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105.第105章 河湾伏击

    千河源头的河湾村。

    入夜,四周一片寂静。

    昏黄的月光洒在空旷的原野上,宁静而安详,白天喧闹景象已经荡然无存,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狼叫声之外,此时旷野上显得是那样的静谧,如静静的流水一般。

    河湾村周边几顶帐篷里,放牧了一天的翟戎百姓早已经睡着。

    在这里他们已经生活了将近十年时间,夏天,他们就在村子周边的原野上放牧;冬天,他们会把牛羊赶进村里躲避严冬。

    生活在这里,惬意而幸福。

    比起关中的北塬来说,这里的好处就是根本不用担心秦人或者其他的敌人来进攻。

    “娘----,我要尿尿。”

    睡到半夜,最小的孩子被尿憋醒了,喊着要尿尿。

    “去吧---,小心有狼。”女人叮嘱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孩子爬起身,走出了帐篷,转个弯就在帐篷旁边开始撒尿。

    刚撒完尿,孩子正准备离去,突然看见一道亮光在山下的村子里闪烁,揉了揉瞌睡的眼睛,再仔细一看,啊?山下的村庄里不止一盏灯光,而是好多盏灯光。

    孩子吓坏了,大叫起来:“鬼----,有鬼啊。”

    听到孩子的叫声,母亲有些气恼,“这大半夜的叫喊什么,赶紧回来睡觉。”

    “娘--,真的有鬼。”孩子不依不饶的喊叫道。

    父亲被孩子这叫喊声惊动了,一咕噜爬起身冲出帐篷。“鬼?鬼在那里?”

    “在那儿---”

    顺着孩子所指的方向,翟戎男人看见山下的村庄里果然亮着灯光,而且还不止一家。

    有灯光就一定有人家。

    可是山下的这个村庄自从上次翟戎袭击之后,已经快十年没住人了,今夜怎么会有灯光。

    翟戎男人也被吓坏了,赶紧把孩子抱回帐篷里。

    在没有确定的情况下,他不敢贸然行动,这么多人家亮着灯光。他们是什么人,为何要在这里居住?

    难道是先前逃走的秦人又回来了?

    或者是一伙强人晚上跑到这里暂住一夜?

    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

    面对山下亮着的多户灯光,翟戎男人一家人再也睡不着了,惊恐的坐在帐篷里等待未知的危险。

    可是一夜过去,山下并没有事情发生。

    第二天一早,翟戎男人早早起来把老婆孩子安排好之后,便骑马前往周边牧场寻找同伙,一天时间下来,翟戎男人找到了二十多个帮手。

    黄昏时分,翟戎男人带着这二十多帮手,来到了河湾村。

    村子是寂静的,与以前并没手什么两样。

    “兄弟,你不是在骗我们吧,你看看这里死一般安静,哪有一个人啊?”走在前面的帮手对身后的翟戎男人说道。

    其他人左看右看,也没有见到有人出现,随即转过身对着翟戎男人笑道:“兄弟昨夜莫不是做梦了,这里哪有什么灯光啊?走走走,咱们回吧,晚上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了。”说着,此人露出一丝淫笑。

    其他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嗖----”

    一枝利箭射出,正中此人脑门。

    “啊-----”

    还没等他笑完,笑容便凝结在脸上,摇晃了两下,一头栽倒在地。

    眼看着同伴栽倒在自己面前,刚才还很轻松的翟戎人一下子紧张起来,他们迅速聚拢在一起,神情惊慌的望着村里。

    村子又是死一般的寂静,刚才的事情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翟戎男人跳下马,壮着胆走向飞出利箭的小院。

    “嘿----”翟戎男人一脚踏开院门,冲了进去。

    噫----

    院内什么也没有,刚才的利箭从哪飞出的呢?

    众人更加吃惊,相互之间对望着。

    “哈哈哈哈----,你们这帮不知死活的杂碎,受死吧----”

    不知什么时候,王荡手持长戈站在了他们身后。

    翟戎男人转过身,只见一个铁塔般的中原男子站在面前,长相和打扮与犬丘的秦人并没有两样,所不同的是他的胯下是一匹黑色的骏马,手握一杆长枪。

    翟戎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目光放在了王荡身上。

    睁大眼睛仔细看了几遍,除了他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你是何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翟戎男人见只有王荡一人,胆子也大了,厉声问道。

    “你说我?”王荡指了指自己,“我就是这里的百姓啊。”

    “胡说,这里百姓都死了,莫非你是厉鬼不成?”

    “哈哈哈,厉鬼,说得好,我就是厉鬼,今天向你们索命来了。”王荡仰天大笑。

    笑声震得这些翟戎人有些瘆的慌。

    先不说别的,单从这笑声中,翟戎男人也能判断出他中气十足。翟戎男人左右示意了一下,几个人挥刀冲向王荡。

    “少吹牛,看刀-----”

    眼看着翟戎男人带人冲向自己,王荡停止了笑声。

    “就你们几个也想伤到爷爷。”王荡大喝一声“嗨----”挥起长戈,对准冲在前面的翟戎人就是一枪。

    就这一枪,冲在前面的翟戎人就应声倒在地上。

    眼看自己人瞬间死在面前,其他人吓坏了,也愣住了。

    “哈哈哈,怎么了?害怕了?过来啊-----”王荡哈哈大笑。

    “一起上----”翟戎男人对着其他人喊道,于是所有人一起持刀冲向王荡。

    “哈哈哈,一起来,爷爷我喜欢。”王荡纵马向前,长枪一挥上前迎敌。

    翟戎战斗的优势是速度快,秦人战斗的长项在于武器比翟戎的要长。还没等翟戎人冲到王荡跟前,早就被他的长枪刺死在马下。

    更何况这些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的翟戎牧民岂能是久经沙场将军的对手,基本上一个来回下去,就被王荡刺死与马下。

    接连杀死四五名翟戎人之后,其他人再也不敢进前了。几个人相互对望一下,调转马头向村外逃去。

    “哈哈哈,一点都不过瘾,你们这些胆小鬼,跑什么跑啊!”王荡放马追去,紧接着又连续刺杀了两个翟戎人。

    于是翟戎人跑得更快了。

    “哪里走?”

    就在翟戎人快跑出村的时候,一帮百姓打扮的人挡住了去路,领头的正是赢任好。

    “啊?”

    剩下的几个翟戎人心中凉透了,他们很清楚对面的来人绝对不是当地百姓这么简单。

    可是一切都晚了,跑是没有可能了。还没过几下,二十多个进入村里的翟戎人便被悉数杀死在村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