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28.第228章 晋国之乱(七)

    就在公子重耳为晋国内乱担忧之时,狐突的车驾也来到了翟国。

    “咯吱---”一声,重耳小院的门被推开了。

    一位须发皆白,精神矍铄的老者走了进来,他的身后是翟国国君。

    “重耳公子,你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翟君高兴的对重耳说道。

    重耳抬起头,门外刺眼的阳光让他睁不开眼睛。

    “公子,你让老夫好找啊!”见到重耳后,狐突感慨的说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狐偃首先站了起来,“父亲大人来了。”一听是外公来了,重耳也赶紧站起身,“外公一路辛苦了。”

    见过面之后,狐突把重耳居住的地方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看了一遍,“公子啊,这样的地方,你一呆就是好多年,真是受苦了啊!”

    重耳听罢笑了笑道:“比起性命来,这点苦,孙儿还能受得了。”

    “好,有志气,公子有志气。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公子,你的好日子来了。”随后狐突道:“老夫一路过来甚是辛苦,公子也不请老夫坐下吗?”既然是自己人,狐突也不客气对重耳说道。

    狐偃见状,赶紧给父亲搬来椅子,随后请翟国国君、公子重耳等人在厅中坐下。

    “外公一路辛劳来到这遥远的翟国,定是有要事,还请直言。”坐定后,重耳对狐突说道。

    既是自己人,狐突也打弯子,直接说道:“先国君已经薨了的消息,想必公子已经知道?”

    重耳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晓。

    “里克连杀奚齐、夷吾两位公子的事情,公子是否也已经知晓?”

    “有所耳闻。”

    “既然公子什么都知道了,老夫就直说吧。现在晋国君位已经空缺了多日,老夫极力建议由公子回国继承大位,已经得到了多数大臣的同意。今天老夫受朝中大臣之托前来请公子回国登基继位晋国国君,还请公子不要推辞。”

    说罢狐突离开座位,起身来到大厅中央,面对重耳跪倒在地,“请公子为了晋国的社稷大业、为了晋国的黎民百姓、为了晋国祖先的大业,回国继承大位。”说罢,狐突对着重耳连连叩拜三次。

    拜完,狐突递上了晋国大臣联名签署的书简,上面是晋国文武百官联名请他继承晋国大位的签名。

    重耳打开书简,只见上面依次写着:里克、丕郑父、士蒍、狐突、郭偃、贾华、毕万、屠岸夷等等,凡是晋国有名大臣都在上面签了名。

    看来自己回国继承大位,已经是晋国的大臣们的一致呼声了,重耳稍稍有些激动,“这么说,大臣们都愿意让重耳回国继承大位了?”

    “臣等盼望公子回国继承大位,犹如群星盼月亮,江河盼大海一样,还望公子为了晋国的社稷大业早日回国继承大位。”狐突说道。

    听说大臣们一致要求重耳回国继承大位,狐偃、赵衰两位家臣也极其激动,“公子,这么多年的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赶紧准备回国吧!”

    重耳心动了,再次看着名单上的每一位大臣,“里克?丕郑父?”重耳望着名单上这两个名字神情立即低落下去,久久不语。

    有此二人在?能说明什么?说明当下的晋国还在他们的手里。

    一个臣子说杀就杀,顷刻间就将晋国两位继任者杀死在大殿之上,我回国之后,能够坐得稳吗?

    一旦我回国是不是也会像奚齐、卓子一样动不动就被里克等人杀死呢?即便是不被人杀死,是不是我也得听他们的指挥呢?如果真是那样,当这样的国君还有什么价值?

    与其受人左右,还不如呆在这里安全。想到这一点,重耳迟疑了。

    “还请公子早作准备,随老夫一同回国继承大位。”狐突再次提醒道。

    “外公快快请起,此事容我好好考虑考虑。”

    既然公子说他要考虑考虑,狐突也不好坚持,只好起身。

    “外公一路辛劳,先下去休息,明日我定会答复与你。”重耳对狐突道。

    狐突走后,赵衰上前问道:“公子,我们逃跑了多少年,难道不就是为了今日能够回国当政吗?怎么到了事情跟前,你又迟疑呢?”

    重耳把群臣的联名书简递给赵衰,“你好好看看。”

    赵衰左右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又递给狐偃,“你看看吧。”

    狐偃看完道,“公子是不是想说,现在晋国权臣的实力太大,公子怕驾驭不了?”

    重耳点点头。

    赵衰明白了,重耳之所以迟迟不答应的原因竟然在此,“这有何难,一旦公子回到晋国,就是晋国的一国之主,我就不信到那时他们还敢违逆你的意志?”

    “赵衰,你都没看看这些人到底是谁?里克,连杀了两位晋国的继任者,丕郑父是里克坚定的追随者,贾华、毕万又是里克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们的实力在晋国可以说是如日中天。我且问你,一旦他们忤逆,我们当如何?”重耳问赵衰道。

    赵衰摇摇头,他知道一旦里克等人忤逆,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么说,公子是不准备回国了?”狐偃问道。

    重耳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道,“在性命与君位之间,我选择性命。”这话说的已经是很明了,与其回国被人杀死,不如在这里苟且偷生。

    听罢重耳的表态,赵衰长叹一声,“哎---,公子啊,你都四十多岁了,人生还能有几,这一次耽搁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虽然赵衰言之已尽,但已经被晋国的血雨腥风吓破了胆子的重耳却不为所动。

    第二天,狐突早早过来征询重耳的意见,“公子,经过一夜的考虑,是不是决定跟老夫回国了?”

    看着外公高兴的神色,重耳拱手拜道:“外公,君父在世的时候,我违命出逃;君父去世后我也没有尽孝,那里还有脸回去当国君呢?还请外公回国告诉诸位大臣,重耳感谢他们的好意,只是无颜面对死去的君父,还请他们另择贤明。”

    听完重耳的话,狐突的神色立即低落下来,随后又仰起头叹道:“公子啊公子,诸位大臣就是因为仰慕你的贤明,这才请你回国继承大位,谁知这贤明竟然成了你的负累。哎---,老夫言之已尽,还请公子保重。”

    说罢,狐突上车,他知道说再多的话,重耳也是不会跟他回国了。

    秋风萧瑟,吹拂着狐突雪白的须发,也许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为自己的外孙重耳尽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