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47.第147章 灰飞烟灭

    火势越来越大,被烧到的山戎人四散逃窜。

    “不要慌,快到水里去。”山戎王眼见百姓们着了火,大声喊道。

    虽然逃到河水里能够灭火,但是此时的河道岂能安全,秃尾河向东就是大河,白浪滔天,掉进去瞬间就会淹死。

    西边已经被秦军封锁住了,两岸上,箭簇犹如雨点般“嗖嗖”射下,进去也只有一死。

    南北两面,照样被秦军封锁死了,刚刚过来的小道上早就布满茅草,点着后,火光冲天,发出“啪啪”的声响,火势比河道里还要大。

    个别胆大的山戎将士眼看活不下去了,于是骑上战马,犹如火球一样向北边的小道冲过去,遇到秦军堵截,拼死一搏,跳下去,抱着秦军士兵滚落在一起,很快被抱住的秦军士兵也被火烧着了。

    “将军,我们的人被烧着了。”手下向韦昱喊道。

    “不要犹豫,杀死他---”为了确保其他的将士不被烧死,韦昱只好下令杀死被燃着的秦军士兵。

    “嗖嗖”箭簇所到,被烧着的士兵,很快被杀死在自己人身边,不大一会,尸身被火烧焦,化为一具枯骨。

    火势越来愈大,很快就燃遍了半边天,远远望去,整个秃尾河河谷地带火光冲天,不时发出“啪啪”的声响;山岗上,嬴任好望着这熊熊的火光,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

    “冲-----”

    “勇士们,跟我冲-----”

    既然只有死路一条,何不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山戎王大喝一声,率领全军做最后的冲杀。

    没有被烧到的将士跟着山戎王一起沿原路冲去,梦想着能够冲出重围,留下活口。

    马蹄带着火光,风驰电掣般向北边而去。

    虽然山戎将士做好了殊死一战的准备,但是已经谋划了许久的秦军,岂能让他们逃走,北边的小道四周,秦军早就做好最充分的准备,他们的弓箭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虽然旷野战秦军不如戎狄军队,但是伏击战可就是秦军的长项了。

    “放箭----”眼看,敌军疯狂的冲过来,嬴任好一声令下,埋伏在小道两边的秦军箭簇雨点般“嗖嗖”射向冲过来的山戎大军。

    可怜的山戎大军还没看到敌人的踪影,就被隐藏在山道两边的秦军射杀。本来冲出火场的时候就已经损伤不少,现在再加上秦军的射击,还没冲到半道,就已经损伤过半。

    “哇哇哇-----”

    山戎王气的哇哇大叫,挥动着弯刀却找不到敌人。

    “秦君,你个缩头乌龟,出来与我对战啊-----”山戎王大叫着让嬴任好出来与他们对战。

    直到此时,山戎王还不知道新上任的秦君叫什么名字,看来他实在是太轻看这位秦国的国君了。

    但是败事往往就发生在轻敌的那一瞬间。

    虽然他在大叫着,但是嬴任好岂能出来与他决战,现在他只需要用箭簇跟山戎王说话。

    敌明我暗,火光中的山戎军队很是明显,而藏在暗处的秦军却不易被人发现。

    “嗖嗖---”黑暗中两箭射出,山戎王身边的将士应声而倒。

    “这这?”山戎王吃惊的看着身边将士一个个的倒下。

    “啊---”山戎王大叫一声,挥动弯刀。

    “有种的过来与我们真刀真枪的来打啊?”山戎王再次大声喊道。

    除了他自己的喊声,剩下的就是自己将士的惨叫声,秦军并没有任何声响,更不会出来与他决战。

    啊----

    啊----

    河谷地带,不断有被烧到的山戎百姓跑过来,不过来到这里也是死路一条。

    “嗖嗖---”秦军的箭簇从黑暗中射出,跑过来的百姓应声倒下,没过多久,就被烧焦。

    没有希望了。

    彻底没有希望了。

    原本还指望剩下的这点人马能够在关中立足,重塑起山戎的强国地位。经此一战,山戎是彻彻底底的完了。

    经过一夜的激战,太难渐渐亮了,远处的山岗已经能够看出模糊的影子。

    山戎王左右望了望。

    杀声已经轻了下来;

    喊声也渐渐小了下来;

    河谷里,还有几个垂死挣扎的将士挣扎着想爬起身来,可是还没等他们站起身来,风借火势,身上着了的火越烧越旺。

    一阵风过后,还在挣扎的将士惨叫一声,再也不用挣扎了。

    天慢慢亮起来了,远处的小动物探了探脑袋,疑惑的望着这边,空气中一片焦糊味、血腥味,它们许久都没有闻到这种味道了。

    哇---哇---

    呜---呜---

    秃尾河岸边一个山戎小孩的哭声惊动了山戎王;左右寻找了一阵,山戎王发现了小孩的身影,纵马来到河边。

    小孩只有四五岁的样子,也许是身体较小,又在水边的原因,竟然在这场大火之后意外的活了下来。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孩子的哭声更让这种气氛平添了许多恐怖。

