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53.第153章 功名难求

    出门容易回家难。

    走出门的百里奚岂能有回去的可能,他只有心一横一路走下去了。

    但是该往哪里去呢?

    经过一番思考,最后他选择留在自己的国家楚国,就算是当官,也应该为自己的国家服务啊!

    想到了这一点,百里奚起身向北边的宛邑走去,他决定先在宛邑找一个书笔吏的差事干着,等稳定下来之后,在谋求更高的职位。

    此时的百里奚的胃口并不大,并没有想到一下子就当上一个国家的重要的官员,还是想到要一点一点的干起;毕竟无论多差的官员总比当百姓强吧。

    经过一个上午的前进,百里奚来到了宛邑。宛邑也叫宛城,乃是楚国北部最重要的城池。若能在这里谋的一个小小的官员当当,既能照顾上家里,还能够让那些嘲笑他的乡邻们睁开眼看看自己的变化。

    此时的百里奚心中多多少少是有报复那些低看的乡邻的意思。

    进城之后,百里奚径直来到了宛城大夫的府邸。

    “哎----,你干什么的?”还没等他走进门,门口的衙役就挡住了他。

    “我找宛城大夫。”百里奚答道。

    衙役上下打量了一下百里奚,好像要从他的身上看到什么秘密似得。

    今天我们说以貌取人是片面的做法,但是在春秋时期却是完完全全的以貌取人,从一个人的衣着来判断这个人的身份和才学。

    因为在那个时候,什么样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那都是有严格规定的。周代以正色为贵,以正色相杂而生的间色为卑;颜色中更以“青、赤、黄、白、黑”为正色而尊贵的象征。

    所以左右仔仔细细的把百里奚打量了一番之后,看到对面的来人穿着青黑相杂的长衣,面色黑红,胡子拉碴,而且关节粗大;没有一点贵族的气质和形象,于是厉声问道,“你说你要见宛城大夫,你叫什么名字,是何身份?”

    “我叫百里奚,祖上曾在邓城为官,我也是饱读诗书。今日前来宛城谋求功名。”百里奚的回答倒是不卑不亢。

    身份在当时社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招牌,如果你家世代是奴隶,那你也就只能是奴隶,奴隶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一点点读书学习的可能性,更不会有做官的可能性。所以见到侍卫后,百里奚亮出了自己的家世,证明自己不是奴隶身份,曾经也是贵族。以免人家把你当做逃跑的奴隶抓起来。

    “哦,你家祖上曾在邓城为官,那现在你干什么呢?你说你想谋求功名,请问阁下此前曾在那里为官,有何政绩?”

    这话问的百里奚甚是难堪,毕竟祖上为官,那也是很小的官员,后来家道中落,田产越来越少,以至于到了今天仅仅能够维持生计。

    “我在家-----”百里奚答不上来了,因为只要他以回答说自己在家务农,那就等于说自己嫁到中落了,就等于说自己已经沦落为平民百姓。

    面对这些狗眼看人低的衙役们,他还是不愿意说出口来。

    但是这些经常在官员府衙门口当差的衙役们,何等的聪明,他们从百里奚的着装上已经知晓一二,再从他吞吞吐吐的言语中猜出更多的信息来,“怎么不说话了,先别说你家祖上是干什么的,现在就说说你是干什么的,难道是家道中落了,还是买卖失败了?不好说吧;我可告诉你,当下的楚国不是说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当官的,也不是什么人想当官,咱们宛城大夫就给他官当的。”

    “这个?”百里奚难住了,他早就听说过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本想争辩几句,但一想还要靠这些人替他通禀,于是说道:“烦劳二位向大夫通禀,有些事情,我需要具体和大人说说。”

    “哈哈哈,我说你这个人,还真是麻烦,大人一天到晚那么忙,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够见的。就你这幅穷酸样,还能有什么重要事情要私下里同大人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还请自便。”说完侍卫准备关门。

    百里奚无奈,只好离去。

    还没等他走出几步,就听到后面两各衙役在他背后说开了,“你知道不,这个百里奚可是咱们宛城一个名人,祖上曾经当过小官,后来家道中落,这个家伙本应该好好经营家业,谁知道他就知道读死书,把地里的庄稼都黄了,草都长到别人家地里了,现在穷的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如此不知廉耻的人,竟然还有脸跑到宛城来想当官。哎---,是我都觉着丢人啊!”

