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46.第246章 秦国君臣

    就在大河东岸的晋国正在进行血腥屠杀的时候,大河西岸的秦国君臣正在等待着晋国交付河西之地的承诺。

    “公子挚,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怎么还不见晋国交付河西之地,难道夷吾一当上国君,就把这事给忘了吗?”都已经是春天,迟迟不见晋国交付河西之地,秦公任好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晋国迟迟不交付河西之地,公子挚也着急,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毕竟这是关系到两个国家的大事,着急也没有办法,于是对国君道:“君上,晋国迟迟不派人前来交付河西之地,臣也很着急,不过距离夏天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再等等看,到了夏天,如果晋国还不前来交付,还请君上再次派臣前往晋国索要。我到要看看到时候夷吾怎么说?”

    对于公子挚的回答,秦公任好虽然有所不满;但事到今天,除了等待,似乎再也没有好的办法了。

    这时,相国百里奚说话了,“君上不用等了,就是等到明年,晋国也不会把河西之地给秦国的。”

    自从夷吾答应要把河西之地给秦国的时候,百里奚就一直持反对意见,现在他又这样说了,秦公任好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为何相国就不相信晋国会把河西之地给秦国呢?寡人这里可有夷吾的亲笔凭书,他岂能赖的掉?”

    “君上,以当下的情况看,莫要说是凭书,就算是把晋国的太子押在秦国也不起作用,晋国绝对是不会把河西之地交给秦国的。”百里奚肯定的说道。

    “为何?”见百里奚如此肯定,秦公任好不禁问道。

    “历来列国之间出兵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救一个国家于危难之际,一般是五座城池;扶持一个国君上台,是三到五座城池,一般情况下是三座城池。就算是夷吾非常之急切,我们最多只能要到五座城池。但是夷吾却答应要把河西之地划给秦国,河西之地有多大,小半个晋国啊!这么多的土地交给秦国,明显是超出了游戏的规则,岂能算数?”

    听罢百里奚的话,晋公夷吾有一种如梦突醒的感觉,“相国说的不错,历来出兵确有不成文的规矩,最多是五座城池。但是要把河西之地划给秦国的承诺是他夷吾提出了的,又不是寡人硬逼着晋国划给秦国的,既然是夷吾的主动行为,想必不会赖账吧?”秦公任好心有不甘的说道。

    “君上,夷吾之所以答应把河西之地划给秦国,原本就是他在急切的情况下做出的不实之诺,还不是为了他能够如愿以偿的当上国君;更何况那个时侯的夷吾还不是晋国的国君,说话也不算数。就说那张凭书吧,上面也没有晋国的大印。连大印都没有的凭书,能算数吗?撑死也就是夷吾个人的承诺罢了,当不得事的。”

    百里奚越往下说,秦公听着越感到这事有些悬,于是厉声说道:“我就不信他夷吾敢赖账,果真如此,就不要怪寡人兴兵灭掉他晋国。”

    见国君陡然愤怒,百里奚说道:“怕只怕到时候,你想兴兵伐晋,都不知道该找谁了。”

    “相国这话是何意?寡人怎听不明白。”

    百里奚叹了口气道:“说不定此时的晋国已经为了河西之地打起来了。”

    为了河西之地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呢?秦公任好和公子挚等人吃惊的望着百里奚,等他的解答。

    “君上是想一下,当下的晋国谁的实力最大?是国君夷吾吗?”

    秦公任好想了想,随后又摇摇头,虽然他不是晋国的国君,但是对于这个东方的邻国还是有所了解的,“应该是将军里克吧!”

    “对---,君上说的很对,此时晋国实力最大根本就不是晋公夷吾,而是这个里克。我在晋国的时候,对里克这个人多少有所了解。此人乃是晋国的柱国之臣,晋公诡诸在世的时候,带领晋军南征北战、东征西讨,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随着晋公诡诸的去世,此人也因而膨胀起来,已经连续杀掉了晋国的两位君位继承人。诸位试想一下,只要此人在晋国,他能够允许夷吾把晋国先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河西之地让给秦国吗?肯定不会,但是晋公夷吾已经答应了秦国。这不明摆着晋公夷吾与权臣里克之间的矛盾就出来了吗?”百里奚分析道。

    “嗯---,相国说的对。但是寡人在想,既然夷吾已经当上了晋国的国君,里克作为臣子就应该听从国君的命令,总不能把国君架空吧,更不能让国君说话不算话吧!不然晋国到底谁是国君呢?”

    “嘿嘿,君上是在用秦国的思维来思考晋国的事情了吧。”百里奚笑道,“如果里克能够像君上这样想问题,晋国的国君早就应该是晋公诡诸指定的君位继承人奚齐了,还能轮到夷吾。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夷吾已经当上了国君,肯定也不会愿意接受里克的摆布。如此一来,君臣之间矛盾越来越深,互相之间灭掉对方势在必行。”

    过去秦公任好一直都在想着事情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经过今天百里奚这样一分析,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晋国的事情远比他想像的要复杂的多了,“哎---,看来寡人把晋国的事情想得简单了,就是不知道这二人之间谁取胜的把握性更大一些?”

    这一次,百里奚没有给他肯定的回答,“谁输谁赢,这就要看天数了。但是不管是谁输谁赢,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那就是经此一劫,秦国要想得到晋国的河西之地是没有可能了。”

    “为什么?”

    “假如是晋公夷吾胜了,他已经因为河西之地已经遭到了晋国大臣们的反对,并引起动荡,为了国内的稳定,夷吾断然不会把河西之地交付给秦国。若是里克胜了,那秦国更不要想了,毕竟晋国能够打下河西之地,里克有很大的功劳,他能够把自己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河西之地割让给秦国吗?所以说,不管是谁输谁赢,秦国要想得到河西之地都是枉然。”

    百里奚的话说完了,秦公任好一屁股坐在榻上,喃喃的说道,“既然这样,当初还不如向晋国要三五座城池的好。”

    贪心误事。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