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76.第176章 计杀申生(二)

    祭奠过母亲,晋国太子申生按照晋公诡诸的要求,高高兴兴的带着胙肉匆匆向绛都而去。

    一路上他的心情是兴奋的、热烈的、更是激动的;他早就想好了要对君父所说的话,他要陪伴在父亲身边,要为父亲尽孝,要陪着君父渡过他人生最后的时光等等,要说的话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最后汇成一句话,那就是他要立即见到父亲。

    他已经四十多岁了,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到父亲了。

    不知道父亲他老人家还好吗?

    心急路就短。

    经过一天的疾行,天黑之前,申生赶到了晋国都城绛都。“太子,天已经黑了,要不我们明天再进宫不迟。”随从望着黑洞洞的天空对申生说道。

    “不了,我们这就进宫,父亲年岁大了,本来瞌睡就不多,此时应该还没有睡吧。”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冬天的天本来就短,现在也就是刚吃完晚饭的样子,申生想想不管怎么说现在父亲应该不至于睡下,于是就对手下说道。

    既然太子坚持,手下人岂能有什么办法,只好跟着他前往晋国王宫,左拐右拐之后,申生来到了晋国王宫门外。

    此时晋国王宫的大门早就关闭。

    “太子,宫门已经关闭,要不我们明天再来。”随从再次说道。

    “敲门--,就说太子回来了,请求觐见君上。”申生对手下命令道。

    “咚咚咚---”

    “咚咚咚---”

    夜里的敲门声尤其响亮,不一会儿,守门的内侍从里面传出了声音,“谁啊?这个时候还敲什么呢?”

    “我是太子申生,有要事觐见君父,快快开门。”隔着墙,申生对立面喊道。

    内侍一听是太子回来了,不敢怠慢,赶紧应道:“太子稍后,待我禀报君上。”

    “快去禀报。”在没有得到国君允许的情况下,内侍不敢开门,申生只好隔着门对里面说道。

    内侍一路小跑,来到寝宫门外。

    “启禀君上,太子申生请求觐见。”国君寝宫的门已经闭上,内侍不敢直接进门,在门外轻声喊道。

    宫内,晋公诡诸与骊姬刚刚上床。冬天了,既然没有什么事情,二人便早早上床,坐在床上说说话,也不失是一件美事。

    这不刚一上床,事情就来了。

    什么?

    骊姬到底是年轻,虽然内侍只是轻轻的喊了一声,她就已经听到了。

    她一咕噜从床上坐起。

    “你要干什么?”晋公诡诸问道。

    “君上,我内急,出去一会就来。”骊姬编了个谎言,对国君道。

    “哦---,快去快回。”

    骊姬穿上睡衣,溜下床,来到门外。只见守门的内侍站在门外,看见骊姬出来,内侍有些吃惊。

    “你刚才在说什么?”骊姬盯着内侍问道。

    “这个?”多少年来,骊姬与太子申生之间的矛盾,众人皆知,内侍们都知道其中的缘由,见到骊姬出来,内侍迟疑了。

    “说---”骊姬厉声道。

    “太子,太子申生从曲沃回来了,请求觐见君上。”内侍小声说道。

    “咦---”骊姬倒吸了一口冷气。真快啊,国君还没召见,他自己倒是提前来了。

    申生的提前归来,显然超出了骊姬的预料,这该怎么办呢?

    骊姬咬了咬嘴唇,苦思冥想,可是这突然之间到了跟前的事情,真的把骊姬这样一个女人给难住了,想了一阵还是没有想出好办法来。要知道,申生就在宫门外,再等一会还想不出办法来,谁知道申生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爱姬,你在干什么,怎么还不进来?”寝宫内晋公诡诸已经开始叫了。

    听到国君的叫声,骊姬赶紧向里面应道:“好,马上就进来。”

    随后转过脸对内侍道:“你去告诉太子,就说国君已经睡下了,要他明天再来。”不管怎么样,先把申生支走再说,至少能够给自己留出想办法的时间来。

    “诺----”内侍看了看,知道国君已经上床,只好转身向门外而去。

    来到宫门口,内侍对外面喊道:“太子在吗?”

    “在,是不是君父要召见我?”申生焦急的对里面回道。

    “君上已经睡下,要你明天再来。”内侍对外面喊道。

    国君已经睡下?

    这么早国君就睡下了?

    申生虽然有些不相信,但是人家内侍已经说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太子申生想了想,虽然多少有些失望,不过再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看来自己还是太心急了。本来属下就已经告诉他,等到明天再说,自己非要坚持现在过来,看来来的真不是时候。

    但是既然来了,申生还是有些不死心。

    再回驿馆之前,突然向宫内问道:“内侍,是谁告诉你国君已经睡下了?”

    “是君夫人说的。”内侍倒是老实,实话对申生说道。

    君夫人说的?