    山戎王来到孩子面前,下马,把孩子抱在怀里,“好孩子,不要哭,爷爷保证会让你活下来。”

    此时能够活下来的都英雄,不管他是大人还是小孩。

    随后,山戎王转向南边,望着对面的山岗。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活下来,纯粹是秦军有意为之。

    “嬴任好,我知道你的名字了。”一场大战,他已经从将士们的哭骂声中得知了这位秦国的国君的名字叫“嬴任好”。

    山谷无声。

    嬴任好的名字在河谷间回荡开来。

    叫了几声之后,秃尾河对岸,嬴任好带领的秦军终于出现了,在河对岸一字排开。

    “山戎王,你在叫我?”嬴任好纵马向前,与山戎王隔河而望。

    山戎王终于见到让自己灭国的秦国国君,一个并不魁梧的年轻人。

    望着对岸的年轻人,山戎王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戎马一生竟然会栽倒在这样一个年轻人的手中,而且还栽倒的彻彻底底,彻底没有生存下去的希望。

    “年轻人,你厉害;我戎马一生,经过了多少次的战斗,没成想竟然会栽倒在你的手中。哈哈哈,苍天啊,你睁开眼好好看看,曾经十分强大的山戎竟然马上就要消失了。”

    山戎王的声音里充满了悲凉气息。

    “山戎王,我之所以不杀你,就是要问你一句,你们不好好呆在燕山,为何要来关中;秦人与你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屠杀我秦国百姓,造成我秦国大难。”嬴任好厉声问道。

    “哈哈哈,年轻人,你问这话十分好笑,自古以来我们草原人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我们之所以来这儿,也是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至于你所说的屠杀秦人,这话就好笑了,谁让你们秦国当时力量不济;惨遭屠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就像今天我们山戎遭受灭顶一样,都是形势发展的必然。这个栽,我认了。”虽然遭受了灭顶之灾,但山戎王倒是坦然。

    “好----,既然你把话说到了这份上,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只好送你上路了。”说完,嬴任好手一挥,秦军弓弩手上前,搭弓上箭对准了河对岸的山戎王。

    “哈哈哈,事已至此,我何惧死哉。不需要你们动手,我自己来。不过我临死前还有一事相求。”

    “请讲。”

    山戎王望着怀里的孩子,轻声说道,“孩子,你好好活吧,爷爷不能带你成长了。记住我们过来的路吗?”

    孩子睁大眼睛,虽然满身都是灰土,但那眼睛却是如此纯净,犹如北方纯净的天空一样,坚定的对山戎王点点头。

    山戎王抬起头望着明亮的天空,幽幽的说道,“北方大漠,虽然艰苦,可是只有那里才是我们戎人的家园,孩子好好活吧。”

    随后转向河对岸,对嬴任好说道,“我死不足惜,不过在我死之前,请求你们能够放过这个孩子。打仗是大人们的事情,孩子是无辜的,他没有错,希望你们能够给他一条活路。”

    “好,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嬴任好答应了山戎王最后的请求。

    山戎王放下孩子,指着向北的小路,“孩子,快跑,越快越好。”

    孩子虽小,但也多少能够看出点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山戎王,撒腿向北边跑去。

    望着孩子远去的身影,山戎王义无反顾的走向不远处的火堆,瞬间火势就湮灭了山戎王的身躯。

    “哈哈哈哈,我死有余辜矣----”

    河谷里的山风吹来,火势越来越大,不一会儿,火球一般的山戎王倒下了。

    挣扎了几下,一动不动。

    “君上,他死了。”韦昱望着山戎王的尸体堆嬴任好说道。

    “走,过去看看。”

    秦军骑马渡过秃尾河来到对岸。

    这里遍是被烧焦的山戎百姓的尸体,发出一阵阵的焦糊味。

    “咳咳咳----”

    “咳咳咳----”

    味道实在是太呛了,不时有人被呛得咳出声来。

    “君上,山戎王已经死了,走吧。”韦昱说道。

    “命令大军,回雍城。”嬴任好调转马头,准备离去,突然他记起了什么,对身边的王荡说道:“去把那个孩子杀掉。”

    “君上不是说放过他了吗?”王荡不知趣的问了一句。

    “嗯?你真不明白?他一旦长大就会成为秦国最大的敌人,难道你等着他来报仇?”嬴任好丢下这句话,纵马离去。

    王荡知道自己又多嘴了,赶紧答道,“末将明白--”说完,调转马头向北追去。

    四五岁的孩子岂能跑过战马,还没等他跑下山岗,就被王荡追上了。

    “嚓----”

    一声清脆的刀响过后,孩子小小的头颅滚落在地,纯净的眼睛死死的望着纯洁的天空,一动不动。

    “嘎嘎---”远处的山鹰嗅到了地上的味道,一只、两只、三只、五只……,向这边飞过来。许久都没有吃到这么多的美食了。河边的死尸可是一顿难得的美餐。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原本就浑黄的秃尾河又多出了一层血红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光芒。

    风吹过,扬起一地的灰烬。

    一个英雄的民族在这无尽的灰烬中,烟消云散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