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65.第165章 秦公亡马

    这是一群野人,实质上也就是跑到山里的流民。

    春秋早起,周平王东迁之后,关中大地“八戎”纵横、矢国、散国、弓鱼国、以及秦国等等,大大小小的国家林立,这些国家之间,以及他们与戎狄之间的战斗一直不断。百姓饱受其苦,许多百姓不敢忍受其苦,只好逃到山里,原本一家一户的逃跑,后来整村整村的逃跑,人多了就形成了流民。

    这些流民聚集道一起,便形成一股势力。这种势力一旦聚集在一起就成了一种不可小视的力量,威胁到了周边国家的安全。由于他们长期盘踞在岐山地区,周边的矢国、弓鱼国以及西边的散国经常给予打击。

    流民毕竟是当地的农民组成,岂能是正规军队的对手,于是在周边国家的打击下,流民们不得不向更深的山里奔逃。等到形势稍稍好转,他们又会出来威胁周边国家的安危。

    如此循环往复,几十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山里能够充饥的食物已经很少了,周边的野果早就被大家采摘的差不多了;山里的猎物遇到流民早就跑的无影无踪,流民们已经饥饿了,他们需要食物充饥。

    饥不择食的流民们只好散开,向更大的范围寻找食物;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人无意间发现了位于岐山的秦军马场。

    马匹?这可是冬天充饥最好的食物了,何不下山去偷几匹马杀了充饥?

    流民头领决定冒一次险,来解决部族的饥饿问题。

    夜深了,除了军马场四周的火光和天空的星光,岐山周边一片黑暗。

    “头人,下面的人都已经睡下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行动了。”望着山下死一般的寂静,手下人对头人说道。

    “再等等,你看,下面还有人来回窜动。”头人指着下面来回走动的士兵对手下说道。

    已经是后半夜了,在头人的带领下,十几个流民蹑手蹑脚的走下山岗,向秦军岐山马场走去。

    马场建在一处山洼里,周边扎满了栅栏。门口的栅栏门没有关,也许是太困了,值守的士兵靠在门边打盹。

    流民们轻轻的溜进栅栏,进入马场。

    马场左右两边是两排房子,房子的周边有几间马厩,里面拴着五六匹马。

    再往里走还有一道栅栏,这儿才是真正的军马场所在地,上千匹战马就拴在里面。这道栅栏门已经上锁,里面还有士兵把守,不过此时守门的士兵已经休息了。

    “头人,怎么办?”手下问道。

    很显然,想要偷里面的马匹是要冒险的,如果不敢冒险,那就只有外面这六匹马了。

    头人稍稍想了一下,还是不敢贸然进去;他很清楚一旦进到里面的栅栏里,要想出来可就难了,“不进去了,就把外面这六匹马拉走。”

    事情巧就巧在这里了,偏偏这六匹马就是白天秦公任好和大臣们选好的六匹快马。

    流民们解开拴马的缰绳,牵着六匹骏马往栅栏外走去。

    快走到栅栏门口的那一刻,秦公的马叫了起来,“恢-恢-恢---”

    “嗯?什么声音?”守卫马场的士兵大吃一惊,睡意顿无,一咕噜爬起来,“你们是什么人?”

    “快上马---”头目一声令下,手下赶紧跳上马,再拉上其他流民,两三个人乘一匹快马向岐山深处奔去。

    “野人偷马了---”

    “野人偷马了---”

    守卫大喊起来。

    “什么,有人竟然敢到这里来偷马。”夜里带队值守的甘校尉一下子被惊醒了,昨夜喝的酒一下子都醒了;这帮天杀的野人,迟不来早不来,偏偏在国君来视察军马场的时候,他们就来偷马了。

    岐山周边有流民,秦人称之为野人,守卫军马场的将士当然知道。但是这么多年来,由于流民畏惧秦军的屠杀,流民们只是在军马场周边徘徊,并不敢真正近前来偷马。今年冬天实在是饿极了,这才冒险来军马场偷马,偏偏就遇到了国君来视察这里。

    甘校尉一咕噜爬下床,冲出房间。周围一片死寂,除了黑暗的夜空,剩下的只有自己的士兵了。

    “偷马贼呢?”

    “顺着那个方向逃跑了---”守卫的士兵指着远处的岐山山峦说道。

    “偷了几匹马?”

    “还不知道。”

    “快去查-----”甘校尉气急败坏的喊道。

    很快手下就过来了,“报--,军马场的栅栏并未打开,野人就偷了房间周边的六匹马。”

    就偷了房子周边的六匹马,可是这六匹马偏偏就是国君他们选出来的良马。甘校尉捶胸顿足的叹道,“哎----,吾命休矣。”

    “集合队伍,跟我追----”事已至此还能怎样,除了追击,别无他法。

    甘校尉带着上百名秦军,沿着流民逃跑的方向追去。

    不大一会儿,秦公任好、王荡、公子挚等人都醒了,昨天晚上在军马场,由于带来的人各自都得到了自己喜爱的良马,众人都很高兴,不由得多喝了几樽,到现在头还晕晕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嬴任好走出房间问道。

    “启禀君上,周边山上的野人下山来,偷了君上的良马。”手下禀报道。

    “什么?寡人的千里马被人偷走了?”嬴任好的眼睛睁大了,这些人真是太胆大了,竟敢在自己的房间周边偷走了马匹,这还得了。幸好他们不是来行刺的,一旦这些人真的要行刺,自己的命还不休矣。

    王荡更是气的哇哇直叫,“你们这帮饭桶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人在你们的眼皮底下把我的马给偷走了,甘茂功这个蠢货呢?”

    “报告将军,甘校尉已经带人向山里追去了。”

    人家都已经追击去了,王荡还能说什么呢?“君上,这可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等到明天再说吧。”说完嬴任好回房间睡觉去了,山里的夜晚太冷了,冬天更是如此,在外面站了一会,嬴任好就觉着浑身发冷。

    多年生活在这里,对于这些流民,秦军多多少少有所了解,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但是大致的方向还是清楚的。追了一夜,天亮了,甘茂功带领的秦军翻过岐山山顶,来到了一块较为平坦的坡地上。

    “校尉快看,那边好像有烟火。”顺着手下指引的方向,甘茂功看到,果然在山的那一边有烟火升起。

    “果不其然,果不其然啊!这么多年来,我们竟然不知道这伙野人竟然藏身的地方距离我们如此之近,兄弟们跟我一起冲过去杀了了这帮盗马贼。”甘茂功命令道。

    “校尉且慢,我们要不要先向君上禀报一下这里的情况,再行杀戮不迟。”手下阻止道。

    “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既然我们丢了君上的宝马,如果能够寻找到野人的下落,是不是可以将功抵罪。如果我们贸然出兵杀了这些野人,非但不能让君上满意,反而会产生我们有杀人灭口之嫌;更何况我们也不知道野人到底有多少人,如果他们人数太多,恐怕我们这点兵马不够对付。”

    听完手下的建议,甘茂功道:“你说的不错,来人,速速向君上禀报。”

    “诺--”手下骑上快马向岐山马场而去。

    手下走后,甘茂功道:“李曲侯,你带人从左边包围,我带人从右边包围,别让这些野人跑了。”

    “诺---”二人各带一队人马从左右两边向对面的山上包围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