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25.第125章 国事家事

    国事好解决。

    家事很难办。

    荀息走后,晋公诡诸默默的望着一片一片飘落的桐叶发呆。

    骊姬建议要把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公子夷吾送往外地,这一去何年何月才能再次见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虽然晋公诡诸非常喜欢骊姬,也喜欢小儿子奚齐,但是也不代表他就不喜欢太子申生和重耳、夷吾。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现在他只想把季姬和戎子赶出绛都,还不想把重耳和夷吾赶出去,毕竟来说他已经老了,春秋时期能够活到六十多岁,已经是很大的年龄了。

    “爱姬,要不先把重耳和夷吾安排到外地去,至于太子申生吗?先让他辅佐寡人处理国家事务,毕竟寡人也不小了,精力实在不济。”晋公诡诸与骊姬商量道。

    这话实际上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晋公诡诸要把国家事物慢慢的交给申生。

    如此决定,骊姬岂能答应;在她看来太子申生才是她真正的仇人,能让他活在自己眼前吗?能让他顺利接管晋国吗?

    显然不能,但是骊姬却是非常聪明的女人。

    “君上,这事虽说是我们的家事,但也是国事;我一个女人本不应该掺和;刚才的话,我也只是给君上一个提醒,最终的决断,还要由君上决定。要不你可以问问朝中的大臣们,看看他们是什么意见。”骊姬真是善解人意,几句话就说倒了晋公诡诸的心里。

    对啊,这时既是家事也是国事,何不问问晋国的大臣们。

    其实,晋公诡诸错了,骊姬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善解人意,她之所以如此建议,有更深一层意思,那就是通过朝议的形式来试探一下朝中大臣对自己,对儿子奚齐的态度,进而从中选出自己可以依靠的人,为自己未来更大的谋划做外援。

    “好,就以爱姬之言。你切回去,我这就大殿议事,听听群臣的意见。”晋公诡诸满意的说道。

    “妾身告退。”说完,骊姬带着儿子奚齐袅袅婷婷的离开。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晋公诡诸这才对内侍道:“召集群臣,大殿议事。”

    “诺-----”

    其实骊姬并未走远,而是在距离大殿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君上有令,所有大臣大殿议事。”得到命令的内侍边跑边喊。

    快出宫门的时候,骊姬叫住了他,“小内侍,你切过来。”

    “哦---,夫人叫我?”

    “嗯----”

    内侍赶紧来到骊姬跟前。

    “夫人有话尽管吩咐。”小内侍高兴的说道。

    “等会,大殿的议事的时候,你给我认认真真的听清楚每一位臣工所说的话;议事结束,你把他们的话一一向我描述。”

    “这?”小内侍愣住了,他不清楚夫人为何要听大臣们在大殿上说话的内容;更何况一般情况下内宫是不能干涉国政的,今天夫人突然要停每一位大臣的讲话。

    岂不奇怪?

    骊姬何等聪明,单从小内侍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这位小哥,你今年不到二十岁吧,来宫里也有几年了吧?”

    “我今年十九岁,来宫里四年了。”

    骊姬白了小内侍一眼,善解人意的说道:“如果没人提携,你这一辈子可就是跑腿的下等内侍了。想不想有朝一天,也能够当上内侍总管?”

    “这?”小内侍点点头,眼睛一转道:“小的明白了,保证一句不拉的把臣工的话向夫人汇报。”

    骊姬微微一笑,“好--,去吧。”

    小内侍连颠带跑的跑出宫去。

    见内侍跑远,“孩子,娘这一辈子可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骊姬抱起奚齐,神情低落的向内宫走去。

    晋国大殿。

    “臣等拜见君上。”

    “诸位爱卿请起。”晋公诡诸道,“诸位臣工,今日召集大家前来是有两件事情要说。”

    随后晋公诡诸对荀息道,“荀大夫,你把矢国的事情跟大家说说。”

    于是荀息出列把矢国前来投奔的事情说与诸位臣工,顺便也把晋公诡诸的意思说了出来。

    荀息说罢,晋公诡诸征询道:“对于矢国姜渊的处理,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既然国君已经做了决定,大臣们还能说些什么,更何况这件事情的处理,本来也是经过慎重考虑过得,群臣听罢,异口同声的说道,“君上英明,君上英明。”

    其实,晋公诡诸也真是晋国一位非常英明的国君,在他任上晋国才开始崛起,“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这才使得晋国一跃成为春秋强国,为后来儿子重耳成为一代霸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不过现在他已经老了。

    虽不能说是英雄末路,但六十多岁的他对于事情的判断和决策已经大不如前了。

    听着群臣的赞扬声,晋公诡诸露出满意的笑容,“既然大家都不反对,这事就这么定了。下面我们说说今天要讨论的第二件事。诸位也都知道,晋国绛都乃是一座新建城池,设施以及布设都还不完善,但就是这样一个新建的城池里,却一下子涌进了好几万的百姓和兵马。大家觉着合适吗?”

    听着国君的话语,所有的臣工都是一头的雾水,他们真不知道国君这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众臣摇摇头,并不是他们觉着国君的问话有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地方,而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国君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来大家都认为绛都一下子涌进来如此多的百姓和将士有所不合适。既然这样,寡人有一个想法说与大家,你们也都好好考虑一下。”

    “君上请讲。”

    “曲沃是我先祖宗庙所在的地方,而蒲邑靠近秦国,屈邑靠近翟国,如果不派儿子们镇守那里,我放心不下。寡人决定派太子申生镇守曲沃,二子重耳镇守蒲邑,三子夷吾镇守屈邑。诸位以为如何?”

    ?

    此事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诸位公子以及晋国的文武大臣们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时间都愣住了。

    此前所有的事情国君事先都要同重要臣工,例如士蒍、荀息、里克、郭偃等人进行商议之后,才会拿到大殿上来讨论。可是今天这么大的事情,国君却在事前没有一点讯息,而且从国君的安排来看,他似乎已经是做好了决定。

    他为什么要如此做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