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17.第117章 秦翟议和(一)

    众人吃惊的望着赢任好。

    虽然交往的时间不长,但大家对于这位年轻公子的为人处世却已经有所了解,他做事的向来是说到做到,而且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公子真要去?”赢致疑惑的望着赢任好问道,“你不怕翟戎把你留下来作为人质,要挟秦国?”

    这一次,赢致没有阻挠,而是想赢任好阐明了厉害关系。

    “我若不去,不足以显示秦国的诚意,只有我去了,翟戎也才会相信秦国是真心与他们和谈,思来想去,还是我去最为合适。”赢任好道。要知道赢致虽然是犬丘大夫,但毕竟是秦国的臣子,而赢任好却是秦国的主人,虽然人小,但是身份在那放着。

    “公子,若真要与翟戎进行和谈,不如我们先派使臣过去打探一下翟戎的虚实,试探一下人家的口风,若人家有和谈的意愿,我们在选定时间和地点,若人家没有一点和谈的意向,我想公子前往只能增加秦国的负担,公子意下如何?”

    很显然,赢致的这个建议很是符合当下的实际情况,既有礼有节,又不失诚意。

    赢任好听罢,表示认可。

    千河源头,翟戎大营。

    扎义和已经回到了翟戎王的大帐。

    “大王,末将无能,损兵折将,一千多先头部队几乎全军覆没,恳请大王治我的罪。”扎义和袒露着上身跪在翟戎王面前,恳求治罪。

    翟戎王不屑的望着扎义和,“起来吧,这也不能全怪你,毕竟我们出兵救援迟缓,也难脱干系,要治罪,本王也拖不了干系。”

    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大王竟然原谅了自己,扎义和深感不安。

    “还请大王治我的罪。”扎义和坚持道。

    “来人啦,拉出去重打五十皮鞭。”既然扎义和一再坚持,翟戎王顺势命令手下处置扎义和,以儆效尤。

    五十皮鞭过后,扎义和早已是皮开肉绽,随后手下人将扎义和拖进了大帐。

    “谢大王不杀之恩。”扎义和道。

    “嗯---,你先下去养伤。”

    扎义和出了大帐之后,翟戎王对在座的诸位大臣道:“事已至此,大家都说说吧。你们也都看见了,秋天了,今年我们将在何处过冬?”

    诸位大臣,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随后都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今年将在哪里过冬?

    这么大的问题摆在面前,谁都为难,但大家都更清楚,今年想南下过冬,怕是没有希望了。

    经过前一段时间秦人化整为零对翟戎百姓的袭击,百姓们早就不敢南下了;再经过王湾村一战,翟戎精锐部队死伤近千人,也没有兵力与秦人对抗。

    打,没有能力;不打,面临的困难该如何解决?

    可真是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于是,大家只好认认真真的“思考”了。

    望着这些装模作样认真思考的大臣们,翟戎王一声长叹,挥挥手,“散了吧。”

    既然大家都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而过冬的事情又摆在眼前,这可真是愁煞了翟戎王。

    “禀大王,秦国使臣求见。”

    大臣刚刚走出大帐,只见侍卫快步跑了进来禀报道。

    秦国使臣求见?

    翟戎王疑惑的望着侍卫,“你是说秦国使臣求见?我没听错吧。”

    “是秦国使臣求见,千真万确。”

    秦国使臣此时求见?

    来干什么?

    翟戎王的脑海里快速旋转了几十个来回,此时他们来干什么呢?

    “请大臣们进帐议事。”

    翟戎王先没有让秦国使臣进帐,而是把所有的大臣们请到了大帐。

    大臣们没走出多远,又被请了回来。

    “诸位爱卿,秦国使臣来了。”大臣们坐定后,翟戎王说道。

    大臣们一脸迷茫的左右望了望,大家都吃惊了。

    翟戎王没有再多说,对侍卫道:“请秦国使臣进帐。”

    在侍卫的带领下,秦国使臣快步走进大帐,“秦国使臣见过翟戎王。”

    “使臣请起,不知秦国派使前来,有何要事?”

    “奉我家嬴任好公子及犬丘大夫赢致的命令,前来与翟戎议和。”秦国使臣朗声答道。

    议和?

    秦国此时竟然派使前来和谈,这可真是久旱逢甘霖啊!

    当翟戎上下都对打仗失去信心,都对今年的过冬发愁的时候,秦国竟然派使前来和谈。

    他们到底安的什么心?

    翟戎上下感到吃惊的同时,更产生了怀疑。

    “说说你们的条件。”翟戎王说道。

    “我家公子说了,如果翟戎王愿意和谈,什么事情他都可以与大王交谈。至于条件吗,我家公子没说,到时候由我家公子与大王详谈。”使臣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家公子有没有说,在什么地方和谈?”

    “长沟河野狐塬或者千河南五十里的塬上;这两处地方由大王选择。”

    这两处地方正处在秦国与翟戎两家的交界处,看来赢任好选择这样的地方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翟戎王左右望了望大臣们,大家都惊诧的望着秦国使臣。

    “你暂且退下,待我等商议之后,再作答复。”翟戎王示意秦国使臣退下。

    “你们都说说,我们去还是不去?”秦国使臣走出大帐后,翟戎王问道。

    “大王,翟戎战败,按理说秦国应该乘胜追击才是,但他们却在这个时候,派使臣前来议和,说实话,这其中的缘由臣下真是看不明白。所以微臣建议还是谨慎一些才是。”左大当户建议道,“要不我们也像秦国一样先派使臣过去,打探一下他们的真是意图,再做决断如何?”

    “大当户言之有理,如果秦国借着和谈之名趁机拿下大王,我们岂不是要彻底失败了。”右贤王说道。

    “大王,您想想这些地方可都是秦国给咱们提供的,一旦他们提前在那里设下伏兵,等到大王与臣下们到了之后,秦国趁机将大王等人拿下,我们翟戎岂不是就全盘皆输了。”右骨都侯说道。

    “但是,如果我们不与秦国和谈,今年我们数万百姓将在何处过冬,你们也都看看,现在已经是深秋,一天冷过一天,最多再过一个来月,我们不进入河谷地带过冬;继续待在这高原之上,我们的牛羊可就要冻死了。现在秦国人已经前来向我们示好,我们总不能因为担心而不敢应对吧!”听着大臣们的担心,翟戎王有些气恼的说道。

    大臣们不说话了,虽然他们担心秦国的和谈是一个陷阱,但当下的情况,除了和谈这条路之外,还能找到更好的路吗?

    “大王,末将以为我们应该与秦国和谈。”这时,帐外传来了响亮的声音。

    大帐门帘揭开,扎义和走了进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