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79.第179章 计杀申生(五)

    不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狗的惨叫声,“噢--,噢噢----”

    随后刚出门的内侍疾步跑了进来。

    “怎么回事?”晋公诡诸吃惊的问道。

    “君上,启禀君上,狗吃完胙肉之后,死了。”

    “什么?狗死了,你是说狗吃了刚才的胙肉之后,死了?”晋公诡诸的眼睛睁大了,吃惊的望着身边的骊姬和刚刚进来的内侍。

    他有点不相信,快步走出宫门,一看,果不其然一只狗死在宫外的地上,嘴角下面是一摊血迹。

    “这个?这---”晋公诡诸慌了神,大声喊道:“这是怎么回事?”

    除了自己的回音,偌大的宫廷没有人回答。

    姬诡诸猛一回头,睁大眼睛指着骊姬,“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面对出现的一切,骊姬吓呆了,木木的望着国君,说不出话来。

    这时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这只能说明有人想加害君上与君夫人。”

    不知什么时候,东关五出现在了宫外。

    作为自己的男宠,晋公诡诸当然认得东关五,于是他放开放开骊姬,厉声问道:“你是说有人要加害寡人与夫人,这人是谁?”

    东关五很冷静的说道:“这还得问这坛胙肉了。”

    胙肉?

    对,还得问这坛胙肉,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胙肉是谁送来的呢?

    晋公诡诸明白了,瞬间他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多少年来,他之所以不废掉申生的太子之位,就是还念着申生的母亲和这个孩子的好,虽然他也喜欢奚齐,但是在选择太子这件事上,他还是向着申生,毕竟申生已经四十多岁了,在晋国的人望也不错,作为太子或者是将来的国君,都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可是现在,现在他竟然要毒杀自己,晋公诡诸有些转不过弯来,“这么说是太子要加害寡人和君夫人了,为什么呢?”

    “因为他已经等的太久了,久则生变。”东关五的话不多,回答的却十分干练。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申生绝对不会加害寡人的。”晋公诡诸厉声喊道,“申生心底善良,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君上,我已经说过了,久则生变;时间一长,谁都会有变化的。”东关五继续道。

    久则生变?

    难道真的会久则生变?晋公诡诸望着一脸平静的东关五,在转身看着一脸无辜的骊姬。

    对啊!

    他已经等的太久了,寡人当年就是因为等的太久,最后才与君父的宠妃齐姜通奸的,现在太子申生等的时间不比自己当年短,难道他真的着急了。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发配曲沃十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废他的太子之位,就是在给他机会,现在他倒是等不及了。”说这话的时候,晋公诡诸是坚定的,看来东关五的话起作用了,一下子点到了姬诡诸的痛点上。

    “君上,太子此时就在驿馆,再晚他可就要回曲沃了。”东关五在一旁提醒道。

    “来人---”

    “末将在。”宫廷卫队长上前道。

    “速带百名甲士,前往驿馆将申生等人拿下。”晋公诡诸被提醒了,立即站起身对宫廷卫士命令道。

    “诺----”

    卫队长走后,姬诡诸还是不能平静下来,虽然是盛怒,但是对于申生要加害自己还是半信半疑。

    望着地上的胙肉发呆。

    现在他哪里还有吃野味的兴致呢?

    绛都驿馆。

    虽然把胙肉放在了骊姬那儿,但是申生却一直有所不放心,隐隐之中他觉着似乎有所不妥,到底为什么有所不妥,他也说不出来。

    此时的申生心中惶惶的,在忐忑不安中焦急的等待着。

    这也许是今年自己与父亲见面的最后机会,可是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了,怎么还没见君父召见自己。

    申生却没有一点睡觉的意思,他焦急的等待着。左等右等还是没有君父的消息,申生只好走出门,在外面等着。

    “太子你看,好像有人进来了。”手下指着楼下的驿馆大门对申生说道。

    果不其然,黑暗中,只见一个人跑了进来。

    进门之后,来人喊道:“那位是太子殿下?”

    申生见状,快步下到楼下,“我就是,你有何事?”

    “太子殿下,我乃是里克将军的手下,将军刚才得到线报,说是君上派人追杀你,将军急命我来向你禀报,让太子赶紧向南门方向逃跑。”

    左等右等,没有等来国君召见的消息,却等到了国君要捉拿自己的消息。

    “什么?君父竟然派人捉拿我,为什么啊?”听到君父要追杀他的消息,申生大为吃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确实不明白。

    “具体原因我也不明白,不过,小的听说从太子给国君进献的胙肉里发现了毒药。”

    “什么?我的胙肉里又毒药?”申生往后倒退了两步,差点跌倒在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巴结父亲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在胙肉里下毒。这真是荒谬到了极点!

    手下赶紧扶住申生,“太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还是逃命要紧。”

    “不---,我要面见君父,向他解释此事。”申生甩开手下,坚持要进宫向晋公诡诸解释此事。

    “太子啊!你好糊涂,盛怒之下的国君岂能听你的解释,你去了只能是自投罗网,杀了你的可能性都会有;快听里克将军一句话,逃跑吧,再晚一点,命都保不住了,人都没了,还拿什么来解释呢?”说着手下拽着申生就往外逃。

    门外,里克已经安排手下准备为申生准备好了车驾。几十年的战斗生涯,使得里克与申生建立了相当深厚的感情,对于晋公诡诸把申生等三兄弟赶出绛都这件事,里克本来就有怨言,现在晋公诡诸又要追杀申生,得到线报的里克即刻就派人向申生做了通禀。

    坐上里克安排好的车驾,申生带人没命的向绛都城外而去。

    刚走没一会,宫廷侍卫长带领的宫廷侍卫,就赶到了驿馆。

    “包围驿馆,一一搜查,绝对不能让申生等人逃了。”

    “诺---”

    在卫队长的指挥下,宫廷侍卫迅速将驿馆团团围住,开始里外搜查申生。可是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申生的踪迹。

    “将军,里外都翻遍了,没有见到申生的踪迹。”

    “命令各门,严加防守,决不能放走申生。”

    “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