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60.第160章 洛邑受辱

    坐上百里奚的车驾,不到一天的时间二人便来到了东都洛邑。

    洛邑乃是周王室的都城,建设自然是非同小可,城墙高大,礼乐齐备,刚到城前,就能够听到王宫里面传来的阵阵仙乐。

    “蹇叔啊,你看看这里到底是王室的都城,不是一般诸侯所能达到的高度啊!你听听这音乐,就能够感受到这座城池浓厚的礼乐氛围,今后若能够在这样的城池里为官,我这一生就知足了。”百里奚对蹇叔说道。

    虽然百里奚说的很是动情,但是蹇叔却并没有像他那样的激动,“看来贤兄是被这阵阵的仙乐打动了,不过这王宫里是不是像这礼乐一样如此美好,可就难说了。”蹇叔不以为然的说道。

    百里奚有些不悦,转过脸不再说话,于是蹇叔说道:“好与不好,等到我们见了王子颓之后再说吧。”

    王子颓的府邸就在王宫的隔壁,占着很大的一块地方。来到王子颓的府邸门前,趁着蹇叔给车夫安排的档口,百里奚径直向着王子颓府邸大门走去。

    还没到门口,守卫便挡住了百里奚,“干什么的?”

    “这位军爷,我是来求职的,求取养牛的。”

    守卫把百里奚上下打量了一番,虽然此人身上的衣裳也算是干净,举止还算得当,但总有那么一点说不上来的感觉,说白了也就是他身上不具有那种特有的贵族气质,“虽然是给王室养牛,但是我可告诉你,我们这里绝对不要奴隶。”

    话虽没明说,但意思很明白,分明是在怀疑百里奚的身份,百里奚正要分辨,蹇叔过来了,对着王子颓的门卫斥责道:“你们这帮看门的,长眼睛了没有;看看这位大爷的装扮,能是奴隶吗?”

    蹇叔身材高大,气质不凡;门卫很显然被蹇叔的气势给吓住了,张着嘴看了看,见蹇叔衣着华贵,立即笑脸相迎道:“二位爷,里面请。”

    蹇叔双手往后一背,抬腿进了王子颓的府邸,被人带到意见屋内,这时管家进来对着百里奚和蹇叔说道:“二位稍等,王子正在与卫国来人商议大事,等会过来再会二位。来人,给二位上茶。”

    下人端上茶来,放在百里奚与蹇叔面前,管家指着面前的茶水对二人道:“二位慢用,我这里还有点事情。”

    “您有事先忙着。”百里奚起身客气的对管家说道。

    “二位慢坐,慢坐。”说着管家就起身出去了。

    坐在王子颓府里,百里奚是感慨的,不管怎么说,能够来到这里,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激动的,要知道这里可是天下的中心,周天子所住的地方,来到这里也就等于是为天子服务,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啊!喝着茶,与蹇叔低声说着话,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

    眼看着就要到吃饭时间了,还没有人过来再问他们一句话,蹇叔有些坐不住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没有人来理会我们?”

    “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事情,再坐会,不急的。”百里奚笑着安慰道。

    嘴上说不急,但内心深处,百里奚也早就急的不行了;难道这个养牛的机会已经被别人抢走了,还是人家压根就不想与自己交谈,或者还有其他什么样的原因,他不得而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已经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但还是没有一个人过来与百里奚等人说上一句话,似乎人家已经把他们二人给忘了,还是人家已经有了决断,不要自己了,等我们自行离去?

    莫要说是王子颓,就是管家除了刚进来的时候招呼过一次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蹇叔站起身,看见窗外下人们三三两两走过,似乎是在换着吃饭。

    “贤兄,你看看人家下人都已经开始换饭了,看样子人家今天上午是不想见我们了;要不我们也回馆驿吃饭吧。”很显然蹇叔是等不住了,起身准备离开。

    百里奚起身看了看窗外,果不其然,人家的下人都已经开始换饭,有些吃过饭的下人有说有笑的跟其他人打着招呼,而他们还孤独的等在这里,更何况人家根本就没有要招待他们的意思,于是百里奚只好说道:“要不,我们也走吧。”

    刚走出门,就看见王子颓正陪着一帮人从餐厅出来,这些人边走边说笑:“二位使臣,我这里的鹿肉怎么样啊?”王子颓向使臣问道。

    “王子到底是王子,你这地方的酒肉都非同一般啊。好啊,很好。”很显然,来人乃是卫国的使臣。

    “这就好,这就好,只要来使感到非同一般,我们所说的事情就有希望了。回去后多向你家国君美言几句。”王子颓高兴的说道。

    “一定一定,王子所说的事情,我们一定会一字不落的禀报我家国君。”使臣忙不迭的答道。

    这个王子颓就是前面提到的哪位驱赶周惠王的那位王子。

    王子颓、管家、郑国的二位来使,四人出了餐厅,向着王子颓府邸大门走去,来到门口时正巧碰见了百里奚与蹇叔二人。

    “小人见过王子。”既然已经碰在了当面,百里奚与蹇叔上前向王子颓施礼道。

    二人的突然出现,明显让王子颓吃了一惊,他吃惊的望着这两个给自己行礼的人,“嗯?你们是何人,怎么会在我的府上?”