    挖心的痛啊---

    百里奚捂住胸口,快步离开宛城府衙。他不想与这些没有一点学问的衙役们理论,更不想辱没了自己的斯文。

    哎----,连一个小鬼都知道自己的底细,看来自己在楚国的坏名声早就传播开了;在这里求取功名实在是太难了,今生若要想有些作为,只有离开楚国,远走他乡了。

    快步离开宛城。

    百里奚心一横决定沿着大河的方向一路向东求取功名。东北乃是中原地区,是文化氛围相当浓厚的地方,兴许在那里,自己的满腹经纶才能有用场。

    “哼---,既然楚国不愿意留我,我又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那我就前往他国。”百里奚心中狠狠的想道。

    楚国东边的国家有好多个,他到底要去哪一个国家呢?沿着大河一路向东分别是郑国、蔡国。

    一边走,百里奚一边想,蔡国距离楚国太近,时常受到楚国的侵袭,即便是自己去了蔡国,还要受到楚国的影响,还不如沿着大河先前往郑国,看看郑国是否愿意收留像他这样的读书人。

    春秋时期,许多国家为了自身的发展,多方寻求人才,有的采取张榜求贤、有的采取举荐、还有的采取选贤的方式等等,办法不一而足。

    一些贤士到达之后,可以找熟人或者朋友推荐自己,也可以直接面君陈述自己的政治主张,当然这些能够直接面君的贤士,大多是贵族子弟而且在来之前已经有些名望。像百里奚这样一无名望二无朋友的人,想在他国立足也十分困难。

    从楚国到郑国,道路并不遥远,但是对于百里奚来说,可就很遥远了,因为他身上所带的盘缠仅仅够他有路上的吃喝用度,根本没有用来坐车的费用。

    于是再远的路,他都要一步一步用脚丈量过去。

    此时正是中原地区秋雨绵绵时节。离开楚国还是艳阳高照,但是刚刚一踏上郑国的土地,天气就变了,黑云压顶,一团一团的从大河向着官道压过来。

    百里奚望着黑压压的天空,心中一阵一阵的感到紧张,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了,距离下一座城池还很远。

    于是他加快脚步,几步向着郑国都城新郑方向奔去。

    “驾----”就在百里奚疾步匆匆向前奔去之时,身后传来了马车奔过来的声音。

    百里奚躲闪不及,马车风驰电掣般从他身边而过,伸出来的轮毂挂住了百里奚的衣裳。

    “吱”的一声,百里奚的衣裳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你们的眼睛长到哪儿去了?”看着自己被划破的衣裳百里奚气愤的质问道。

    “哈哈哈哈-----”车上坐着一个肥肥胖胖的中年人,回头对气的面红耳赤的百里奚哈哈笑道。

    “驾----”驾车人一声清脆的鞭响,马车迅速消失在百里奚眼前。

    划破了自己的衣裳,人家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扬长而去,还没到郑国国都,百里奚先对这个国家没有留下好的印象。

    轰隆隆----

    轰隆隆----

    雷声阵阵,从不远处的大河方向传来。

    “哗哗哗----”

    还没等百里奚气消,哗哗的大雨紧跟着就下来了,百里奚又急又气,赶紧向着有树的地方跑去。

    不远处的河岸边正好有一颗大柳树在风雨中张开宽阔的臂膀,百里奚来到树下,裹紧衣裳把身体尽可能的贴近树干,尽可能让大树挡住自己的身体。

    雨越下越大,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树下躲雨,岂能是长久之计,时间一长,大树岂能完全避雨,快到半夜的时候,百里奚已经被彻底淋透了。

    哎-----

    求取功名,求取功名;说来容易,做起来咋就这么难呢?

    百里奚心中暗暗问道,但这就是自己眼下要面临的现实。

    雨越下越大,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和“噼啪噼啪”的闪电向着郑国原野的这棵大树劈来。似乎要把它压碎、捣烂,直接吞噬在无尽的黑夜之中。

    旷野,除了雷声、闪电声,剩下的就是雨声了,平常庄稼地里的的昆虫声早就被这无尽的雨夜淹没的无声无息了。

    百里奚裹紧衣裳还是冷的出奇,被划破的地方,冷风嗖嗖的直往身体里钻。

    “啪----”一道闪电划过,眼前的夜幕变得阴森而恐怖。

    老天爷早就忘记了在这样的荒郊野外还有一个名叫百里奚的中年人正忍饥挨饿的等待功名能够落在自己的头上。

    雨一直下了一夜,第二天快亮的时候,雨终于停了。

    一轮红日爬上大河,发出道道金色的光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