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14.第114章 伏击翟戎(二)

    眼看着扎义和向自己扑过来,慌乱中曲侯拿起长戈下意识挡住扎义和劈过来的弯刀。

    “咔嚓”一声过,曲侯的长戈被扎义和砍断为两截。

    “啊---”曲侯大惊失色,手握着断为两截的戈矛,转身向后逃去。

    “噢-噢-噢-----”

    扎义和一声怪叫,纵马向曲侯逃跑的方向追去。

    “哈哈哈,看样子你也是秦国当官的,怎么像个落水狗一样的逃跑。”扎义和一边追一边嘲笑曲侯。

    听到扎义和的嘲笑,曲侯猛地转过身,挥起已经断为两截的长戈猛向扎义和刺去,“你奶奶的,你个野蛮人也敢嘲笑爷爷。”

    扎义和一闪身,“嚓----”的又是一刀,曲侯的左胳膊被砍了下来。

    “啊----”曲侯大叫一声,滚到在地。

    砍掉曲侯的左肩后,扎义和并没有出第二刀,而是勒住马,带着怪笑望着痛苦万分的曲侯。

    “你奶奶的,再来一刀,杀了老子啊-----”曲侯痛的只叫扎义和杀了自己,可扎义和冷冷的望着他,并不再出刀,而是眼看着曲侯痛的打滚。

    痛苦的打滚中,曲侯一把抓住了半截断戈。

    “嗨----”

    曲侯抓起断戈,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胸膛,“噗嗤”一声,曲侯胸前的鲜血,喷射在扎义和的脸上。

    “我呸----,晦气。”

    扎义和吐了一口唾沫,调转马头向前杀去。

    天渐渐亮了,周边增援的秦军陆续赶到了王湾村。

    经过大半夜的厮杀,王湾村设伏的秦军已经被翟戎杀死了大半,剩下秦军也在翟戎的追杀下四散逃开。

    无奈,人岂能跑过快马,还没等跑出多远,就被扎义和的队伍追上杀死;牛头河谷、王湾村里外、半山腰布满了双方将士的尸体。

    就在扎义和带领的翟戎军队继续追杀秦军的时候,王荡带领的秦军先头队伍也赶到了王湾村。

    “扎义和,你个杂碎,爷爷王荡来了。”眼看扎义和带领着翟戎军队追杀秦军,王荡一个快马冲到了扎义和的面前,挥戈拦住了他。

    “嗯?是你?”扎义和一愣,冷冷的望着王荡。

    “哈哈哈,我是你爷爷王荡,怎么?怕了?”王荡大笑道。

    “我会怕你?拿命来----”扎义和说完,挥刀向着王荡冲来。

    “好小子,先发制人啊!”王荡不敢怠慢,挥戈上前迎敌。

    谁知扎义和的出刀非常之快,就在王荡一闪念的瞬间,他的弯刀就从王荡的耳边飞过,王荡一闪身,扎义和的弯刀顺着王荡的发髻直劈而下,“唰”的一下,王荡的头发被削去了半截。

    “好小子,刀法不错啊------”王荡吃惊不小,挥起长戈顺势向着扎义和横劈过去。

    扎义和整个身子向后倒去,王荡的长戈从扎义和的眼前飞过,很快二人厮杀在一起。

    此时,秦军在赢任好的指挥下源源不断的向王湾村而来。

    “秦军一曲,前往牛头河向上游堵截;秦军二曲,上山追杀;秦军三曲,前往牛头河下游堵截;秦军四曲,过河堵截。”赢任好到达后,指挥赶过来的秦军围追堵截扎义和的翟戎军。

    “嘿----”

    四位曲侯得令,带领自己所辖队伍,分头去堵截扎义和的一千翟戎军。

    天已经亮了,明晃晃的太阳照耀在牛头河上,波光粼粼。

    ?

    嬴任好竟然来了?

    正在半山上与王荡战斗的扎义和发现了山下赶来的赢任好,顿时眼中冒出愤怒的火焰。

    “赢任好,你终于来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扎义和紧盯着山下的赢任好,心中暗暗骂道。

    “看枪----”就在扎义和发愣之际,王荡挥戈再次刺向扎义和。

    扎义和身子一歪钻到了马腹之下,“你们几个,给我截住他。”

    扎义和喊手下的将士拦住王荡,自己则纵马向山下冲去。

    “小杂碎,你奶奶的,跑什么跑,过来再跟爷爷战斗三百回合。”王荡眼看着扎义和向山下跑去,本想追上去继续战斗,无奈身边很快冲上来几名翟戎将士拦住了他。

    王荡真是又气又恨,只好拼力与围上来的几名翟戎将士厮杀开来。

    很显然围上来的几名翟戎将士不是一般人物,王荡使出全身的力气,一会时间还是难以打退他们。

    甩开王荡的追击,扎义和一门心思的向着山下的赢任好冲去,路上的秦军发现了扎义和的动向,纷纷涌上前来堵截。

    “闪开----”

    扎义和声嘶力竭大喊道,声如震雷一般,围上来的秦军稍稍愣了一下,就在这一愣的瞬间,扎义和的快马飞驰而过。

    “快快围住他----”正在山上战斗的秦军二曲的曲侯也发现了从山上扑过来的扎义和,指挥秦军冲过去,围堵他。

    “嗨-----”

    已经发狂的扎义和岂能让这些围上来的普通士兵围住,挥起弯刀,狠命的劈向冲过来的秦军。

    “嚓-----”一名秦军士兵的头直接被他削掉,没了头的身躯摇晃了两下,“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见身边的秦军士兵瞬间被扎义和劈死,围过来的秦军不由得向后退去。

    正在带兵追杀翟戎军的一曲、三曲的两位曲侯见状赶紧率军向着扎义和扑过来。

    但此时的扎义和已经发狂了,他的眼中只有赢任好,谁敢挡他,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有两名曲侯已经赶了过来,但已经发狂的扎义和凶狠无比,两位曲侯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王校尉,快快过来,扎义和要杀公子。”这时站在赢任好身边的季子向山上的王荡喊道。

    “什么,这个杂碎要杀公子?”正在于翟戎将士酣战的王荡一听立即警觉起来,怪不得这家伙要甩开我,原来他的目的是冲着我家公子,这还得了。

    王荡挥起长戈对着身边的一位翟戎将士猛刺过去。

    “啊-----”翟戎将士大叫一声,被王荡刺穿了胸膛。

    刺穿一名翟戎将士之后,王荡“驾-----”的一声,纵马从翟戎将士的包围之中冲出去,向着前面的扎义和奔去。

    此刻,赢任好也看到了向着他扑过来的扎义和,“快快围住他-----”

    在赢任好的指挥下,左右两边的秦军将士一起涌了过来,很快将赢任好围在中间,搭弓上箭对准扑过来的扎义和。

    前有秦军堵截,后又王荡追杀。

    扎义和又急又气,对着近在咫尺的赢任好喊道,“赢任好,你这个小杂种,杀父之仇,我今生必报。”

    赢任好一愣,吃惊的望着满面是血、两眼通红的扎义和。

    “看刀----”

    扎义和大喝一声。

    “嗖---”

    弯刀向赢任好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