    还没等百里奚等人回答,管家跑上来解释道:“王子,这两位是来府上求取养牛人这个职位的。”

    “哦,原来是想养牛的?”王子颓打量了二人一眼,回头问管家,“我怎么不知道。”

    管家上前继续解释道:“此二人进来的时候,王子正与二位使臣说话,我没好意思打扰,这不就碰上了。”

    王子颓再看都没看百里奚、蹇叔二人一眼,对管家怒斥道,“哼---,此等低贱之人怎么会带到府里来,你们这帮下人是怎么办事的?还不把他们轰出去。”说完,王子颓脸一沉陪着卫国使臣们走了。

    对于百里奚来说给能给王室养牛已经是很不错的职业了,但对于人家王子颓来说养牛吗,也就是一种低贱的职业罢了,在郊外给他们几间房子就行了,怎么能够领到府里来呢?

    既然主人已经发话,管家立马变脸,对着百里奚、蹇叔说道:“还不快退下,去去去---”说着,带着几个下人,就把二人往外推。

    百里奚倒是没什么,一脸平静向府门外走去,但蹇叔可不答应了,“哼---,你们这帮奴才,怎敢这样对我,要不是你们自己张榜求人,我才不会来你们这里。”

    蹇叔这样一骂,管家倒是不好意思了,“这位爷,我要不是看你也是位贵族,非叫人打你不成,赶紧走吧;看你们也不是没钱的人,干嘛非要跑这儿来养牛呢?”

    几个下人连推带搡把百里奚和蹇叔推出了王子颓的府邸。

    本是来这里求职的,谁知道职位没有求成,反而遭到了别人的无端侮辱,二人气呼呼的出了王子颓的府邸。出门之后,二人没有直接回到馆驿,而是来到了街上的酒家。

    要了酒,上了菜,二人的话也就多了。

    “贤兄,你看这位王子颓怎样?”蹇叔直接问道,言语中多少带有气愤。

    刚来洛邑,百里奚心中对这座城池充满了好奇和神往,经过这么一折腾,他心中的好奇和神往一点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怨气。

    “此人傲气而轻慢,必不能成大事,此后恐有杀身之祸。”百里奚平静的说道。

    怨气归怨气,怎能说人家会有杀身之祸呢?

    对于百里奚的断言,蹇叔有些吃惊,“贤兄莫不是因为人家把你赶出来,就说人家有杀身之祸吧?”

    百里奚摇摇头,“蹇叔,你看我有生气的样子吗?再说了从被人家赶出来的那一刻到现在,我有生气的样子吗?”

    诚如百里奚所言,从出门的那一刻,蹇叔虽然生气的不得了,但是百里奚却一脸的平静,并不见得他有多么的生气。

    “贤兄何以见得?”蹇叔问道。

    百里奚喝一口酒,说道:“兄弟你难道没有想过,身为王子,本应该恪尽职守,为王室尽责;但是这位王子却私会卫国使臣,意欲何为?你难道没有想过?”

    “意欲何为?”经百里奚这么一提说,蹇叔也觉着里面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合适。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预谋谋反,要么私交甚好;我看第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百里奚断言道。

    蹇叔捉摸着百里奚的话,说的也是啊,若是为了王室的政事,为何不在王宫里会见,偏偏要带使臣带到自己府里;要是私交甚好,也说不过去,这两个人显然是有意来的,根本不像是私交甚好的样子。

    这么一分析看来只有窜通谋反这一种可能了。更何况蹇叔还听说过,周庄王在世的时候一直想传位给这位王子颓;后因为长幼有序,才不得不传位给他的兄长;从现在的情况,很显然这位王子颓不甘于失败。

    蹇叔望着眼前的百里奚,别看这位仁兄现在很不得势,但是他对于事物的看待却是那样的深远和独到。

    哎--,时运不济啊,有朝一天他若真的能够登上哪个国家的庙堂,绝对是一位济世良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