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26.第226章 晋国之乱(五)

    最后荀息失望了,群臣的心中根本就不想拥立奚齐为晋国的下一任国君,这并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他的母亲。

    但是荀息既然已经答应了国君,就一定要支持奚齐当上国君,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将军毕万和贾华身上,“二位将军,说说你们的意见。”

    荀息也是病急乱投医,竟然问到了这两个人头上,要知道这二人都是里克一手提携起来的将领,怎会向着没有任何根基的奚齐。更何况他还有一个令群臣反感的母亲。

    毕万看看贾华,贾华看看毕万,于是一起说道:“我等与诸位大人的意见一致,应该请里克将军前来商议如此重要的军国大事。”

    荀息彻底是没招了,他知道一旦里克前来,奚齐要想当上国君可就难了,甚至说是没有希望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转向骊姬和奚齐,拱手拜道,“如此重要的事情,还请君夫人和太子决断。”

    既然连见多识广的荀息都没有办法左右朝堂,骊姬和奚齐,一个女儿和孩子又怎能左右的了,骊姬说道,“相国乃是托孤大臣,按说朝中的一切都应由您做主,还请荀大人决断。”

    球有踢回给了荀息。

    就在这时,只听见殿外传来内侍的声音,“里克将军前来祭奠国君。”

    众人吃惊的转过头,只见里克一身孝衣闯了进来。“国君啊!好端端的您怎么就薨了呢?”进了大殿之后,里克扑倒在地,放声大哭。

    许久,里克终于哭完了,他站起身对大臣质问道,“国君薨了如此大的事情,为何不跟末将说。”

    群臣知道这个里克在晋国军中的地位,反正事不关己,于是大家都沉默了,等骊姬、奚齐、或者是荀息来解答。

    既然大家都不说话,荀息就不能不说了,可是还没等他开口,骊姬到先说话了,“里克,你已经不是晋国的大臣,国君薨了,这事情没有必要给你说。”

    “哼哼---,看来这是你的意思了?”里克冷笑着说道。

    “你以为呢?要是连副将都要来掺和新君继位的大事,这个晋国还有没有章法?”骊姬也不示弱。

    “章法?你也配在这里跟我谈章法,我且问你,是何人在申生太子的胙肉里下的毒药?又是谁一直在背后陷害申生太子?最后导致太子自杀的?”里克对着骊姬质问道。

    “申生已经死了好多年,你休在这里满口胡言乱语。”一提到申生这个名字,骊姬的脸马上就变了。

    “怎么,你害怕了?既然没有在人背后做过坏事,为何要如此紧张?”里克岂能是被人吓住的,向骊姬走了几步,厉声质问道。

    “你、你、你要干什么?”骊姬向后退了几步,喊道:“来人啦,将里克推出去砍了。”

    “哈哈哈,就你还想砍了老夫?老夫领兵打仗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说罢,里克拔出了佩剑,指向骊姬。

    “里克将军莫要胡来,她可是国君的宠妃,晋国君夫人,未来国君的母亲,你可要小心了。”荀息见状,对里克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噗嗤”一声,里克一剑刺进了骊姬的胸膛,“如此恶毒的女人,怎陪当晋国的君夫人,今天我就为太子报仇了。”

    “你、你、你---,你怎敢这样?”荀息指着里克,气的说不出话来。

    “荀大人,我敬你也是晋国老臣,不与你计较;今天我要为晋国除害了。”里克狠狠的说道。

    荀息知道他这是要对奚齐下手了,赶紧跑过去挡在奚齐面前,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奚齐。

    果不其然,杀死骊姬之后,里克提着剑来到奚齐跟前,“荀大人,这个孽种乃是妖妇的儿子,继承君位之后,只能祸害晋国。你切让开,让我杀了他。”

    “里克,你休想,奚齐乃是国君钦点的晋国新君,你要是敢伤害他就是欺君罔上,你可知罪?”荀息紧紧地挡住里克,怒目而视道:“除非你杀了老夫,否则我绝不允许你伤害新君。”

    “新君?他那里是什么新君,晋国新君应该从重耳或者夷吾两位公子中产生,他根本不配。”看来里克在来之前早就将晋国的未来想好了。

    不管里克怎么说,荀息就是死死的护着奚齐,不然里克近前;此时的晋国太子奚齐早就吓的哇哇大哭了,十多岁的孩子,但何曾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里克见荀息执着的护着奚齐,对外面大喊道:“来人啦---”

    顷刻间,从殿外冲进来十多名全身武装的甲士。这些甲士是里克进入大殿之前早就带进来的。

    “左右给我将荀大人拉开。”

    三名晋军士兵上前,硬生生的将荀息和奚齐分开。荀息又急又气的喊道,“里克,太子无罪,你不要伤害他。”

    里克提着剑来到奚齐跟前,“末将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也深受国君的喜爱,可是谁叫你是骊姬那个妖妇的孩子呢?今天我不杀了你,明天你当上了国君就会杀掉我。所以我还是成全了你吧。”

    说罢,里克又是一剑刺进了奚齐的心窝,奚齐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里克,身体一点一点的瘫软下去。

    可怜的孩子还没当上国君就被人杀死在大殿上。

    就在里克杀死骊姬与奚齐的这个时候,一个人偷偷的溜出了大殿,他就是晋公诡诸的男宠东关五。

    “将军,东关五跑了。”手下向里克道。

    跑了?

    做了坏事,还能这样跑了?

    “左右给我将这个阉货拿下。”

    东关五虽然嘴能,但是脚下的功夫可就没有嘴那样能了,还没跑出几步就被追上来的晋军将士拿下,杀死在大殿外不远处。

    处理完这些人,里克仰天道:“太子啊太子,老臣为你报仇了。当年你的不白之冤终于可以洗刷了。”

    其实,莫要说是里克,就是晋国的其他臣子也都知道太子申生是被人冤枉的,但是晋公诡诸非一意孤行非要立奚齐为太子,做臣子的又能怎样。

    许久,里克对荀息说道:“荀大人,现在你是晋国的相国,到底立哪位公子为晋国国君,还请你拿主意。”

    对于里克的行为,荀息愤怒到了极点,但是面对人家的刀剑,他又能怎样?于是荀息冷笑着问里克:“哼----,里克,这可是你问我的,这么说,我随便立那位公子为晋国国君,你也是没有意见了?”

    “你是托孤大臣,一切听凭你的安排。”里克答道。

    “好--,诸位大人听好了,我建议立公子卓子为新任国君。”荀息说出了一个令大家都十分吃惊的名字。

    卓子,就是骊姬的妹妹少姬的儿子,这时还不到十岁。

    “啊---,怎么会立卓子为国君?”群臣吃惊的问道。

    “因为卓子与奚齐最为亲近,既然他的兄长已死,就应该立卓子为国君,这样才不负国君的嘱托。”荀息道。

    听到卓子这个名字,刚才还说要听从荀息的里克立即变了脸,“荀大人,若不是你提醒,我差点把少姬这个妖妇和她的儿子给忘了。来人啦---,把少姬和卓子给我抓进来。”

    “你、你,你要干什么?”荀息指着里克抖得说不出话来。

    “干什么?我要为国锄奸。”

    “里克,你心狠手辣,连杀二君,有朝一天你会为自己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说罢,荀息一头撞死在大殿的柱子上。

    荀息虽然死了,但是他的死并没有让里克停止屠杀的脚步,不一会儿,里克又接连杀死了少姬和卓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