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08.第108章 杀父仇人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犬丘高原上。

    明亮而刺眼。

    十多匹骏马背对着初升的太阳向着西北方向疾驰而去。

    “驾----”

    “驾----”

    马蹄声动,惊起了正在享受夏日清晨的野兔,随着马蹄声动,惊慌的向一边奔去。

    疾驰的骏马并没有在意野兔的惊慌,继续向着西北而去。

    牛头河营地。

    扎义和刚刚睡醒,光着背走出大帐。

    嗯?

    有人过来了。

    扎义和眯着眼望着从东南面过来的数十匹战马,快速来到自己跟前。

    “你们回来了?”扎义和不急不慢问道,“有情况吗?”

    虽然在路上的时候,扎义和信心满满,可是回到牛头河营地之后,他又回头一想,犬丘那么大,秦人为何偏偏就会来袭击牛头河?

    在扎义和看来,昨天的路上设下伏兵也就是尽尽心罢了,留下百长等人之后,他也就没太放在心上。所以面对百长等人归来,他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有情况,昨天夜里秦军袭击了山下的村庄,杀死二十多翟戎百姓。”

    “啊?秦军还真来了?”扎义和的眼睛睁大了。

    这么看来,百长预测的太准了,昨天秦人真的袭击了山下的翟戎百姓。

    “看清楚是什么人带的队伍。”

    “带队是一位年轻公子,秦军将领称他为三公子。其中那天与你大战的那位秦将也在里面,他的名字叫王荡。”百长汇报道。

    “三公子?王荡?”

    扎义和细细的品味着这两个名字,似乎想从中得到点什么?

    “哎----,这么说昨天晚上袭击山下村庄的是秦军的重要人物带的队;你说说,要是我们昨夜在那儿设防,一定会将这些人一网打尽。”扎义和后悔的那个劲,可就别提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位被称为三公子的人是谁,但是从王荡对此人的尊敬程度,他初步可以得知此人一定是秦国的一位重要人物。

    难道这些人是从关中来的,他们带了多少军队?扎义和心中暗暗想到。

    “左骨都侯,既然秦国派如此重要的人物前来,是不是要给大王通禀一下,请大王定夺。”手下的百长说道。

    “嗯---,你说得对。”扎义和道。在不清楚秦国到底派了多少兵马的情况下,还是向大王禀报清楚的好。

    对于这位百长的建议,现在的扎义和可真是言听计从,频频点头。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速速向大王禀报这里得知的情况为上。

    又是一天的快马疾驰,天黑时分,扎义和等人赶到了千河翟戎大营。

    听完扎义和的禀报,翟戎王一言不发,多少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让左贤王替自己出谋划策,现在,左贤王他老人家已经作古,他该问谁呢?

    “大王,从扎义和汇报的情况来看,这些袭杀我翟戎百姓的军队,肯定是从关中过来的秦军,犬丘的秦军根本没有如此强的战斗力。”左大当户说道。

    翟戎王点点头,既然这些人是从关中过来的秦军,那么事情可就难办了,毕竟于是关中的秦军打仗几十年,他们的战斗力远非犬丘可比,兵力有数万之众,远也非翟戎可比。

    不说别的,但从最近这些秦军的行事的作风来看,都非犬丘秦军可比,短短几十天的时间,犬丘的翟戎百姓已经人心惶惶,一步一步向北方逃走,照这样下去,翟戎还能在犬丘待下去吗?

    “大王,这个三公子会不会是秦君赢嘉的小儿子嬴任好?”左大当户提醒了一句。

    “嗯?”

    翟戎王扭过头,直直的望着左大当户。

    嬴任好?

    这个小孩,他没有多少印象,当年翟戎与秦军在关中大战的时候,嬴任好还是一个小孩。

    不过,有一点他倒是知道,那就是平阳大战的时候,翟戎左骨都侯就是为了追杀这个小孩,才丧命渭水的。

    “真会是他?”翟戎王还是不太相信。

    毕竟他对这个小孩没有多少了解,若真如左大当户所言这个年轻人真是嬴任好的话,一系列的问题可就出现了。

    他是怎样一个人呢?

    为什么要来犬丘?

    是秦国出了什么问题,是把他排挤到这里来了?还是他自己要来这儿?还是秦国专门派他来治理犬丘?

    他来这儿带了多少军队?

    ……。

    翟戎王一下子觉着事情复杂了,需要好好想想。

    多少年关中都没有派人前来这里,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派国君的亲弟弟前来犬丘,为何呢?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个人不好对付,短短几十天的时间,就已经搞得翟戎百姓人心惶惶。

    “若真是嬴任好来到了犬丘,事情可就复杂了;诸位好好想想我们该如何对付这个小孩,还有他从关中带来的军队?”翟戎王道。

    “大王,我觉着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需要把一件事情弄清楚,那就是今天来到犬丘的这位三公子到底是不是嬴任好,其次如果他是嬴任好,为什么他要来这里,来这里干什么?”右大当户说道。

    “这还用说,肯定是秦国已经意识到我们占据犬丘时间太长,想把我们从这里赶出去,还能有什么原因?再说了,我们根本就不用去管他为何来这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如何赶走嬴任好,重新夺回我们在犬丘的主动权。”一直没有说话的右大将说道。

    这话看似莽撞,但却说到了点子上。

    “对,右大将说得对,我们且不管他为何要来这里,或者说他来这里干什么;我们只需要做好当下的事情。既然秦国已经派人前来犬丘,而且已经对我们造成了威胁,我们只需想办法对付就是,何必要想那么多,何必要查清楚他来这里的原因。”又有人符合道。

    听着众人的建议,翟戎王静静的望着扎义和,他的心中已经想到了一件事情。

    翟戎王向前走了两步,“扎义和,对于秦国的这位三公子嬴任好,你可知晓?”

    扎义和摇摇头。

    “那我告诉你,当年你父亲就是为了追杀他才丧命渭水的。”翟戎王看似不经意的说道。

    “什么?”扎义和瞬间青筋暴跳,血涌上了头顶。

    扎义和吃惊的望着翟戎王,翟戎王点点头。

    扎义和再次转过身望着大帐里的其他大臣,大臣们也跟着点头。

    “啊-----”

    扎义和狼一样大吼一声,冲出了大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