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10.第210章 相堂听琴(二)

    秦公要给百里奚说亲的事情,早就在秦国上层之间传的沸沸扬扬。已经有好几家贵族都想把女儿嫁给他。

    为什么呢?

    难道他们不嫌百里奚又老又丑吗?

    不会。

    因为在春秋时期,中国的封建礼教还没有诞生,对于女子所规定的那些条条框框还不存在,男女之间追求爱情的诗歌多有出现,其中一些诗歌中描写的更为大胆。

    自从百里奚到了秦国之后,对秦国的贡献有目共睹,自然赢得了不少贵族女子芳心。老是老了点,但总比那些不学无术的贵族公子哥强多了吧。更何况,百里奚今天的地位和声望是那些公子哥一辈子也一辈子也达不到的高度。

    这一点,百里奚自然知道。

    但是他是一个不忘本的男人,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为了自己这些年受尽了苦头,看尽了别人的眼色,更何况他们还有了孩子,这些都是他不能忘记的。

    所以他要找到自己的家人,于是这一年来,他已经派出了好几拨人前往宛城打探妻子的消息,但是一次次的让他失望。

    既然妻子和儿子已经没了下落,他总不能不结婚吧。于是,秦国的公室和贵族们不断的托人给他说亲,拒绝了一个有跟着再来一个。最后国君亲自出门跟他提说这事情。

    百里奚真的是无路可退了,只好跟秦公任好提出给他一年的时间,让他寻找妻子,一年过后,如果还没有妻子的消息,他就接受秦国的婚约。

    眼看着,年就要来了,还没有妻子和儿子的消息。

    百里奚表面高兴,内心彷徨啊!

    年一过,国君就要亲自跟他说亲了,而且人选基本上都已经确定了。

    百里奚站起身来到窗前,他想起了自己在楚国的时候的生活,那时候生活虽苦,年龄虽然也大了,但是妻子杜氏能够善解人意、体贴自己。而且家境比自己好多了杜氏还能够谈的一手好琴,闲暇之时,妻子弹琴,他读书,那时候的生活该有多好。想着想着他就说出了声,“此时若能够再听听楚国的琴声该有多好。”

    “老爷想听琴?”

    聪明的管家很快就听出了百里奚的想法,上前问道。

    “嗯--,可惜难啊!”百里奚叹道,这里是秦国,要想听楚国的琴声,可就难了。

    “正巧咱们府里来了一位洗衣服的楚国老妇人,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弹琴?要不我下去打听一下。”

    “你切问下,看她会不会弹琴;不要为难人家。”百里奚叮嘱道,心里并不抱多大的希望。

    但是希望总是在失望的时候出现。

    不一会儿,管家就领着杜氏进来了。

    从杜氏走进相府大厅的那一刻起,百里奚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这位老妇人的身形怎么如此像自己的妻子杜氏。

    但仔细一看,也不像啊!首先杜氏没有她这样的苍老,按年龄计算,杜氏比自己要小十多岁,应该正当壮年;而且杜氏出生富户人家,虽然也干农活,但是皮肤还不算黑;可是眼前的这位老妇人弓着背、驼着腰,关节粗大,明显是农人的模样。

    “老爷,这位就是楚国来的妇人,奴才问过了,她说会弹琴。”管家上前答道。

    听说这位老妇人还真的会弹琴,百里奚与蹇叔都有些吃惊。这么一位貌不惊人的洗衣下人竟然会弹琴,很了不得啊!要知道,在那个时候,会弹琴的人都不是一般人,首先没有一定的财力,是买不起琴的;其次即便是买得起琴,能不能看懂乐谱,会不会弹,可就另当别论了。更何况还是一个女的,会弹琴的人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所以当杜氏出现在秦国两位相国面前,说她会弹琴时,大家都吃惊了。

    “好---,那就请她来弹奏一曲。”百里奚说道。

    随后,下人们搬来琴,放在杜氏面前。

    杜氏抬起右手将掉下来的头发掠到耳后,随后左手抚琴,右手在琴上剥了几个炫,熟悉一下这个琴的音炫。

    不错,相府的琴比起自己的琴来,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自从百里奚走后,家道一天天衰落下去,为了还账,杜氏把从娘家带过来的琴也卖了。

    多年不弹琴了,不知道还会不会;不过刚才试了试,还行。

    “各位大人,民妇在楚国时,曾学过几首曲子,能不能边弹边唱。”熟悉了一下琴之后,杜氏说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百里奚说道。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杜氏弹了几个曲调,就已经把百里奚与蹇叔给吸引住了。随后杜氏开始弹唱,一出声就把在场的人给震住了,只听她唱到:

    百里奚,五羊皮。

    忆别时,烹伏雌,炊扊扅(yǎnyí门闩),今日富贵忘我为。

    百里奚,初娶我时五羊皮。

    临当别时烹乳鸡,今适富贵忘我为。

    百里奚,百里奚,母已死,葬南溪。

    坟以瓦,覆以柴,舂黄黎,搤伏鸡。

    西入秦,五羖皮,今日富贵捐我为。

    听完杜氏的弹唱,百里奚再也坐不住,疾步起身来到老妇人跟前,“你是,你就是我的妻子杜兰英。”

    杜氏起身,望着夫君百里奚轻轻的点下头,“十几年过去,老了;老到你已经认不出的地步。”

    百里奚紧紧地抱住杜氏,泪水如泉水涌下,“你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们母子二人吗?”

    说着,杜氏的泪水也下来了,哭着抱怨道:“十几年过去,你怎么连一家都不回,我们以为你早就不要我们了。”

    “前些年,我混的不如意,有好几年都是在蹇叔府里过得,我怎能回家?后来到了虞国刚刚混出点模样,结果虞国还被晋国给灭了。我还成了别人送嫁的媵人,好不容易到秦国混出一点模样,派人去接你们的时候,这才发现你们早就不在楚国了。”百里奚给杜氏解释道。

    听着夫君的诉说,杜氏明白了他的一番苦心,自然也就原谅了他。

    哭了一会,百里奚突然问道。“孟明视在哪里?”

    “孩子也跟着来了秦国,在后院的柴房里睡觉。”

    相国大人的儿子竟然在睡在柴房里?这还得了,管家一听马上就明白了原来那个高高壮壮的小伙子就是相国的公子,没等到百里奚发话,赶紧向后院跑去。

    柴房里虽然简陋,但还算暖和;干了一天的活,孟明视早就累的半死,回到柴房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公子,快醒醒。”管家来到孟明视身边,轻声喊道。

    年轻人本来就瞌睡多,这大冬天的,天黑的又早,一旦睡下可就不好叫醒来了,更何况管家的声音不大,他怎能醒来。

    叫了几声,不见孟明视醒来,管家只好推了推,加大声音喊道,“公子,快醒来,相国大人有请。”

    这下孟明视终于醒过来了,他睁开惺忪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柴房里竟然有灯火?

    孟明视猛地坐起身,指着管家等人,警惕的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相国大人请公子大厅说话。”管家陪着笑答道。

    “公子?你在叫我公子?我不是在做梦吧。”孟明视指着自己说道。

    “对,奴才是在叫你公子,难道你不是相府的公子吗?”

    孟明视摇摇头,尽量让自己再清醒一些,以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孟明视起身换好衣服,随着管家来到前厅;在走过前后院相隔的那道门槛时,孟明视多看了一眼。

    多少他都想跨过那道不高的门槛来到前厅,但都没有实现。

    千盼万盼,终于在一个睡着的夜晚实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