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35.第235章 夷吾之约(一)

    公元前651年冬,晋国公子夷吾在秦国三万大军的护送下,气势汹汹的回到了阔别四年之久的晋国绛都。

    这是一次强势的回归。

    夷吾的车队来到绛都城下,秦军主将公孙枝命令大军驻守在城外,自己与公子挚带领着两千精兵护送夷吾进城。

    当夷吾的车队走进绛都大街时,护送的秦军个个精神抖擞,士气高昂,长戈森森,旌旗猎猎,犹如黑云般踏进了晋国的都城。

    晋国的大臣们被镇住了;

    绛都的百姓们被镇住了;

    整个晋国都被镇住了。

    当夷吾以这种方式回到绛都的时候,莫要说是晋国的文武百官,就是绛都的百姓也被他这种气势给镇住了。

    多少年来,晋国人了一直视秦国为潜在的敌人;而这个夷吾竟然会得到秦国的支持。看来很不一般啊!

    当然了这些人中间最吃惊的莫过于里克了,夷吾竟然会请秦国人来帮助他回国继位,这确实让里克感到意外,几十年来,里克西伐骊戎、北征皋落狄、灭霍、魏、耿、虞、虢等多少小国家,唯一失手的一次就是与秦国的战斗。

    这个夷吾竟然请秦人来帮助他登基,难道他是在向我示威?里克心中暗想。

    晋国大殿。

    夷吾的登基大典在这里举行。

    “臣等拜见君上---”晋国群臣对着刚刚继位的晋国国君夷吾拜道。

    “诸位爱卿平身。”晋公夷吾对诸位大臣说道。

    所有大臣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聚精会神的望着国君宝座上的夷吾。

    空缺了几十天之后,这个位置上终于有人了。

    大臣们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晋公夷吾在国君的座位上坐下,此时他的心情是紧张的、是激动的,更有一点点伤感。对于夷吾来说,这个宝座他不是没有想过,不过大部分是在梦中,因为在他想来晋国的国君之位不管怎么轮,也不会轮到他。最后阴差阳错竟然交到了他的手中。

    哎---,真是世事沧桑,最后晋国的国君大位竟然轮到了他身上。

    坐定后,夷吾环顾了一圈晋国大殿上的大臣们,只见晋国大典之上全是一帮须发皆白、身形佝偻的老者,夷吾心中暗暗不悦,“怪不得这些年晋国越来越弱,看看你们这帮老家伙,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嘴上绝对不能这样说,毕竟自己是在这帮老家伙的支持下才登上晋国君位的,至少还得安抚一下他们,“诸位爱卿,寡人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绝对不会当上晋国的国君,对于诸位的功劳,我一定会牢记在心,感谢诸位了。”

    听完晋公夷吾的话,晋国的老臣们心中稍稍有所安慰,毕竟国君已经说了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

    说完感谢的话,晋公夷吾就要开始他最重要的封赏了,毕竟新君初立,人事变动才是重要的事情,否则他何以在晋国立足,又要靠什么样的臣子来帮扶。

    “里克将军,寡人这次能够回国登基,你功不可没,既然相国荀息已死,寡人封你为晋国的相国,总领国家的政务。”对于里克晋公夷吾始终要放在第一位的,没有这个人提起屠刀,哪有晋公夷吾的机会,反正晋国的相国荀息已经死了,何不把里克放在这个位置上。

    听完晋公夷吾的封赏,里克甚是吃惊,一直以来里克都是晋军的主将,军中的威望甚高,现在竟然要封他来做晋国的相国,这让他大为意外。

    但是国君已经这样的封赏了,他总不能不接受吧,毕竟相国可是群臣之首,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于是里克出列道:“臣里克感谢君上的封赏,臣当尽心竭力辅佐君上。”

    听完里克的话,晋公夷吾微微点头,这只是他的第一步,先把里克从军中拔走。

    随后,晋公夷吾就开始他的第二步计划了,那就是把自己人安排进来了,“对于军中事务,寡人是这样安排的,上军由寡人亲任主将,虢射为将佐;下军由毕万为将,梁由靡为将佐。”

    在晋公诡诸时候,就把晋国的军队分为上下两军,一般情况下上军有国君自己掌管,下军由太子掌管。由于夷吾的太子圉(yǔ)太小,根本无力掌管军队,于是晋公夷吾就将下军交给了毕万。

    随着晋公夷吾一步步的封赏,晋国的老臣们终于明白了,国君这是要将晋国的军事大权抓在自己手中啊!看看这些人,不用说,什么都已经清清楚楚。

    上军的主将是国君自己暂且不说,虢射、毕万这两个人与里克虽说是同僚,但也只是面上的交情,梁由靡虽说是丕郑父的手下,但与里克可就远了。

    作为晋军主要将领的里克岂能听不出此中的含义,但是面对城外秦国的三万大军,就是哪个大臣有意见,也只好先忍下来。

    安排军队上的事务,紧接着晋公夷吾要安排朝中的事情了。

    “封郭偃为太仆,吕省、郗芮为上大夫。”晋公夷吾封赏道。

    看来是把郭偃升职了,但是太仆是干什么的呢,就是掌管占卜算命的官员,这个官员在春秋时期还是一个比较高的官员,但是具体的职权就很有限了。

    得到封赏的大臣们一一出列,跪拜谢恩。

    “散朝----”

    走出晋国大殿,狐突老大夫一声长叹,从国君的封赏中,一举也没有提自己的功劳,“他那里知道,今天他的这个君位可是老夫一再建议,这才选中他的,看来这个外孙长大了,不需要老夫了。”在下台阶的时候,狐突老大夫脚下一歪,跌倒在晋国大殿外的台阶上。

    这时,走在身后的士蒍赶紧上前扶住了这位老兄弟,“老了,不中用了。”扶起狐突,士蒍叹息道。

    原本是晋国相国的士蒍,这次在晋公夷吾的封赏中也是只字未提,何去何从,连士蒍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几十年的政治风云,这几位久经风雨的老者都知道,每一个国家的朝堂都是这样,几家欢喜几家愁,现在该轮到年轻人上来了。

    不过,这些年轻人总有那么一点让他们不放心。

    已经是冬十一月了,寒风吹风着两位老者的白发,散乱的飘落在脑后,他们迎着西风,搀扶着走向府邸。

    下一次还能不能上朝,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