    申生明白了,不是君父不想见他,而是这个女人在从中作梗。申生恨得牙根直疼,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总不能硬闯进宫去,那样无疑是彻底得罪了君父。前往曲沃的这十多年,他早就想明白了,原本君父是非常喜欢他的,可是自从这个骊姬来了之后,晋国就没有安宁过。君父为了她,不惜将他们三兄弟赶出绛都。

    现在她又从中作梗,阻止君父与自己见面。

    想到这里,申生狠狠的说道:“等我当上国君,非将这个贱人碎死万段不可。”说完申生拂袖,“哼---,等着吧。”随后坐上了车驾。

    已是冬天了,北方大国的晋国,这个冬天特别的冷;入夜时分,竟然下起了雪花,稀稀疏疏的,虽然没有形成大片的雪花,但是打在脸上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痛。

    走在回驿馆的路上,申生的心绪更加难以平静。十多年过去,绛都原本属于他的太子府早已经被奚齐占领,做了人家的府邸,自己倒成了这里的客人。

    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改变这里的一切。

    申生走后,骊姬再也睡不着了。躺在国君身边,听着晋公诡诸呼呼的睡觉声,骊姬愈发的清醒。

    “申生已经回城,这既是杀死他的最后机会,也是凶险万分的时刻,一旦姬诡诸这个老东西见到申生,一定会舐犊情深,留他在绛都。只要申生在绛都待下来,以后的事情可就难说了。”

    越想,骊姬越发觉着危险,“不行,今夜一定要想出办法来对付申生。决不能让国君见到他。”骊姬望着黑洞洞的房间,心中暗暗说道。

    转眼一想,明天一早,申生就要来宫里了,又怎么能够阻止得了呢?

    这可该怎么办啊?

    骊姬彻底实施睡不着了。

    “这可该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不行,绝对不能让君上见到申生。”但转眼一想:“可是怎样才能不让国君见到申生呢?申生我管不了,看来只有将国君支出宫了。”骊姬决定在明天申生进宫之前,将国君请出宫;最好让国君呆在外面,让申生见不到国君。

    可是要想让国君出宫也很难啊?这么冷的天,国君可是不愿意出门的,呆在宫里多好啊!为何要冒着风雪出门呢?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的出来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

    经过大半夜的思考,骊姬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这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她更不敢睡了,只好穿衣起床;她害怕一旦自己睡着,明天的事情可就要误了。

    望着还在呼呼大睡的晋公诡诸,骊姬俯下身子,在姬诡诸的耳边吹了口气,“国君,天已经亮了,你快醒醒啊!”

    人老了瞌睡本来就少,经骊姬这么一闹,晋公诡诸睡不着了,他迷迷糊糊的坐起身,“这是几更啊?天还没有亮呢!”

    外面虽然已经露出了鱼肚白,但还没有彻底大亮。

    “君上,妾身想吃狍子肉。”骊姬没有回答姬诡诸的话,撒娇的说道。

    “哦--,你想吃狍子;这大冷的天,到哪里去找呢?要不我让厨师看看宫里还有没有,要是没有就让军队外出给你打去。”晋公诡诸拍着骊姬的脸说道,几十年了这张脸还是那样的美丽,让人看着都感到怜惜!

    “我想吃君上亲自给我打的狍子,不知君上能否满足妾身的这个愿望?”说完,骊姬满含期望的望着姬诡诸。

    “这个?”已经是冬天了,山里的野兽早就准备好过冬的食物,准备过冬了;野兽不好打不说,而且此时的山里好多地方也已经是大雪封山,打猎可是有危险的。

    “君上,妾身就这么一点一点愿望,君上难道也不答应吗?君上不是说你年轻的时候,可是打猎的好手,难道这次你害怕了吗?”骊姬再次狐媚的说道。

    望着骊姬动人的容颜和期待的眼神,晋公诡诸身上的男子汉气质一下子就上来了,拍着胸脯说道:“谁说寡人害怕了,寡人虽然老了,但依然是老当益壮。你就等着吧,天黑之前,寡人一定会将狍子放在你的面前。晚上把少姬也叫上,我们一起好好喝上几樽。”

    说罢,姬诡诸再也睡不着了,穿好衣服,准备起床,“来人啦-----”

    “奴才在。”

    “把宫里的卫队长叫来。”

    “诺---”

    不一会儿,宫廷卫队长进来了,“末将拜见君上。”

    “你去调集二十名侍卫,随寡人前往山里打猎。”

    “君上,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大雪封山,路不好走啊;再说了,冬天野兽早就藏起来了,也不好寻找;末将怕君上要失望了。”宫廷卫队长说道。这个时候,国君要出去打猎,说给谁都会大吃一惊。

    “没事,既然寡人出面,定会有所收获。你只管准备人马!其他的,你就不用操心了。”晋公诡诸不为所动,坚持要外出打猎。

    “诺----”既然国君一意孤行,卫队长见状,只好出去准备了。

    卫队长走后,晋公诡诸再次拍着骊姬的脸说道,“小美人,你就等着寡人的好消息吧!”

    说完,晋公诡诸豪气的出宫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