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24.第224章 晋国之乱(三)

    “郭偃,寡人知道你让太子带兵出征是为了他的将来考虑。但是你有没有想到,太子年少,从未参加过战斗;突然之间让他带兵上阵,去对付凶狠的秦军,寡人甚是担心啊!”晋公诡诸对郭偃说道。

    郭偃笑道,“君上不必担心,微臣已经替您把什么都想好了。”

    “说来看看。”

    “臣是这样想的,太子只需挂名任晋军主将,但是本人未必就前往河曲,我想具体战斗的事情交给毕万去领兵打仗。”

    “作为主将不去前线,还怎么打仗?”

    “太子可以驻守在霍城或者蒲城,有什么事情毕万只需要向他汇报即可。”郭偃对晋公诡诸说道。

    “这样也可以?”

    领兵打仗的主将不需要去前线,就可以指挥战斗,晋公诡诸总觉着有那么一点不合适。但是郭偃已经说了,他也不好反对,毕竟郭偃的话说道自己心里去了。

    “既然如此,就请爱卿速速前往秦国,若能劝退秦国自然是再好不过,寡人也老了,不想与人再动刀兵。”晋公诡诸对郭偃交代道。

    “臣明白,这就启程前往秦国。”

    郭偃走后,晋公诡诸回到后宫,对于太子领兵出征的事情,他还需要同骊姬母子好好说说。

    晋国河曲。

    已经渡过大河的秦军在主将王荡的带领下向着吕梁山的茅津戎老巢追去。

    由于秦军一路紧跟着茅津戎的队伍,当秦军赶到吕梁山中的茅津戎老巢时,茅津戎王赤舵正组织百姓们搬迁。

    望着山洼里,正在忙碌的茅津戎百姓,王荡甚为高兴,看来这次没有白跑,终于找到了茅津戎的老巢。

    “左右出击,包围他们的老巢,决不能放过一个茅津敌人。”王荡的左臂上包扎着,血还不住的往外流,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对茅津戎的仇恨。

    秦军的突然出现,令山下的茅津戎百姓惊恐万分,四散开始逃跑,但是还没等他们逃出山洼,就被追上来的秦军包围在山洼之中,个别冲上山洼的百姓,迅速被秦军杀死在山岭上。

    “王荡,你这心狠手辣的贼子,茅津戎远日与你们秦国无怨,近日与你们秦国无仇,为何要对我等斩尽杀绝?”既然已经难以逃脱,茅津戎王赤舵再次上马,来到王荡阵前。

    “问的好,那我就实话告诉你。我就是看不惯你那种张狂劲,今天老子就是要将你们彻底消灭,把你们茅津戎的嚣张气焰彻彻底底给打压下去。怎么样,我说的够清楚了吧!”王荡手持长戈,难住了茅津戎的去路。

    退无可退,只有拼死一搏。

    茅津戎王挥舞着弯刀,向王荡冲过来。

    他的身后秦军已经从山洼两边向山谷里的茅津戎百姓冲去,军队对付百姓,百姓岂有活路?

    百姓的惨叫声不断的向茅津戎王的耳边传来,赤舵发狂的向王荡冲过去。

    王荡也不甘示弱,挥动长戈向赤舵狠狠的刺去。

    赤舵毕竟是戎狄,马上战斗如履平地,就在王荡刺向他的那一瞬间,赤舵头一偏,身体向一边倒去。

    王荡扑空了,连人带马冲到了赤舵的右侧。

    “王荡拿命来---”就在王荡扑空的那一瞬间,赤舵突然间从马腹下面向上跃起,一刀刺在王荡的左腿上。

    “啊---,好小子,你敢来阴的。”王荡大怒,调转枪头向赤舵身后刺去。

    赤舵俯下身,王荡的长戈“呼---”的一声从他的背上越过,长缨刷过他的脖颈,生疼生疼。

    “大王,茅津戎这一劫是躲不过了,你快跑吧。”就在赤舵转过身,准备与王荡再次战斗时,骨都侯冲上前来,对他喊道。

    “不---,秦军欺人太甚,今天我非杀了这个疯子不可。”赤舵两眼发红,愤怒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挥刀准备再次扑向王荡。

    “快走---,再不走,茅津戎就彻底没了。”骨都侯上前,在赤舵的马屁股上狠狠的踢了一脚,战马受惊,“恢恢恢”一声长鸣,向南边奔去。

    “噗嗤----”一声,就在骨都侯与茅津戎王纠缠之际,王荡的长戈狠狠的刺进了骨都侯的前胸。

    “死去吧----”

    王荡奋力把茅津戎的骨都侯刺倒在地,纵马过去,将他的尸体狠狠的踩在马下。

    “兄弟----”茅津戎王满眼含泪的看着骨都侯被王荡虐杀在地,痛苦万分,“王荡,你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为今天的仇恨付出代价。”

    说完,赤舵狠狠的抽了一鞭子,战马向南边疾驰而去。

    “杀----,给我狠狠的杀,一个不留。”王荡睁大眼睛对秦军吼道。虽说他带领的秦军多为新军,但是其凶狠程度不亚于其他军队。挥动刀枪不断劈向手无寸铁的茅津戎百姓,惨叫声、呼喊声、刀剑之声响彻山谷。

    当西边的最后一道残阳把落日的余晖洒向吕梁山中这个不知名的山洼时,秦军已经将茅津戎的老巢洗劫一空。

    “将军,茅津戎人已经被杀光殆尽。”孟明视满身是血的过来向王荡禀报道。

    “好---,放火将这里统统烧掉。”

    “诺---”

    杀光烧尽茅津戎的老巢之后,王荡带着秦军再次渡河向河西的秦国走去。

    “哎--,可惜让赤舵那个杂碎给跑了。”走在路上,王荡还在为赤舵的逃跑感到后悔。

    “将军,我们未经国君允许就擅自来到晋国的土地上追杀茅津戎,国君知道了会不会责怪我们?”虽然战斗取得了胜利,但是孟明视还是担心的对王荡说道。

    “这有什么?我们只是为了追击敌人,并不是要占领他晋国的土地,怕什么?”王荡不以为然,“再说了,就算是国君责备,也由我来承担,你们不必担心。”

    秦军走后不久,晋国将军毕万带领的晋军就赶到了这里。

    遍地都是被秦人残杀的茅津戎尸体,有的断了臂膀,有的没了头颅,有的被马蹄踩过,肠子散落在地上……景象太惨烈了。

    火还在燃烧,空气中散发出一阵阵的恶臭。

    “过去查验一下,看还有没有活的?”

    “诺---”

    晋军将领向山洼里找去,“将军,这里有一个活的。”

    毕万过去一看,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左臂已经被秦军砍掉,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呻吟。

    “秦军呢?”毕万上前问道。

    “过河跑了。”

    “跑了?这么说秦军并不是为了占领晋国的土地,就是为了单纯的屠杀了茅津戎而来。”毕万想到,回头一看刚才跟他说话的茅津戎人已经死去。

    秦军既然已经走了,晋国还能干什么?难道要追过河与秦军作战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