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72.第172章 借道伐虢(二)

    虞公睡着都笑了,但是宫之奇却哭了。

    当了一辈子官,他敏锐的意识到,这一次晋国是真的要对虞国下手了,而且是要一次性将虞国彻底消灭。

    回到府里,宫之奇还在想今天的事情,虞公贪财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以往就算贪财也是有分寸的,可是这一次为何他要如此倔强呢?难道他真的意识不到危险已经来临了吗?

    再一想,他就明白了,敌人这一次下的赌注太大了,大到让虞公失去理智的程度。也就是说,这垂棘美玉和屈地良马太珍贵了,乃是人间的宝物,稀世罕见,人家能把这些东西送给虞公,就等于拿住了他的命脉,虞公已经完全被迷惑住了。

    就好像人家挖好一个大坑,坑里布满了黄金珠宝,虞公贪恋里面的宝物,结果却把人给陷进去了,而且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最后只等死亡了。

    “罢了,罢了,这虞国本来就是你的,你自己都不想要了,我又何必如此伤心呢。”宫之奇自我安慰道。

    “来人啦---”

    “老爷,什么事?”仆人听到叫声,赶紧从外面跑了进来。

    “收拾东西,我们准备离开。”宫之奇说道。

    嗯?

    仆人呆呆的望着宫之奇,不知所云。心想老爷今天这是怎么了?竟说这些没头没脑的话呢?

    “快去啊,收拾东西,我们准备离开虞国。”宫之奇愠怒道。

    “老爷,是全部收拾,还是只收拾一下您的个人衣物?”仆人的言下之意就是说,是准备搬家还是简单的收拾一下,你出趟差再回来。

    “准备搬家,我们要永远离开虞国,不回来了。”宫之奇明确的对仆人说道。

    仆人这下总算是听清楚了,但就是有些不明白;在虞国位极人臣的老爷为何突然之间就要离开自己的国家,而且还要离开的彻彻底底。

    莫要说是仆人不理解,就是宫之奇自己也实实在在的舍不得。要离开生他养他,给他官做的虞国,宫之奇是多么的伤心啊!支走仆人,宫之奇一遍又一遍的看了看自己的府邸,还有门前自己亲手栽种的树苗,现在也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还有门前的街道。

    可是这熟悉的一切,再过几个月,这些都要变了,就连这个国家都要跟着晋国了。

    自己留恋又有什么用呢?

    一府的人收拾起东西里,速度就快多了,虽然大家都觉着有些吃惊,但是他们也都相信老爷的判断和决定,没有太多的磕绊。

    临走前,宫之奇决定给虞公写一封信,做最后的劝诫,也算是自己对国家应尽最后的忠心。

    宫之奇提起笔、含着泪,一笔一划的写着,泪水默默的滴落在竹简上。

    终于,一封不长的信笺终于写完了,宫之奇的心也跟着要离开了。

    临走前,宫之奇把书信交给留下看门的仆从,“我走之后,你进宫把这封书信亲手交给国君。若国君问起我,就说我已经离开虞国,具体去什么地方,你也不知道。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不过老爷,那小人该到什么地方找您呢?”仆人问道。

    “你不用找,我安定下来之后,自然会派人来接你们的。”交待完毕,宫之奇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的奋斗,他的心血,他的忠告,他的泪水,都洒在这块土地上了,最后人却走了。

    当宫之奇的仆人将书信交给虞公的时候,虞公还在欣赏着晋国的垂棘美玉和屈地良马。

    这两件东西实在是太好了,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好的东西。

    有了这两样东西,莫要说睡着都笑了,就是神仙也不过如此。

    左看一看,右看一看。这块美玉还真是好啊!宫里其他的宝物跟它一比,简直就是破铜烂铁,不值一提。

    “启禀君上,大夫宫之奇的仆人求见。”内侍禀报道。

    仆人求见?他本人呢?

    虞公稍稍疑惑了一下,“宣他上来。”

    宫之奇的仆人走上前来,跪倒在地,“小人拜见君上,我家老爷让我把一封书信交给您。”

    说完仆人双手将书信递上前。

    虞公打开书信,只见上面写到,“君上,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微臣已经不在虞国,请容臣不辞而别。临走前,微臣还是那句话,晋国此次借道绝非那样简单,实则是借着借道之名,行灭虞国之实。万望君上慎重对待,早做防范。若君上实在信不过微臣,那就请君上提早举行年终的腊祭,臣恐等到冬天虞国就灭亡了,再也没有办法举办祭祀大典了。臣宫之奇泣血再拜,万望君上慎之又慎。”

    宫之奇的信笺虽然是情真意切,但却让虞公看的是火冒三丈。

    “宫之奇真是奇怪,疑神疑鬼,好端端的事情竟然让他说到亡国灭种的境地,临走了还劝寡人早作腊祭,一派胡言,一派胡言。”虞公怒斥道,“他人到哪里去了?”

    “我家老爷已经离开虞国了,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小人也不得而知。老爷临走前,只是让小人把这封书简交给君上。”

    走了?

    虞公一屁股坐了下来,难道宫之奇真的认为一个简单的借道行为,虞国就到了亡国灭种的地步吗?

    “好了,你下去吧。”虞公挥挥手,让仆人离开宫殿。仆人走后,虞公孤独的走进内宫。

    边走,他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着。

    难道我真的错了?不对啊,三年前晋国不是也借道虞国吗?当时并没有见到有多少人反对,怎么今天同样是借道这件事,宫之奇竟会反对的如此激烈呢?

    想了想之后,虞公还是认为,宫之奇他错了,借道本来就没有那么凶险。

    看了看自己的垂棘美玉,想一想屈地良马,虞公安心的走了。

    宫之奇的出走,对于整个虞国来说,不损失什么,但却对一个人埋下祸根,这个人就是他从宋国带回来的百里奚。

    他已经来这里三年了,三年来百里奚基本上没有做多少事情,当然了,人家虞国也没有给他升官,现在他还是一个小小的中大夫,除了重大的朝会或者祭祀,基本上处于没人理睬的境地。

    莫要说他没多少事情可干,就是整个虞国都没有多少事情可做。

    一个小小的城邦小国,能有多少事情呢?

    也许是宫之奇走出的太过匆忙,竟然把百里奚这茬事情给彻底遗忘了,足见他字虞国有多么的轻飘。

    不过这也好,谁知道今后的道路,是祸是福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