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40.第240章 君臣较量(二)

    就在里克准备想晋公夷吾下手的时候,意识到威胁的晋公夷吾也将目标锁定了里克。

    从小到大,夷吾都是听着里克的战斗故事成长的,在他幼小的心目中,里克简直就是晋国的盖世大英雄。这种的印象一直持续到父亲将申生、重耳以及他赶出晋国之前。

    可是当他听说里克连杀晋国两位君位继承人的时候,这种英雄的形象轰然倒塌。

    原来里克不仅是晋国的英雄,也是晋国的罪人,不管怎么说奚齐也是君父指定的君位继承人,就算是你里克想为大哥申生报仇,也不能擅杀晋国的君位继承人。

    如此的做派就是弑君,就是大逆不道,应该处以极刑才是。

    最令夷吾忍受不了的是还是自己回国之后,他都已经继位为晋国国君,可里克还依然自以为是,我行我素,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国君放在眼里。特别是近一段时间以来,有不少人向他告密说,里克正在联络朝中大臣和军中将领准备废掉自己。

    此事已经将晋公夷吾逼上了绝路。

    也该到了夷吾给里克下手的时候了。

    丕郑父走后的第二天,吕省和郗芮一起来到宫里。

    “臣吕省拜见君上。”

    “臣郗芮拜见君上。”

    见二人一起来到宫中,晋公夷吾多少有些明白他们的意思,“二位爱卿请起。”随后指着两边的案几,示意二人坐下说话。

    春秋时期,还没有椅子,一般都是席地而坐,然后在重要人物面前摆上一张案几。

    待二人坐定后,晋公夷吾道:“你二人一起进宫肯定有要事相商,谁先说说。”

    郗芮看着吕省,示意他先说。

    吕省道:“君上,昨天夜里里克前往丕郑父府里了,二人一直商谈到今天天快亮的时候。”

    这两个人又在一起商议了?晋公夷吾的心一下子被悬了起来,“你说他们二人一直商议到今天天亮?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

    吕省摇摇头,“二人一直是在丕郑父的密室里说话的,外人不得而知。”

    听完吕省的话,晋公夷吾默不作声,他早就明白里克等人在干什么了。

    “君上,种种迹象表明,里克已经在密谋废君,我们应该早作准备才是?晚了,可就被动了。”见国君不说话,郗芮说道。

    “嗯--,以爱卿之见,我们应该如何?”

    “应该提早动手,拿下里克,以绝后患。”郗芮道。

    “这个寡人知道,说具体点。”

    很显然郗芮还没有考虑成熟,“若君上做好了拿下里克的决定,容臣好好想想对策。”

    “君上,若要想搬到里克,至少应该做好以下三点,一是我们应该调集哪支的军队来袭击里克府邸?要知道里克在晋国军中经营了几十年,虽然君上已经将其从军中调开,但是当下军中的大小官员皆是他或者他的手下栽培起来的,一旦我们调集军队包围里克府邸,军中肯定会有人向里克告密;所以调集哪一支军队包围里克府将非常重要;二是即便是我们调集军队将里克除掉,但是如何消除里克在军中的影响也非常重要,若不做好这个,即便是里克被搬到,军队很有可能会起来为里克报仇;三是如何清除里克在晋国的余党,几十年的宦海生涯,里克在朝中的影响也非常之大,所以说他接连杀死晋国的两位君位继承人之后,竟然没有人站起来反对,这足以说明其在朝中的影响之大;容臣说句不敬的话,以目前里克的声望,完全在君上之上。所以说我们要想除掉里克,必须要解决好上面这三个问题。”

    听完吕省的话,晋公夷吾与郗芮的心都凉了。

    晋公夷吾知道吕省所说的就是当下晋国的实情,毕竟自己回国才三个多月,而里克已经在这里执掌晋国军队长达三四十年了,要想搬到里克确实很费劲。

    “照你这么说,难道寡人就只有坐以待毙了?”晋公夷吾愤愤的说道,“要知道人家已经在密谋废掉寡人了?难道我真的束手无策了吗?要不,我们趁着人家还没行动之前,赶紧逃离晋国,重回梁国如何?”

    见国君已经着急,吕省倒是笑了笑,“君上莫要着急,刚才臣只是给君上分析了一下当下我们与里克方的实力对比,至于如何行动臣也替国君想好了。”

    “快说出来。”一听到吕省已经把什么都想好,晋公夷吾高兴的说道。

    “那我就一个一个问题来说。一是我们应该调集哪一支军队来包围里克府;这个我已经想好了,就调用王宫卫队来办理此事。因为这支军队原来是由东关五掌管的,而里克又是东关五的仇人,如果我们要解决里克,就调用这支军队来办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嗯---,你说的对,我看包围里克府这件事就由郗芮来办理。其他人我也不放心。”

    郗芮捂着还有些肿胀的脸道:“臣一定会把这事办的天衣无缝。”

    “至于如何消除里克在军中的影响,臣以为君上只需安排一人前往军中,说服中上级将领即可。”

    “谁?”

    在当下的晋国还有比里克在军中威望高的人,晋公夷吾睁大眼睛问道。

    “郭偃。”吕省继续说道:“虽然里克在军中威望甚高,但是晋国所有的法令却都出自郭偃之手,以至于现在晋国军队分为上下两军的主意,也是郭偃向先君建议的,虽然郭偃不带兵,但是晋军对于郭偃的印象却很好。如果君上能够安排郭偃带领虢射、毕万等人进入军中,安慰军中的中高级将领,一定能够稳定里克之后的晋国军队。”

    一直以来,晋公夷吾对于里克最忌惮的就是里克在军中的威望,虽然已经将里克调出了军队,但是他在军中的威望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消除的,现在竟然有人能够帮助他消除里克在军中影响,这下晋公夷吾放心了,“好--,到时候寡人亲自登门去请郭偃先生。”

    “最后,至于如何清除里克在朝中的党羽,这个交给微臣去办理,倒时候微臣会从里克阵营中最薄弱的环节着手,让他交代出里克的党羽都有哪些人;届时君上只需按照名单抓人就是了。”吕省胸有成竹的说道。

    “里克阵营最薄弱的环节,你是说哪位?”郗芮不解的问道:“说出来让君上与在下听听。”

    吕省笑了,“其实这个人我们都认识。”

    “谁?”

    “屠岸夷。”

    吕省轻轻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