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200.第200章 强秦之策

    一张案几,一簋(guǐ)炖好的羊肉,三个酒樽。

    “百里先生酒已经热好,我们边吃边说如何?”

    “国君请---”

    秦公任好、百里奚和公子挚,三人便在烧热的火炕上坐下来,秦公任好在中间位置上坐下来,百里奚与公子挚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身边,开始为秦国的未来进行谋划了。

    “来---,二位重臣,我先敬二位一樽。”秦公任好端起酒樽对二人说道。

    三人一起喝干。

    “百里相国,请说你的强秦之策吧---”

    百里奚喝点酒,身体也觉着暖和了,“国君,下臣的治秦之策分为四步,也可以称为强秦四策,一曰练兵,二曰筑路,三曰驱戎,四曰称霸。”

    “愿闻其详。”秦公任好与公子挚都不自觉把身体向前倾了倾。

    “我想说说练兵,请问国君,秦国现有总兵马多少?用于作战的兵马有多少,用来驻守的兵马又有多少?”

    “当下秦国所有的兵马总计约有三万五千左右,用来作战的兵马大约有两万五千左右,剩下的一万兵马用来在各地驻守。”

    “这些兵马中包不包括犬丘的兵马?”

    “犬丘的兵马本就不多,总计不足三千,而且要用来防守西北的戎狄,根本抽不出来。”

    听完秦公任好的话,百里奚慢慢点点头,“这么说秦国的兵马确实不多,可用的有生力量不到晋国的一半,要用这些兵力对付东方的晋国,困难很大啊!国君可知道晋国有多少兵马?”

    “听先生的意思,晋国至少有五万以上的有生力量?”秦公任好疑惑的问道。

    “远远不止这个数字,晋国常用的兵力大约有五万左右,加上驻守在各地的兵马,总兵力应该在八到十万之间。”

    哎呀---,这么多?

    听了百里奚的话,秦公任好睁大了眼睛,不由得叹出声来。

    “所以,这就是微臣给国君的第一策练兵,若国君能够在三五年内能够练出两到三万的兵马来,至少秦国在军事实力能够与晋国一搏。”

    “先生所言甚是,不过这练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有强大的国力作为后盾,而且还要有热爱练兵、精于练兵的将军来操办此事。”嬴任好听罢又有些迟疑的说道。

    “国君所言极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基于国力的基础上说的,练兵也不例外。是不是在担心秦国的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和精于练兵的将军?”百里奚直指问题的核心说道。

    “爱卿所言甚是。秦国的将军多有勇无谋,若要练兵还需要有谋略双全的来操办此事。”

    “这又何难?”百里奚轻松的说道,对于秦公来说很难的事情,放在他这儿并不是那样的艰难,“秦国若要想有大的发展,就必须要有一个敞开的胸怀接纳东方列国的人才;唯有此,列国的人才才会来到秦国。微臣在外漂泊的时候曾认识宋国一位名叫蹇叔的贤人,他曾劝阻微臣不要前往虞国,认为虞公量小而贪财将来定有亡国之忧,但当时微臣确实无路可去,只好委曲求全在虞国,果不其然虞国亡国,臣也跟着受罪。后来,微臣明白这个蹇叔的能力以及看问题的角度远在微臣之上,还请国君用之。”

    “哦---,这么说天下还有比爱卿更有能力的人了?”在秦公任好看来百里奚已经是天下的大才,经他这么一说,看来天下还有比百里奚更有能力的人了。

    “不仅如此,蹇叔还有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都是饱学之士,而且武艺精通,乃是不可多得的将才,望国君用之。”

    “好---,寡人有此三人,秦国的练兵大事可成矣。”秦公任好端起酒樽对百里奚敬酒道。

    “下面,微臣再说说筑路。秦军多步兵,戎狄多骑兵;这样一做比较,双方的优劣就显示出来,秦军今后若想在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需要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修筑起多条道路了,有了这些道路,秦国的兵马物资运送起来将会大大加快,到了打仗的时候,其优越性一下子就会显示出来。更何况关中地区处于四塞之地,四周皆为山峦,中间却平坦无垠,修筑道路也很方便。”

    “嗯---,爱卿所言极是,我看此事即可就办,现在正是春季百姓们正处在闲暇之时,正好调用来修筑道路。”对此,秦公任好立即做了表态,“请先生谈谈你的第三策。”

    “我的第三策便是驱戎,顾名思义就是驱逐戎狄;秦国若要想称霸中原,首先应该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但是数百年来,秦人一直受到周边戎狄的困扰,不得向东方发展,所以微臣的建议就是先驱逐戎狄再行霸业。至于这如何驱逐戎狄吗?微臣以为,应该分化瓦解来对付戎狄。”

    分化瓦解。

    如何分化瓦解?

    几百年来,秦国在对付戎狄的道路上把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嬴任好凝重的望着百里奚,等他的高论。

    “秦的周边分别有绵诸、绲戎、翟戎、岐山戎、梁山戎、义渠、大荔、朐衍等八个戎狄国家,或者说是部落。这些戎狄国家有大有小,有远有近;等秦国练好兵之后,国力肯定会有大的增强,到时候国君就可以根据他们的远近强弱,采取一手打击近邻一手拉拢远敌的办法来对付这些戎狄国家。比如说打击翟戎,我们就可以先给緡戎和绵诸一些好处,让他为我所用,至少不能让他们联起手来对付秦国。等到把这些戎狄国家打击到不能与秦国向抗衡的时候,再一举消灭他们。”

    其实这个策略与后来秦国打击东方六国的‘远交近攻’之策同出一脉。

    “最后微臣再说说称霸。”百里奚最后说道,“称霸是所有国家都想的事情,在当今天下,国家不论大小都有一颗称霸的野心,但是称霸却不是一举简单的口号,它要有实力作为支撑。秦国若要想称霸中原,必须解决三件事,一是打击东方的晋国,搬开秦国脚下的绊脚石,秦国若想东出,第一个面对的就是东方大国晋国,所以说秦国要想称霸中原,第一个要搬开的也是晋国。”

    “嗯---,先生所言不差,晋国始终是秦国的头号敌人。”

    “二是在中原诸国中寻求盟国,没有盟国就没有国家会与秦国会盟,既然没人来会盟,秦国的称霸,也就是一举空谈。三是需要一面旗帜,当今的天下盟主齐桓公打出的旗号是‘尊王攘夷’到那时我们也需要一面说的出去的旗帜来作为我们的旗号。”

    “以先生之见,寡人应该打那面旗帜?”秦公任好虚心的问道。

    百里奚笑了,“到那时再说吧,现在说还为之甚远。天都快亮了,微臣早就瞌睡的不行了。”说罢,百里奚望了望身边的公子挚,他早就鼾声大作了。

    秦公任好向外望去,外面已经呈现出一片鱼肚白,天快要亮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