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44.第144章 破敌之策(二)

    众人上前,且听君上的破敌之策。

    “诸位试想一下,山戎之所以只带着队伍前来袭击秦国,并没有带着亲人和家当过来,这说明了什么?”

    嬴任好环视一圈,众人不知,于是赢任好说道,“这个足以说明,山戎的队伍是过来试探关中诸国的实力来的,在没有确定关中诸国实力的情况下,他们绝对不敢贸然迁徙百姓。经过与秦国一战,秦国打败,失去了黄龙山以南的土地;这让山戎认识到,关中诸国并不可怕。占据黄龙山以南的地盘之后,山戎有了自己立足的地方;我想过不了多长时间,山戎一定会将燕山周边的家眷待会到关中来长期生活。”

    众人点点头,从现在的趋势来看,山戎在关中长期生活之势已经不可阻挡。

    “现在正是大雪封山的时候,我想过完年,等天气稍稍变暖,山戎一定会派遣大军护送燕山周边的家眷前来关中。这个时候就是我们该出手的时候了。”

    “君上所说的是不是半道截杀,以绝后患。”韦昱上前道。

    嬴任好点点头,“山戎不除,其他的戎狄国家就会跟着闹事;一旦除掉山戎,其他的戎狄国家自然会土崩瓦解,向北而去,秦国的外患也就跟着消除。”

    “君上所言极是,本来这些周边的戎狄国家都已经消停下来。也就是因为山戎来了,这些戎狄国家才跟着闹事,只要彻底消灭了山戎,其他国家根本就不是回事。”王荡高兴的说道。

    “对,就是这么回事,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山戎拿下了,其他根本不在话下。”公子挚也跟着说道。

    风雪交加的城头之上,秦国的统治者在消灭敌人的意见上达成了一致。

    风雪还在继续,东部的秦人还在继续遭受着戎狄的侵袭。

    不过年已经过了,春天还会远吗?

    过完年,嬴任好在秦国大郑宫正式继位国君,成为秦国进入关中之后的第七位国君。

    “公孙枝,寡人任命你为镐京大夫兼镐京主将,执掌镐京防务。”嬴任好开始了他继位后的第一次封赏。

    “谢君上----”

    “韦昱,寡人任命你为秦国副将,执掌秦军一部二部。”

    “王荡,寡人任命你为秦国稗将,执掌秦军三部四部。”

    ……

    正是继位之后,赢任好先对秦国的将领们进行封赏。

    回到自己的位置,王荡拍着韦昱的肚子笑着说道:“韦昱大哥,你说说咱们同样都是为秦国出力,为君上卖命,为何你的职位比我高啊?”虽然都是将军,但也有高低之分,明显韦昱的之位比王荡要高一些。

    韦昱笑着道,“这事你可得问君上了。”

    “哈哈哈,我也只是说个笑话,大哥你的职位比我高,我服。”

    虽然是说笑话,但是王荡心里十分清楚,如果不是嬴任好当上国君,也许他一辈子也当不上将军。单凭打仗,能够当上校尉已经到头了。

    封赏完给及将领,嬴任好开始对文臣进行封赏,“曹叔听诏。”

    曹叔出列,“老臣在。”

    “曹叔,寡人任命你为秦国左庶长,总领秦国政事。”

    听到秦公任好的任命,曹叔跪倒在地,老泪纵横,“君上,老臣老矣,实难受命,还请君上收回成命。”

    要知道,在商鞅变法之前,秦国有四种庶长:大庶长、右庶长、左庶长、驷车庶长。四种庶长都是职爵一体,既是爵位,又是官职。

    左庶长是秦国沿用了几百年的官名,是最有实权的大臣职务之一。春秋时期,秦国的左庶长是上马治军、下马治民的军政首席大臣,非嬴氏公族不得担任。所以多年来,除了赢载在赢恬朝中担任过大庶长之外,秦国虽有此职位,但一直没有任命任何人担任次职务。

    此时,秦公任好任命曹叔为左庶长,足见嬴任好对曹叔的信任。

    “曹叔,秦国此职位空了多少年,今天终于有主了。除了你,寡人以为再无人可以担任。听诏吧。”嬴任好深情的对曹叔说道。

    “老臣听诏,谢恩----”曹叔再次拜谢,回到列班。

    “公子挚听诏,寡人任命你为秦国下大夫。”

    ……

    至此,秦国的国内事务才算是处理完毕,剩下的就是如何对付外来的敌人了。

    春天来了,虽然秦国遭受到了戎狄的入侵,但还是挡不住春天的脚步如期而至。

    春天的午后,阳光明媚,韦昱带着四五名乔装打扮过的秦军将士正疾驰在渭北高原之上。

    阳光、青草、绿水、高原,渭水以北的高原上,什么都是清新的、新鲜的、值得回味和琢磨的。

    满眼望去尽是美景,韦昱等人的心情也随之高兴起来。

    但是越往北走,天气愈发的寒冷,远处的山岗之上还有积雪的痕迹。

    “将军,我们这是干什么啊?走了这么长的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吗?”手下侍卫不解的问道。

    “别废话,继续走就是了。”韦昱也不多话,急促侍卫们继续向北边奔去。

    远远的,一条大河挡住了韦昱等人的去路。

    “将军,前面有条河。”

    “过去看看。”

    很快几个人策马来到了大河跟前。定睛一看,只见这条河水由西向东传流而过,一直流入了大河之中。

    韦昱站在大河前面静静思考,如果说这条大河是由西向东流淌的,假如说山戎要想带领所有的家眷来秦国,就必须要经过这里了。

    韦昱之所以来这里,就是因为在来这里之前,国君就有所交代,必须选择一处敌人毕竟之处来设伏,趁着山戎护送家眷进入关中的机会袭击他们。再选择地点的人选上,国君也做了妥善的安排,专门挑选处事谨慎的韦昱担当这个任务。

    一路走过来,韦昱一直不能确信敌人会经过哪些地方,只有走到这里,韦昱才确信,敌人一定会经过这个地方。

    原因很简单,这是有一条由西向东流淌的河流谷地。试想一下,,山戎因为害怕大河以东的晋国,只好从晋国的北部边境,越过大河北岸,进入关中,然后一路向南才能进入秦国。

    所有的地方他们都可以远过去,唯有这由西向东的河水,他们必须得过。

    既然只有这么一个地方山戎必须要过,那么只要秦国选择这个地方袭击山戎也就一定会成功。

    想到了这一点,韦昱如释重负的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把国君交代的重要任务完成了。

    为了妥善起见,韦昱沿着水流的方向,由西向东齐齐的走了一遍,最后再靠近大河的地方,韦昱停下来脚步。

    “你们可知道这条河流叫什么名字?”

    侍卫们摇摇头,对于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们还真叫不上名字来。

    “既然打击都叫不上名字来,我看就叫秃尾河如何?就是说这条河没有尾巴,一直向着西边延伸的意思。诸位以为如何?”

    秃尾河?

    这个名字不错。既符合这条河的寓意,也符合这条河的走向。

    好!就这样定下来,只等大军伏击的那一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