于是说与秦公,于是丕郑父也就放开说了,“我想再问二位一句,你们对晋国当下的国君是否了解?”

    “你是说夷吾?”公子挚道。

    丕郑父点点头。

    “不是很了解。”

    “哎---,不怕二位笑话,面对夷吾这样的人当国君,下臣也真是有口难言啊!没当上国君之前,我等对他不甚了解,等到他回到了晋国当上国君以后,这才知道,这个夷吾根本就不具备当国君的品质。”原本他就不是夷吾的人,来到了秦国也就对夷吾直呼其名了。

    “不怕你们怪罪,夷吾身为晋国的公室子弟,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胆敢把晋国的土地划给秦国。更可气的是口无遮拦,一下子就把晋国的偌大的河西之地划了出去。他都没想想,如此大的事情,晋国群臣能答应吗?晋国百姓能够答应吗?还有他的祖先能够答应吗?这不还没等他坐稳,君臣之间矛盾就出来了。”

    “你是说国君与里克之间的矛盾吗?”百里奚问道。

    丕郑父点点头说道:“这不单单是里克将军与夷吾之间的矛盾;只是当下晋国的臣子们还不知道夷吾把河西之地划给秦国这件事,一旦知晓,那就是夷吾与晋国所有臣子之间的矛盾了。”

    确实如此,作为春秋时期一等一大国的晋国,竟然要把自己国家的土地划给并不比中原诸国看好的秦国,晋国的大臣们岂能不齐声反对。

    听完丕郑父的话,百里奚抬起头,一双不大的眼睛,紧盯着对面的丕郑父:“这么说大人你是代表里克来秦国了,说说你的打算,老臣也好向我家国君建言。”

    在这双眼光中,丕郑父感到了压力和机智;怪不得人言百里奚狡猾,一眼就看出我是代表里克将军来的。

    “好---,老相国既然把话说到了这儿,那我也就直说了。我来之前,里克将军曾经跟臣说过,夷吾乃是言而无信之人,他打算联合大臣们一起将夷吾赶下台,重新辅佐重耳公子会晋国。”

    “哦---,这么说晋国又要发生动荡了?”听完丕郑父的话,公子挚吃惊的问道。

    “说说你们想让秦国做什么?”百里奚直指事情的根本。

    “里克将军想请秦国屯兵边境,必要时发兵晋国帮他赶走夷吾。”

    “什么条件?”

    “事情若成,晋国愿意拿出三座城池划给秦国。”

    河西之地几十座城池一下子变成了三座城池,这个变化可真够大的。但是这一次百里奚却信了。不过他也说出自己的担心,“说句不好听的话,也不怕你怪罪;划出三座城池给秦国,这话可是里克将军说的,并不是重耳公子说的,到时候重耳公子一上台,不认账怎么办?”

    “相国只管放心,若秦国能够帮助我等将夷吾赶下台,到时候不管我们请哪位公子回国继承君位的先决条件就是在河西之地给秦国划出三座城池。如不答应,我们就不会应允他回国继位。”丕郑父坚定的说道。

    “嗯---,我相信你,也知道里克将军的为人。”百里奚说道:“你的条件和意愿,我亦知晓,我会把你们的意愿向我家国君禀报,请他抉择。”

    随后百里奚对公子挚道:“公子,晋国使臣多日连续赶路,也累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招待一下大人。”

    公子挚明白,即可命驿馆准备酒肉招待丕郑父等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