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48.第148章 秦军归来

    西北春季多风。

    一场大风之后,黄土高原上尘土飞扬,虽不能说是遮天蔽日,但也是满身灰尘。

    打胜仗的秦军正走在返回雍城的路上,锦旗猎猎、迎风招展,群情激奋,士气高昂。

    “君上,这次大战,我们的损伤是历年来所有战斗中最小的一次;但收获可是最大的一次,至少是我王荡打仗以来收获最大的一次。”王荡高兴的对嬴任好说道,“不足的就是这次战斗打的不过瘾,我没有亲手杀了那个山戎王。”

    “你呀,你这个人就喜欢真刀真枪与人拼杀,一点都不知道为将之道。”韦昱笑着批评道。

    “为将之道首先在谋略,其次才是作战。真刀真枪的与人战斗,那是下属们的事情。王将军,你得好好向韦将军学习啊!”公子挚也跟着说道。

    “哎---,我总算服了,为啥我与韦昱大哥同时晋升,我只是一个稗将,而韦昱大哥都是副将了;看来还是谋略不足啊!”说着聊着,王荡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笑着对韦昱说道。

    “哈哈哈,看来王荡将军还是认识道自己的不足了,不过能够认识到不足就是好的开端,今后有你施展机会的时候。”听着众将的说笑,国君嬴任好也跟着笑道。

    这样有说有笑,行军的速度也快多了,秃尾河很快就被抛在了身后。

    “君上,前面再走不到三十里就是镕戎的大于山,这帮狗仗人势的东西,趁着山戎入侵我们的机会,还趁机出来袭击秦国,要不要我们趁着回去的机会也把镕戎给灭了。”王荡指着前面的大于山对嬴任好说道。

    大于山。

    据说是镕戎北迁之后藏身的地方。

    不过现在镕戎还在不在这里,嬴任好也难以判断,但既然来到了这里,何不前往看看;说不定还可以给镕戎一个突然袭击。

    “好,王将军这次说的不错,既然来了,我们就带兵过去会会这个镕戎。当年父兄大战镕戎的时候,我还没有参加,今天我倒是想会会这个经常与我们为敌的戎狄国家。命令大军开赴大于山。”嬴任好同意了王荡的建议。

    “诺----,君上有令,命令大军急速赶往大于山。”

    听到国君的命令,秦国军队火速向大于山赶去。

    一个多时辰的急行军,秦军赶到了大于山南端。

    “君上,快看,山下有帐篷。”

    嬴任好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山下的帐篷林立,密密匝匝,不用说都知道这各地方就是镕戎的藏身之处,而且从帐篷的数量来看应该是他们的大本营所在地。

    “韦将军,命令军队从四周包围过去,准备战斗。”

    “诺----”

    既然山下就是镕戎的大本营所在,看来今天的这趟行军没有白来,战斗也在所难免。

    秦军向四周分布开之后,嬴任好拔出佩剑,对身后的大军喊道:“众将士,这次可让我们得了个大便宜,消灭了山戎,顺带着,我们也将镕戎也给灭了。”

    随后举起佩剑,向前一指,大喝一声:“冲----”

    消灭山戎,秦军气势正盛,拿起手中的戈矛向着山下的镕戎大本营冲下去,势有一举消灭镕戎之势。

    很快这种兴奋的气势就没有了。

    “君上,这里没人。”

    “这里也没人。”

    嗯?

    没人,这里明明有许多的帐篷,而且从帐篷上的风雨淋过的痕迹来看,也不是新扎的,怎么会没人呢?

    “去那边看看。”嬴任好指着远处的帐篷命令道。

    不一会儿,过去查看的侍卫也过来了,“报-----,君上,所有的帐篷里都没有人。他们已经撤走了。”

    撤走了?

    是逃跑,还是搬迁。

    如果是搬迁,为何不把帐篷也带走呢?

    难道他们是逃走了?

    嬴任好正在纳闷,就看见公子挚纵马过来了,“君上,昨夜的火光已经惊动了镕戎,稍作打探,他们就会知道秦军与山戎战斗的事情,为了防止秦军在回城的路上袭击镕戎,所以他们连夜逃窜了。”

    嬴任好默然,刚才的兴奋劲荡然无存,看来这趟行军是白跑一趟了。

    不,秦军绝对不能白跑。

    “众将士,从地上的帐篷和屋内的陈设来看,镕戎肯定是仓促逃窜;既然这样,就说明他们跑的并不远,若此时命令大军火速追击,定能够追上敌人,消灭敌人。韦昱,准备快马,我们追击敌人。”

    “诺----”

    “君上且慢,我们还是收兵吧。”就在韦昱准备传令时,公子挚又说话了,

    嬴任好疑惑的望着公子挚,“为何,此时收兵岂不是说明我们是白跑了。”

    “白跑,怎么能是白跑,至少能够说明镕戎被我们吓怕了,仓促间离开自己的家园。但是此时国君发兵追击,肯定是没有任何意义。一则就凭我们的快马根本追不上镕戎,戎狄的战马之快,国君也见识过,我们根本就追不上;二则就算是我们要追击敌人,该向哪个方向追击呢?你可知道镕戎朝那边跑了?南边还是北边,东边还是西边?所以,微臣建议,我们还是收兵吧!”公子挚一连串的问话,让嬴任好彻底失去了追击的劲头。

    只好收起佩剑,“命令大军,回雍城。”

    “哎----,这不就等于跑了吗?”沉不住气的王荡又开始大声嚷嚷道,“要不把这里所有的帐篷都给烧了,也不枉我们来这里一趟。”

    烧了这些帐篷,说的也是,最起码会让这些镕戎人知道我们来过一场,而且也能够给他们一次警告,今后再敢与秦国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烧----”嬴任好厉声说道。

    “诺----”王荡高兴的答道,“众将士,上火把,烧掉这里所有的帐篷。”

    “呼-呼—”

    “呼-呼—”

    不一会儿,大于山下的镕戎营帐完全沉浸在一派火海之中。

    “哈-哈-哈----”

    “哈-哈-哈----”

    ……

    秦人终于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三年来,他们压抑的太久了,需要好好大笑一番。

    人逢喜事精神爽,快马加鞭未下鞍。

    打了胜仗的秦军速度都比以前快多了,两天后,秦军回到了雍城。

    “老臣曹叔拜见君上,君上在秃尾河、大于山两次打败戎狄,可喜可贺啊!”城门口,曹叔率领百官早早出来迎接嬴任好大军的归来。

    “左庶长辛苦了,秦国多次出兵都是你来守家,这份担子重啊!”嬴任好扶起曹叔,对于这位历经多位君上的老臣予以肯定。

    “君上,请进城。”

    进城之后,曹叔将国君出征期间秦国发生的大小事情一一向嬴任好禀报。

    最后曹叔说道:“君上,这几年来秦国经历了太多的苦难,现在秦国连连取胜,可以说解除了后顾之忧。下一步,秦国应该把重点放在休养生息、充实国力上,这才是君上的为政之本,百姓的民兴所向啊!”曹叔向嬴任好建议道。

    听完曹叔的汇报,嬴任好重重的点点头,对于这位老臣的独到的见识感到折服。

    是啊!秦国太苦了,也太虚弱了,需要好好休整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